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为何敢与美国扳手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6日中美天津会谈,先是中共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向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提出“两份纠错清单”,紧接着王毅明确了中方对中美关系的“三条底线”。陆媒和有的媒体称“中方的这一举动史无前例”,这是中方首次为中美关系划下“红线”,并明确向美方提出修复关系的补救措施。

天津会谈与3月18-19日的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一脉相承。而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中共就摆出这种强硬姿势。为什么呢?本文浅谈三点。

第一、中共以“吓字诀”来弥补实力的不足。

无论怎么高谈“东升西降”,中美实力差距在那儿摆着呢,中共当局的焦虑、心虚是藏不住的。7月9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采访时明确说,美国仍是全球位居第一的大国、强国,在相当长时间内都难以被超越。

拜登政府当然也知道这一点。7月21日,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普莱斯说,舍曼将“从实力的地位出发”(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飞往中国会谈,就像国务卿布林肯从印太地区回来的路上在安克雷奇会见杨洁篪和其他中方代表一样。

中共对此深感羞辱,但是,毕竟有求于美国。于是,3月份终究还是杨洁篪和王毅跑去了阿拉斯加;同样,这次舍曼的亚洲之行,中共最终妥协,在最后时刻把访华排上日程表。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无论是阿拉斯加会谈中杨洁篪的口出狂言“你们在中国面前没有资格说,你们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还是天津会谈中的“两份纠错清单”和“三条底线”,表现的都是中共的色厉内荏。中共天生对实力最敏感,也只崇拜实力,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套路就是“一吓二哄三骗”。中共特意摆出的强硬姿势,就是在表演“吓字诀”。尤其,今年是中共的“百年党庆”之年,当局也一再自称“强起来”,且习近平还面临着三连任的压力,“吓字诀”就得念得更响亮了。

第二、中共外交操作僵死,缺乏转圜能力。

中共固然可以“吓字诀”来弥补实力的不足,但“吓字诀”不能把劲使绝,要留有余地,但从目前的形势看,“吓字诀”玩得已经过头了(标志是中美军事对峙显著跃升)。中共“聪明反被聪明误”,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关键原因是中共外交操作的僵死。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共自信满满。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2年末习近平上台,中共自称进入了“新时代”,开始告别“韬光养晦”(所谓“房间里藏不住大象”),高唱“大国外交”。于是,中共的全球野心显露出来,大力发展战略军力,对美采取攻势。奥巴马政府后期,就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中共的威胁,开始调整对华政策。川普执政后,美国对华政策历史性转折,从2018年的贸易战到2020年的新冷战,开辟了一个反制中共的新时代。

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下,拜登政府上台,重新评估对华政策(目前可能接近完成),在评估期间只能延续川普政府的大部分对华政策;虽然在某些领域对抗中共的力度甚至更大,也不过是应景之作。这其实给了中共一个转圜中美关系的机会。

但是,由于外交操作的僵死,中共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来搞“统一战线”,用软的一面来影响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重订,而只是一味使强,逼迫拜登政府抛弃上届政府的对华路线,结果只能是自己作死。(这里要指出一点,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开放、竞争的社会里,即使中共抓住了拜登政府某些人员的把柄,但是拜登政府又岂能是中共所能左右的?)

历史上中共非常擅长搞“统一战线”,甚至把“统一战线”称为它的“三大法宝之一。中共“统一战线”的威力,在国共内战期间曾成功的让美国一度终止对蒋介石政府的军事援助,在林彪“9·13”事变后的危机时刻竟能让尼克松访华,在“六四”大屠杀后各个击破、很快瓦解了美国领头的西方制裁。但是,今天,时运已变,中共末路狂奔,早没有了昔日的灵活性,在体制的腐烂和官员的狂妄愚昧之中,“统一战线”变成了“战线”而没有了“统一”,中共成了孤家寡人。

第三、拜登政府的“合作-竞争-对抗”对华政策,被中共认为有可欺之处。

2020年中共以疫谋霸,川普政府开打新冷战,美中高层接触一度中断。拜登政府上台后,对华政策开始调整。首先是恢复了美中高层接触,这才有了中美阿拉斯加会谈和这次天津会谈。

更重要的,拜登政府提出了对华政策的三个基点:在应该的时候是竞争性的,在可能的时候是合作性的,在必须的时候是对抗性的。这与川普政府的“公平与对等”原则和“不信任加核查”方式大有距离。

例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何瑞恩(Ryan Hass)就指出,尽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延续了川普政府的很多做法,但仍有一些显著的不同。首先,不再有美中全面经济脱钩的讨论。其次,不再谈论修昔底德陷阱或美中无法共存的问题,相反,拜登政府谈论的是合作竞争或竞争性共存或竞争性相互依存;而这是一个相当重大的转变。第三,拜登一直把中国(中共)说成是一个竞争对手,而不是敌人。第四,这届政府中没有人像上届政府那样明确区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而在气候、阿富汗、伊朗和其它问题上已经恢复了直接外交。

拜登政府的这些政策变化,被中共一一看在眼里,大大助长了中共的嚣张气焰。中共或许判断:拜登政府的一些对华政策表面强硬,只是为了博取眼球、为周期性的选举造势;虽然美国现在仍是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其内部矛盾重重,霸权在衰落中,中共会在未来一个时间超过美国,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全球问题和美中经济已经捆绑在一起了,这使美国必定有求于中共,中共对此可以大加利用,要挟美国。

综上所述,以“吓字诀”来弥补自身实力的不足,外交操作僵死、缺乏转圜能力,以及拜登政府“合作-竞争-对抗”对华政策的有机可乘,主要是这样三个原因,使中共当局决定和拜登政府扳手腕。到目前为止,中共还没有停止的意思。扳手腕继续在进行,会出现什么状况,拜登政府是否变招,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