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志願者曝災區亂象 救援物資滿倉庫卻發不下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30日訊】近期,河南省遭遇特大暴雨襲擊,洪水淹沒鄭州、新鄉、衛輝等城市。面對慘重災情,各地民間救援隊伍紛赴災區,提供各種援助。多名志願者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災區救援的各種亂象,直斥地方政府不作為、無能,讓他們感到心寒透頂。

周口志願者:政府不給力 還隱瞞

連日來,河南新鄉衛輝市遭遇洪水圍困,整個城市泡在水中,水深達到2米以上,大批居民被困家中。到7月26日,衛輝城區內澇嚴重。

7月24日,河北周口志願者有40多人前往新鄉、衛輝救援,他們先去了新鄉市鳳泉區大塊鎮。

志愿者孫先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绍,「大塊鎮幾萬人受困,淹了12個(行政村),挺嚴重的,他們都(躲)在二樓,一樓基本上淹了,停電三天三夜,都在等皮筏艇過去救他們。」「衛輝有的人轉移了,有的人不願意轉移,他們也都在樓上。」

「當時,我們是自發去的,一開始20多個人,後來不斷地增加,還有合肥過來的,我們到現在40多個人」,孫先生說,「從我們去那一天,(政府)就讓我們撤離,但我們一直在那救人。」

26日,衛輝的水深達到2米以上。「他們市委書記說水位會下降,但(衛輝)實際情況水每天都在漲,根本就沒有下降。他們讓醫院的人不要撤離。然後對老百姓說讓他們自救,不讓撤離。」孫先生說。

「他們好多人在樓上叫我們,他們好多人願意走,我們找鏟車司機幫我們,那個斗裡頭能坐十幾個人,上面還能站人。我們還有兩個小筏艇,我們就幫助其他人轉移,轉移了有100多個人。」孫先生說。

7月26日,位於衛輝市一處高地的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被洪水包圍,成為一片汪洋中的「孤島」。

「不是專業救援的都要撤離,好多專業的也撤離了。部隊進去之後,主要是轉移那個醫附院,受困群眾還是救援隊救援。」孫先生表示,現在當局要求所有民間救援隊離開,當地由部隊接管。

在救災過程中,孫先生講述了他們感到心寒的事情。

他舉例說,他們在衛河新中大道救援時,有幾百人,當時那裡的水至少有四五十公分深,車過不去,他們就用皮划艇來回救人。當時,紅綠燈還一直亮著,萬一漏電就很危險,他們就打110電話及時通知交警,把路燈關了,直到他們離開時,還是沒有斷電。

「他們不把救援人員的生命當回事。他們說讓我們去救援,但沒人管,沒人問,也沒有人對接。反正我們感覺就是政府很不給力。這次去好多救援隊,(大家)都很心寒。」孫先生無奈地說。

河北邯鄲的一位志願者來了兩天,實在受不了回去了。「衛輝(讓他)太失望了,真的太失望了。下次其它地方可能會去救援,但是衛輝真不想再去了。他們極個別的素質太差了。」孫先生抱怨說。

孫先生說,「政府太不給力,不但不給力,它還隱瞞。因為那個水很厲害,災情很厲害,他們怕引起恐慌,他們市委書記26日說水就會下降,我們正在抽水,最後水一直漲一直漲。」

孫先生表示,他們不缺物資,新鄉的救援物資都在體育館,開的大貨車、半掛車排隊卸貨,物資根本都用不完。但他們不給老百姓,只給老百姓發便宜的礦泉水、方便麵,如牛奶、火腿等,都不發。吃不完,肯定拿去賣。

山東臨沂志願者:政府官員無能

7月23日,山東臨沂的志願者王先生到了新鄉、衛輝,這個救援隊有30來人,他們開了七八輛越野車,裝滿了救援物資,全部都給了新鄉的河南師範大學。

「當時,學校門口那邊全是積水,越往裡越深,學生都困在宿舍裡面,被困學生應該有幾千人。(聽說)21日晚上更深,把人都能給沒掉。西校區撤出來的多一些」,王先生說,「難民逃荒這個詞用在這個社會,我覺得很難想像啊,現在就是這個情況。」

「當地物資分配確實太慢了。災區的人缺物資領不到,那物資堆在那邊多得是,還有哄搶物資,還有拉一車物資往家拉的,這樣(的事)令人很心寒。」

王先生批評道,發生這麼大的事,政府的調配跟不上,確實感覺(政府官員)能力有限,缺總指揮,各地物資捐得多,倉庫裡滿滿的,但救援物資沒有發出去。像這種災害,政府要統一組織、安排,但政府都沒有去做。

鄭州志願者:救災物資無人管理

7月26日,鄭州志願者、貨車司機陳先生載著一車礦泉水、方便麵等救援物資前往衛輝,直接送到村莊災區。

「送到地方那邊太亂,沒人管。直接聯繫村長,但是人家根本忙不過來。有的地方車都不讓過」,陳先生說,「政府安排啥,政府根本都不知道你是誰。」

最後,陳先生在搭建的臨時棚裡卸下了物資。「就像救災物資,數量也沒人統計,誰去統計它,哪車救災物資不是幾十萬(人民幣),本身也沒有數量,送的人又多,過得車又多。貓膩太多了,裡頭套路真的是太深了,就是貪污(救援物資)的套路。」陳先生說。

「我送的這車物資,那幾個人(志願者)在鄭州所有大小商店跑遍了,跑了三天才弄一車,方便麵、八寶粥,火腿腸」,陳先生說,「送到現在,都大批量在那存著,它都用不上。有的村,你去卸車,人家都不願意卸了。」

同時,村裡來了很多不幹實事的網紅,在災區搞直播。

「村裡網紅非常多,全部都是為了蹭分。去了四五個人,(他們)抱了兩箱方便麵,拿了兩箱礦泉水,在那裡擺拍,他們就把那救災物資當成是他們捐贈的。人家都受災了,人家吃都吃不上了,你在那拍直播好意思嗎?」陳先生氣憤地說。

「我是早上7點多,我繞了100多公里路,全部過不去,各個村莊、各個路全部被擋著。我又繞到焦作,從焦作又繞回去,全部是堵路。河堤(水)那時已漫過去了,擋路都是洪水過來時擋,本來該走兩個小時,實際上走了六七個小時。」陳先生講述了他到災區送貨的艱辛。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