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為何敢與美國扳手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6日中美天津會談,先是中共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向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提出「兩份糾錯清單」,緊接著王毅明確了中方對中美關係的「三條底線」。陸媒和有的媒體稱「中方的這一舉動史無前例」,這是中方首次為中美關係划下「紅線」,並明確向美方提出修復關係的補救措施。

天津會談與3月18-19日的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一脈相承。而自拜登政府上台以來,中共就擺出這種強硬姿勢。為什麼呢?本文淺談三點。

第一、中共以「嚇字訣」來彌補實力的不足。

無論怎麼高談「東升西降」,中美實力差距在那兒擺著呢,中共當局的焦慮、心虛是藏不住的。7月9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採訪時明確說,美國仍是全球位居第一的大國、強國,在相當長時間內都難以被超越。

拜登政府當然也知道這一點。7月21日,美國國務院新聞發言人普萊斯說,舍曼將「從實力的地位出發」(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飛往中國會談,就像國務卿布林肯從印太地區回來的路上在安克雷奇會見楊潔篪和其他中方代表一樣。

中共對此深感羞辱,但是,畢竟有求於美國。於是,3月份終究還是楊潔篪和王毅跑去了阿拉斯加;同樣,這次舍曼的亞洲之行,中共最終妥協,在最後時刻把訪華排上日程表。

由此,我們不難看出,無論是阿拉斯加會談中楊潔篪的口出狂言「你們在中國面前沒有資格說,你們從實力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 」,還是天津會談中的「兩份糾錯清單」和「三條底線」,表現的都是中共的色厲內荏。中共天生對實力最敏感,也只崇拜實力,在實力不足的情況下,套路就是「一嚇二哄三騙」。中共特意擺出的強硬姿勢,就是在表演「嚇字訣」。尤其,今年是中共的「百年黨慶」之年,當局也一再自稱「強起來」,且習近平還面臨著三連任的壓力,「嚇字訣」就得念得更響亮了。

第二、中共外交操作僵死,缺乏轉圜能力。

中共固然可以「嚇字訣」來彌補實力的不足,但「嚇字訣」不能把勁使絕,要留有餘地,但從目前的形勢看,「嚇字訣」玩得已經過頭了(標誌是中美軍事對峙顯著躍升)。中共「聰明反被聰明誤」,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個關鍵原因是中共外交操作的僵死。

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共自信滿滿。2010年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12年末習近平上台,中共自稱進入了「新時代」,開始告別「韜光養晦」(所謂「房間裡藏不住大象」),高唱「大國外交」。於是,中共的全球野心顯露出來,大力發展戰略軍力,對美採取攻勢。奧巴馬政府後期,就已經明顯感覺到了中共的威脅,開始調整對華政策。川普執政後,美國對華政策歷史性轉折,從2018年的貿易戰到2020年的新冷戰,開闢了一個反制中共的新時代。

在這麼一個大背景下,拜登政府上台,重新評估對華政策(目前可能接近完成),在評估期間只能延續川普政府的大部分對華政策;雖然在某些領域對抗中共的力度甚至更大,也不過是應景之作。這其實給了中共一個轉圜中美關係的機會。

但是,由於外交操作的僵死,中共並沒有抓住這個機會來搞「統一戰線」,用軟的一面來影響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重訂,而只是一味使強,逼迫拜登政府拋棄上屆政府的對華路線,結果只能是自己作死。(這裡要指出一點,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開放、競爭的社會裡,即使中共抓住了拜登政府某些人員的把柄,但是拜登政府又豈能是中共所能左右的?)

歷史上中共非常擅長搞「統一戰線」,甚至把「統一戰線」稱為它的「三大法寶之一。中共「統一戰線」的威力,在國共內戰期間曾成功的讓美國一度終止對蔣介石政府的軍事援助,在林彪「9·13」事變後的危機時刻竟能讓尼克松訪華,在「六四」大屠殺後各個擊破、很快瓦解了美國領頭的西方制裁。但是,今天,時運已變,中共末路狂奔,早沒有了昔日的靈活性,在體制的腐爛和官員的狂妄愚昧之中,「統一戰線」變成了「戰線」而沒有了「統一」,中共成了孤家寡人。

第三、拜登政府的「合作-競爭-對抗」對華政策,被中共認為有可欺之處。

2020年中共以疫謀霸,川普政府開打新冷戰,美中高層接觸一度中斷。拜登政府上台後,對華政策開始調整。首先是恢復了美中高層接觸,這才有了中美阿拉斯加會談和這次天津會談。

更重要的,拜登政府提出了對華政策的三個基點:在應該的時候是競爭性的,在可能的時候是合作性的,在必須的時候是對抗性的。這與川普政府的「公平與對等」原則和「不信任加核查」方式大有距離。

例如,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何瑞恩(Ryan Hass)就指出,儘管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延續了川普政府的很多做法,但仍有一些顯著的不同。首先,不再有美中全面經濟脫鉤的討論。其次,不再談論修昔底德陷阱或美中無法共存的問題,相反,拜登政府談論的是合作競爭或競爭性共存或競爭性相互依存;而這是一個相當重大的轉變。第三,拜登一直把中國(中共)說成是一個競爭對手,而不是敵人。第四,這屆政府中沒有人像上屆政府那樣明確區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而在氣候、阿富汗、伊朗和其它問題上已經恢復了直接外交。

拜登政府的這些政策變化,被中共一一看在眼裡,大大助長了中共的囂張氣焰。中共或許判斷:拜登政府的一些對華政策表面強硬,只是為了博取眼球、為周期性的選舉造勢;雖然美國現在仍是唯一的超級大國,但其內部矛盾重重,霸權在衰落中,中共會在未來一個時間超過美國,而且這個時間不會太長;全球問題和美中經濟已經捆綁在一起了,這使美國必定有求於中共,中共對此可以大加利用,要挾美國。

綜上所述,以「嚇字訣」來彌補自身實力的不足,外交操作僵死、缺乏轉圜能力,以及拜登政府「合作-競爭-對抗」對華政策的有機可乘,主要是這樣三個原因,使中共當局決定和拜登政府扳手腕。到目前為止,中共還沒有停止的意思。扳手腕繼續在進行,會出現什麼狀況,拜登政府是否變招,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