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明澤個資泄漏案 「主犯」母親述抗爭歷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8日訊】習明澤個資泄漏案中,「惡俗維基」技術人員牛騰宇被作為「主犯」遭到重判14年,其母親一直在多方奔走,為兒子鳴不平。日前,其母親對美媒講述了牛騰宇案的前因後果,以及她自己進行的抗爭和走過的心路歷程。

據美國之音報導,牛騰宇母親可可表示,牛騰宇目前在獄中精神狀況還好,但他的手指受傷不能活動。

她說:「我見到他(牛騰宇)之後,他精神狀況是非常好的。因為他在家是個特別懂事的孩子,他為了不讓我傷心,強裝笑臉,說媽媽你一定要保重。問到酷刑的時候,他強忍淚水不願意跟我多說。他說,『律師都知道了,您不要知道得太詳細,我不想讓您傷心。』當時他精神狀態非常好。

她還說:「到獄中探望牛騰宇,隔着玻璃打電話的時候只能看到他的上身。進去的時候,我也看到他全身了。他是走到跟前拿起電話我們倆通話的。他(牛騰宇)右手兩根手指受了傷不能動,我讓他給我動一下,他根本就不能動。他寫字都是左手。我好像看到他(右手食指跟拇指都不能動,指頭不能伸展自如。」

牛騰宇的案子今年4月進行了二審,該案被維持原判。牛騰宇的母親認為,二審的很多程序上並不符合司法公正。

她說:「這次二審嚴格來說,如果按程序走的話,它最起碼應該是開庭審理,公開開庭審理。在此過程中,我換了八位律師。如果你一審的時候,有嚴重的程序違法,而且判決書寫的漏洞百出。在開庭的前一天,也就是2019年10月1日,他們把所有的律師都集中到茂名司法局,進行威脅,不讓他們給我的孩子進行無罪辯護。公安辦案本身辦的就是一個假案,然後檢察院那邊又批捕了,肯定批捕是錯的,還有法院這邊。他們都犯了錯誤,肯定要一塊掩蓋。」

可可表示,牛騰宇遭判重刑,她作為母親伸冤無門,身心遭受極大傷害。

她說:「當時宣判完之後,律師給我打電話說孩子被判14年,我就暈倒過去了。當我醒來的時候,眼睛幾乎失明了。當時我都是扶着牆走。現在稍微有些恢復,但生活還是不能自理。因為我在恍惚中,右腿也給摔斷了,半月板受到損傷。到現在,我都蹲不下,成了一個半殘疾人。而且失眠將近兩年,每天最多睡兩個小時,特別累的時候能稍睡一會兒。

她表示,「我本來是搞藝術的,頭髮特別漂亮特別多,披肩的…現在幾乎都掉光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我現在氣喘,血糖突然飆高,吃什麼藥也不管用。看病住院,我也沒錢治不起。我只想儘快見見孩子,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可可還說,「我還遭到威脅,不讓我去伸冤,或者(接受)採訪。在國內伸冤,我寫出多少信都石沉大海。也不知道是半路攔截還是怎麼樣,反正我現在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我正當渠道申訴,法院把律師的判決書原件全給沒收了。你沒有原件怎麼申訴呀?就是徹底堵死你申訴的路。」

此外,可可還提到,牛騰宇在2019年被抓前曾努力攢錢,希望到國外繼續學業。

她說:「牛騰宇跟着我來到焦作時才13歲,轉不過來學籍。而且我們在整個區都是第一名的成績,轉不過來他就輟學了。在家自學,非常用功。他連去衛生間都是拿着書在看。他哭過好幾次,覺得愛學習可是又轉不過來。」

「後來他獲得了全國網絡安全大賽第三名,他說因為有這個成績了,我收入也能多一些,因為聘請他的單位也比較多了。他還是想攢錢去國外讀書,被抓前他去過很多國家尋找學校。但是由於費用太高,他都放棄了。最後在日本找了幾個學校,打算邊讀書邊寫一些軟件賺錢,打算去那裡上大學。」可可說。

習近平之女習明澤個人信息泄露案,被輿論指責是欺上瞞下的一大冤案,令北京當局非常被動。當局大怒要求查處,但辦案的廣東當局卻荒謬的聲稱,此案涉及法輪功和盜竊國安數據等。

此前,據自由亞洲電台7月23日報導,涉及習明澤信息的「惡俗維基」案被指是冤案,今年五六月間,包括廣東茂名茂南網警大隊隊長楊觀耀在內的十餘名廣東警察、公安局官員和政法委官員相繼被抓或落馬。

報導引述海外「支納維基」主編L先生稱,他們剛從廣東國安內部人士獲悉,北京已經介入調查此案,要求廣東方面做出交代。為阻止此案被翻案,廣東當局提出了三個荒謬的理由,都涉及中共高壓紅線,非常陰險。

他說,廣東當局聲稱,此案「主犯」牛騰宇的母親為法輪功練習者;牛騰宇母子與「海外反華勢力勾結」,接受外國資助;牛騰宇和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合作為中共國安部做外掛,獲取並出賣國安內部數據,獲利上千萬人民幣。

L先生指,這些理由非常荒謬、無中生有。他說,如果牛騰宇真的和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合作賣外掛,為什麼當局不抓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的合作人?

對此,牛騰宇的母親可可也嚴詞否認。她說,轄區派出所已證實她不是法輪功練習者,當局說她練法輪功根本是栽贓陷害。另外,她以賣畫為生,兒子辛辛苦苦寫軟件賺錢,因為這個冤案她還欠下很多債務沒還,哪裡來的「國外資金支持」?

她還提到,她還給西安某大學打了電話,對方回應與牛騰宇合作之說根本是無中生有。

L先生認為,廣東方面編造理由阻止牛騰宇翻案,以掩蓋其權錢交易的事實。

L先生指出,習明澤和習近平姐夫鄧家貴的個人信息,其實是從中國國內「惡俗維基」原站長處獲得並外泄的。然後再由海外「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曝光,國內公安無法處置,於是移花接木,將調查對象指向「惡俗維基」網站。然而廣東方面上下接受巨額賄賂,才將此案「主犯」從「惡俗維基」站長改為網站技術人員牛騰宇,並將其重判14年。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