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違反國際法強制遣返朝鮮難民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雲川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正在遣返朝鮮難民,這些人一回到朝鮮,幾乎肯定會被拘留、遭受酷刑,甚至更可怕的事情。中共的行為違反了國際法禁止強行遣返難民(即反驅回)的規定,這成為另一條對中共進行經濟制裁的理由,包括未來實現與中共經濟逐漸並且完全脫鉤。

據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7月23日報導,被中共拘留的一千一百多名朝鮮人可能被送回金正恩(Kim Jong-un)政權,在那裡他們幾乎肯定會受到安全官員的折磨。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亞洲部高級研究員尹麗娜(Lina Yoon)7月22日的文章,在這些朝鮮難民中,有450人被關押在吉林省長春市、325人在圖們市、47人在長白縣、104人在臨江、180人在丹東,還有64人被關押在遼寧省瀋陽市。

「上週,中共當局強行遣返了近五十名朝鮮難民,他們現在面臨著酷刑、監禁、性暴力和強迫勞動,這些人的親屬的擔憂在加劇。」尹寫道,「據稱,朝鮮當局對任何試圖逃離該國的人實施更嚴厲的懲罰,這些家庭的恐懼也日益增加。」

根據《金融時報》早前的報導,被中共遣返的朝鮮難民可能會被朝鮮當局殺害。記者布萊恩‧哈里斯(Bryan Harris)和邁克爾‧皮爾(Michael Peel)說,「回到朝鮮,他們將面臨殘酷的審訊。如果警察認為他們一直在策劃逃到韓國,那麼他們的結局就是被送到集中營、挨餓甚至立刻被處決。」

朝鮮難民在援助組織和中間人的幫助下逃往中國各地,他們將難民安置在安全的住處,並帶著他們通過武裝巡邏隊。這些援助組織包括自由朝鮮(Liberty in North Korea,簡稱LiNK)和朝鮮援助之手(Helping Hands Korea),這些組織通過輪換司機和提供安全住處,歷時數日,載著難民穿越中國。然後再穿越雲南省的邊境小路,進入老撾(Laos)或緬甸(Myanmar)。最後他們驅車數小時抵達泰國,從那裡飛往韓國。如果援助小組沒有遇到麻煩,這條現代化的地下通路費用是每人至少二千美元。中間人的收費高達五千美元。賄賂朝鮮邊防軍讓難民通行的費用可能高達八千美元。

然而,電子監控技術日益發達,正在使這種勇敢的跋涉變得更加困難。由於國際社會對朝鮮的關注從侵犯人權轉向其對國際安全的核導彈威脅,對援助組織的捐助正在枯竭。因此,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脫北成功的難民人數已經從2009年的近三千人,減少到2019年的1,000人和2020年的229人,而今年第二季度只有2人(創歷史新低)。

雖然中共聲稱朝鮮難民是經濟移民,為其違反反驅回法找到了一個幾乎站不住腳的法律理由,但尹麗娜指出,「中共作為1951年《難民公約》(Refugee Convention)、1967年《議定書》(Protocol)以及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U.N.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的締約國,中共有義務不強迫任何返回後面臨迫害或酷刑風險的人回國。」

人權觀察的主張是正確的,即中共應該為朝鮮難民提供庇護,允許他們平安地前往安全的第三國,如韓國,並允許聯合國難民署(United Nations Refugee Agency)履行其職責,為難民提供服務。中共政權將難民視為人類奴隸並強行遣送回朝鮮,這種人權暴行理應被譴責。不僅對朝鮮,而且對中共也應該進行嚴厲的經濟制裁。國際社會必須更好地履行對中共的人權原則,否則侵犯人權的行為可能呈指數級增長。

原文:China Violates International Laws Against Forced Repatriation to North Kore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得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在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取得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創始人,並對北美、歐洲和亞洲等領域進行了廣泛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在2021年出版)和《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並編輯《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