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桂好被洗腦酷刑致死 山東招遠610頭目劉書舉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31日訊】山東省招遠市第二任610頭目劉書舉的罪行,近日在明慧網被曝光。其任期內施盡毒招、綁架、洗腦等,法輪功學員張桂好被強拉到招遠洗腦班,二十天後被酷刑折磨致死。

據明慧網報導,從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起,三十七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將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人名單,陸續送交所在國政府,要求對這些迫害人權者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山東省招遠市第二任的610頭目劉書舉也在被舉報名單之列。

劉書舉,男,六十多歲,已退休,招遠市齊山鎮大原家村人。妻子溫梅玲,在勞動事業保險處上班,已退休;兒子劉彬。

迫害手段

自二零零四年,劉書舉接任前任秦玉賢的610頭目後,一直到二零一二年。八年中,劉書舉死心塌地的執行中共江氏一夥迫害法輪功的命令,視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為仇敵,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搞所謂的摸底,逼迫全市所有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以前煉法輪功的學員簽字表態,不服從者,派人不斷的騷擾,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同時威脅家人,施壓單位,大搞株連。

(2)逼迫全市各企事業單位、居委會、學校、鄉鎮、村委,人人過關,簽名反××,搞誹謗法輪功的答卷,逼迫全民參與迫害,挑起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

(3)密謀策劃,制定措施,親自坐鎮指揮,不斷下達綁架法輪功學員的指標,610的警察在劉的指使下,經常明目張膽的破門而入綁架法輪功學員,有的趁入睡後翻牆入室綁架,有的去單位直接綁架,教唆洗腦班惡人用盡各種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達到所謂的轉化目的,不放棄者就用酷刑折磨,以至勞教或長時間關押。

一年之內施盡毒招 綁架、洗腦迫害

在劉書舉任職期間,有超過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超過百人被非法勞教,被綁架到洗腦班的無法準確統計。

劉書舉上任時,為搞所謂的「政績」,使出渾身解數迫害法輪功,就在二零零四年這一年中,幾乎是月月施毒招:

二月份,劉書舉利用610這張毒網,在全市範圍內強迫所有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煉過法輪功的人簽名表態,名曰「摸底」,不簽名的就騷擾、威脅家人,株連、施壓單位,有的單位甚至用扣工資和不辦退休威脅本單位職工。一時間,這簽名成了全市各單位的中心工作,學校布置學生,單位要挾家人動員簽名,烏煙瘴氣近兩個月,不簽名的送洗腦班迫害。

四月份,招遠市610布置各鄉鎮和企事業單位綁架法輪功學員送洗腦班,各鄉鎮分配了具體的綁架人數指標,名額是二至六人不等,能否完成指標,與年終考核掛鉤,直接關係到分管人的個人利益和升遷,以此毒餌,唆使具體執行單位和個人犯罪。

五月份,「上面」相中招遠迫害大法賣力,中央某部張姓惡人帶省、市、縣各級江氏人馬到蠶莊鎮召開十幾分鐘秘密現場會,重點布置迫害法輪功。劉書舉積極配合執行其犯罪行為,在全市範圍內拉網式迫害無辜世人,逼迫各企事業單位、居委會、學校、各鄉鎮、村委人人過關,簽名反×教、搞誹謗法輪功答卷,同時布置公安惡警、國安特務嚴密布控,大肆抓人。

六月份,劉書舉指使招遠市610給各單位分配了新一輪綁架指標,要求綁架人數比四月份翻幾番,並強調這次要綁「骨幹」。在劉的直接指揮下,有的警察大白天明目張膽破門入室綁架,如蠶莊金礦職工、法輪功學員邵建輝中午在家睡覺,被礦上政工書記王佩茂帶公安綁架,被帶走時只穿一條短褲。同天中午,王佩茂還帶人綁了另一職工、法輪功學員潘軍柱;有晚上趁入睡後翻牆入室綁的,如女警隋松娜帶人翻牆綁架了城南區一女學員;夏甸、大秦家、蠶莊、阜山、齊山、金嶺等鄉鎮,蠶莊金礦、玲瓏金礦、夢芝派出所、羅峰派出所紛紛動手,綁架抄家,洗腦班人數大增。

七、八月份,招遠市610多次開會布置鎮壓,對一些一點把柄沒有的,他們又不放心的學員,乾脆打著「群眾檢舉」的旗號抄家、抓人,問為甚麼抓人,回答:「有人反映你」。

九、十兩個月,招遠市610下文件造謠,說法輪功去北京滋事,布置各單位「硬看死守」,便衣蹲坑,各車站交通要道檢查,迫害法輪功,煽動仇恨。

十一月中旬,招遠市610指使各派出所、居委會對法輪功學員過篩子:上門騷擾、電話騷擾,繼續「摸底」。

劉書舉與他的前任秦玉賢一樣,教唆洗腦班人渣用各種流氓手段逼迫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達到「轉化」目的,不放棄者,就酷刑折磨。從二零零四年二月份起,洗腦班的迫害從未間斷,對綁架去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肉體雙重迫害,上至七十多歲老人,下至青年小伙子,連雙目失明的殘疾人也不放過。

