大午案庭審打疲勞戰 120急救車就在門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7日訊】大午案庭審已進行了12天,連續數日高強度的疲勞轟炸令孫大午等人難以承受,要求休息一天被拒絕。法庭方面聲稱,如有需要,120急救車就在門外。

大午案法律團隊7月25日發布的庭審情況說明指出,在過去的十天裡,每天庭審時長平均在12小時以上,過半數庭審日結束時間均在晚上23點以後。

連續數日高強度、高壓力的庭審,令孫大午等人疲憊不堪,難以承受。68歲的孫大午當庭提出「週六休息一日再繼續庭審」,但被拒絕。

辯護律師也因過度勞累,在發言時幾度停頓、聲音嘶啞,要求庭審進度緩一緩。合議庭卻表示:「辯護人若有需要,120急救車就在門外。」

在庭審過程中,孫大午自述:「在監視居住期間,我曾因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待遇,絕食三天只為要求送我到看守所。」

他還說,「如果我再被指居一次,我的筆錄還是一樣的,甚至比現在這個更慘,在那種地方,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大午案中共有七名被告人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七人當庭陳述,那些被指定的「住所」是專為本案搭建的,剛裝修完畢甲醛嚴重超標,曾有偵查人員進入不到5分鐘即昏厥。

住所內沒有窗、無法通風,24小時常明燈,無法分辨白天黑夜。偵查人員僅間隔幾米,全程貼身監管,女性被告人根本無法洗澡。

在裡面不許讀書、不許放風、不許正常交談,大多數被告人時隔兩三個月才能看見太陽。極度惡劣、高度壓抑的生活環境,使多名被告人身體狀況嚴重惡化。

對於大午案庭審的情況,大午律師團隊表示,通過對被告人的發問和舉證質證,本案大多數指控並不成立。

比如,三起「尋釁滋事罪」的所謂「被害人」對矛盾激化有主要責任;「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實為民眾和平請願,以回應徐水區公安過度執法、插手土地糾紛;「破壞生產經營」與「強迫交易罪」,對被告人與所謂的被害人行為並未採用同一法定標準定性;大午集團的採礦行為得到當地政府力挺,並不是非法等等。

至於外界關注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當局指控孫大午等人累計吸收借款本金合計約67億元(人民幣 下同),未返還借款本金十多億元。但是,多達159箱重要書證全都沒有移送法庭、沒有提供給辯護人查閱複製。律師表示,如果罪名成立,孫大午等被告人可能會被判刑十年以上。

孫大午的律師張磊18日在辯護詞中說,他切實感受到什麼叫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值得一提的是,19日,保定市紀委監委發布消息:高碑店市法院原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朱立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孫大午在庭審中說:「我今天坐在被告席上,(如果你們製造冤假錯案),未來的被告審判席上會是誰?是你們!」

律師團隊對大午案一審判決結果不太樂觀,認為孫大午很難象2003年那樣獲得緩刑判決。

孫大午次子孫福碩在庭審中直言:「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案件不管律師們辯護得有多麼精采,我們這些人該怎麼判就怎麼判。」

27日,大午案正式進入法庭辯論程序,庭審已接近尾聲。律師預估,按照現在庭審進度,大午案一審預計將在8月前結束。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