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明泽个资泄漏案 “主犯”母亲述抗争历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8日讯】习明泽个资泄漏案中,“恶俗维基”技术人员牛腾宇被作为“主犯”遭到重判14年,其母亲一直在多方奔走,为儿子鸣不平。日前,其母亲对美媒讲述了牛腾宇案的前因后果,以及她自己进行的抗争和走过的心路历程。

据美国之音报导,牛腾宇母亲可可表示,牛腾宇目前在狱中精神状况还好,但他的手指受伤不能活动。

她说:“我见到他(牛腾宇)之后,他精神状况是非常好的。因为他在家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他为了不让我伤心,强装笑脸,说妈妈你一定要保重。问到酷刑的时候,他强忍泪水不愿意跟我多说。他说,‘律师都知道了,您不要知道得太详细,我不想让您伤心。’当时他精神状态非常好。

她还说:“到狱中探望牛腾宇,隔着玻璃打电话的时候只能看到他的上身。进去的时候,我也看到他全身了。他是走到跟前拿起电话我们俩通话的。他(牛腾宇)右手两根手指受了伤不能动,我让他给我动一下,他根本就不能动。他写字都是左手。我好像看到他(右手食指跟拇指都不能动,指头不能伸展自如。”

牛腾宇的案子今年4月进行了二审,该案被维持原判。牛腾宇的母亲认为,二审的很多程序上并不符合司法公正。

她说:“这次二审严格来说,如果按程序走的话,它最起码应该是开庭审理,公开开庭审理。在此过程中,我换了八位律师。如果你一审的时候,有严重的程序违法,而且判决书写的漏洞百出。在开庭的前一天,也就是2019年10月1日,他们把所有的律师都集中到茂名司法局,进行威胁,不让他们给我的孩子进行无罪辩护。公安办案本身办的就是一个假案,然后检察院那边又批捕了,肯定批捕是错的,还有法院这边。他们都犯了错误,肯定要一块掩盖。”

可可表示,牛腾宇遭判重刑,她作为母亲伸冤无门,身心遭受极大伤害。

她说:“当时宣判完之后,律师给我打电话说孩子被判14年,我就晕倒过去了。当我醒来的时候,眼睛几乎失明了。当时我都是扶着墙走。现在稍微有些恢复,但生活还是不能自理。因为我在恍惚中,右腿也给摔断了,半月板受到损伤。到现在,我都蹲不下,成了一个半残疾人。而且失眠将近两年,每天最多睡两个小时,特别累的时候能稍睡一会儿。

她表示,“我本来是搞艺术的,头发特别漂亮特别多,披肩的…现在几乎都掉光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我现在气喘,血糖突然飙高,吃什么药也不管用。看病住院,我也没钱治不起。我只想尽快见见孩子,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可可还说,“我还遭到威胁,不让我去伸冤,或者(接受)采访。在国内伸冤,我写出多少信都石沉大海。也不知道是半路拦截还是怎么样,反正我现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正当渠道申诉,法院把律师的判决书原件全给没收了。你没有原件怎么申诉呀?就是彻底堵死你申诉的路。”

此外,可可还提到,牛腾宇在2019年被抓前曾努力攒钱,希望到国外继续学业。

她说:“牛腾宇跟着我来到焦作时才13岁,转不过来学籍。而且我们在整个区都是第一名的成绩,转不过来他就辍学了。在家自学,非常用功。他连去卫生间都是拿着书在看。他哭过好几次,觉得爱学习可是又转不过来。”

“后来他获得了全国网络安全大赛第三名,他说因为有这个成绩了,我收入也能多一些,因为聘请他的单位也比较多了。他还是想攒钱去国外读书,被抓前他去过很多国家寻找学校。但是由于费用太高,他都放弃了。最后在日本找了几个学校,打算边读书边写一些软件赚钱,打算去那里上大学。”可可说。

习近平之女习明泽个人信息泄露案,被舆论指责是欺上瞒下的一大冤案,令北京当局非常被动。当局大怒要求查处,但办案的广东当局却荒谬的声称,此案涉及法轮功和盗窃国安数据等。

此前,据自由亚洲电台7月23日报导,涉及习明泽信息的“恶俗维基”案被指是冤案,今年五六月间,包括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在内的十余名广东警察、公安局官员和政法委官员相继被抓或落马。

报导引述海外“支纳维基”主编L先生称,他们刚从广东国安内部人士获悉,北京已经介入调查此案,要求广东方面做出交代。为阻止此案被翻案,广东当局提出了三个荒谬的理由,都涉及中共高压红线,非常阴险。

他说,广东当局声称,此案“主犯”牛腾宇的母亲为法轮功练习者;牛腾宇母子与“海外反华势力勾结”,接受外国资助;牛腾宇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合作为中共国安部做外挂,获取并出卖国安内部数据,获利上千万人民币。

L先生指,这些理由非常荒谬、无中生有。他说,如果牛腾宇真的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合作卖外挂,为什么当局不抓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合作人?

对此,牛腾宇的母亲可可也严词否认。她说,辖区派出所已证实她不是法轮功练习者,当局说她练法轮功根本是栽赃陷害。另外,她以卖画为生,儿子辛辛苦苦写软件赚钱,因为这个冤案她还欠下很多债务没还,哪里来的“国外资金支持”?

她还提到,她还给西安某大学打了电话,对方回应与牛腾宇合作之说根本是无中生有。

L先生认为,广东方面编造理由阻止牛腾宇翻案,以掩盖其权钱交易的事实。

L先生指出,习明泽和习近平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其实是从中国国内“恶俗维基”原站长处获得并外泄的。然后再由海外“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曝光,国内公安无法处置,于是移花接木,将调查对象指向“恶俗维基”网站。然而广东方面上下接受巨额贿赂,才将此案“主犯”从“恶俗维基”站长改为网站技术人员牛腾宇,并将其重判14年。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