從二零零四年七月份開始,內部傳達江氏集團的鎮壓口徑是「外鬆內緊,只幹不說」,劉書舉竭力粉飾洗腦班,對外聲稱洗腦班生活舒適,環境寬鬆,和風細雨,簡直成了療養勝地,而背地裏多次親臨策劃,唆使洗腦班的惡人對不「轉化」的學員關小號,搧耳光,不准睡覺,動用酷刑折磨。女惡人宋書琴親自喊號打殘莊鎮拉格莊村雙目失明的一對母子。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洗腦班頭目換上了孫啟全(也上了惡人榜)),劉書舉與孫啟全一拍即合,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更加瘋狂施暴: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齊山鎮學員夏美芬被綁架,關洗腦班後,就絕食抗議,絕食八天八夜,被孫啟全綁在鐵椅子上八天八夜,手腳麻木青紫,全身疼痛,下肢浮腫。這期間,因夏美芬拒絕「轉化」,被惡人打耳光,手銬銬了十天十夜。孫啟全用巴掌拳頭打她頭臉,右臉被打得紫腫,孫啟全還專門買了一根長繩子,指使姓遲的警察捆住夏美芬的雙臂,把她捆吊在窗上,用多種酷刑折磨她。

畢郭鎮學員曲美玲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洗腦班的惡人們拖上二樓,關入小號,戴上手銬,孫啟全兇狠的朝她臉上搧耳光,她被架回時,臉腫變形,臉色青紫。(惡人用刑全是在單獨一間,外人看不見)

張星鎮楊松美絕食十天抗議非法關押,被野蠻灌食迫害,粗暴插管,故意折磨,痛苦至極。

夏甸鎮東宅科學員劉學珍,男,六十九歲(已含冤離世),被迫害得血壓130/240,劉書舉孫啟全仍不放人。夏甸鎮迎宅夼學員劉書文被村支書搶劫一千五百元錢,劉書文找公安分局報案,分局警察竟然與搶劫犯串通一氣,不但不破案,反而以他修煉法輪功為藉口,惡毒報復。九月份,公安竄到正在地裏種麥子的劉家,綁架了劉書文。在洗腦班,劉書文不放棄真善忍信仰,孫啟全惡毒的把他與三個女學員一起關在一間小鐵屋裏,不准出來上廁所,大小便都在小屋裏。劉書文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三個多月。

畢郭鎮學員遲桂蓮,被非法關押兩個多月,不放棄對真善忍信仰。孫啟全把她單獨關押在一個屋裏呈「大」字形銬住雙手迫害,不妥協,孫啟全又把她鎖在鐵椅子上十多天。惡徒們還用不准上廁所逼她妥協。一次,她叫姓遲的開門,她上廁所。這惡人就是不開。惡毒折磨她。遲桂蓮家中有一女兒生活不能自理,又無人照顧,孩子都快餓死了。

有一個不修煉的人,因家屬修煉,他知道好,同情法輪功,九月份,也被關在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洗腦班酷刑折磨周邊法輪功學員

在劉書舉擔任610頭目期間,不僅唆使邪惡的招遠洗腦班惡人迫害本市法輪功學員,還唆使惡人們酷刑折磨多個周邊市綁架到招遠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僅舉兩例。

徐承本, 男,五十二歲, 煙台芝罘區法輪功學員,煙台海洋漁業公司職工。徐承本因懷疑妻子賀秀玲被活摘器官,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被煙台610、公安劫持到招遠洗腦班迫害。徐承本到招遠後,被招遠610、公安和洗腦班惡人用多種酷刑折磨,還灌毒藥,打毒針,致使徐承本身體迅速消瘦,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七十斤減到一百斤,經常意識模糊失憶。二零零八年突然死亡,遺體皮膚潰爛,經法醫鑑定為慢性中毒死亡,招遠洗腦班有重大嫌疑。

王德江,男,煙台牟平人。他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在牟平被綁架,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牟平國保和煙台公安處610頭目於剛密謀把他拉到臭名昭著的招遠洗腦班。二零零五年八月下旬,已有近十天沒吃飯睡覺的王德江被拉到洗腦班時已沒有力氣站立了,躺在地上王德江先被惡徒踩下身,又被用腳踢頭、摔頭後關進小黑屋,戴上手銬腳鐐,再用鐵鏈子捆到鐵椅子上。因不轉化,第十天惡徒們開始野蠻灌食。因他不能站立,把他腳尖著地吊銬在暖氣管上,兩手被勒出大血口子流血不止,惡徒又用電線勒住他的嘴,劇痛使他昏死,腿變成了青黑色,左腿腫的可怕,右腿越來越細。王德江快不行了,才被送到醫院,醫生說有生命危險,腿必須鋸掉。王德江人不行了,他在瀕臨死亡時被交給了家人,王德江從此腿殘疾了。

虐殺法輪功學員張桂好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阜山鎮上官陳家村四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桂好在家中被招遠610 綁架,拉到招遠洗腦班,二十天後被酷刑折磨致死,劉書舉任職610 的頭目,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山東省招遠市第二任610頭目劉書舉的罪惡簿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