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好被洗脑酷刑致死 山东招远610头目刘书举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31日讯】山东省招远市第二任610头目刘书举的罪行,近日在明慧网被曝光。其任期内施尽毒招、绑架、洗脑等,法轮功学员张桂好被强拉到招远洗脑班,二十天后被酷刑折磨致死。

据明慧网报导,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起,三十七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将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陆续送交所在国政府,要求对这些迫害人权者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山东省招远市第二任的610头目刘书举也在被举报名单之列。

刘书举,男,六十多岁,已退休,招远市齐山镇大原家村人。妻子温梅玲,在劳动事业保险处上班,已退休;儿子刘彬。

迫害手段

自二零零四年,刘书举接任前任秦玉贤的610头目后,一直到二零一二年。八年中,刘书举死心塌地的执行中共江氏一伙迫害法轮功的命令,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仇敌,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搞所谓的摸底,逼迫全市所有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以前炼法轮功的学员签字表态,不服从者,派人不断的骚扰,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同时威胁家人,施压单位,大搞株连。

(2)逼迫全市各企事业单位、居委会、学校、乡镇、村委,人人过关,签名反××,搞诽谤法轮功的答卷,逼迫全民参与迫害,挑起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

(3)密谋策划,制定措施,亲自坐镇指挥,不断下达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610的警察在刘的指使下,经常明目张胆的破门而入绑架法轮功学员,有的趁入睡后翻墙入室绑架,有的去单位直接绑架,教唆洗脑班恶人用尽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达到所谓的转化目的,不放弃者就用酷刑折磨,以至劳教或长时间关押。

一年之内施尽毒招 绑架、洗脑迫害

在刘书举任职期间,有超过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超过百人被非法劳教,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无法准确统计。

刘书举上任时,为搞所谓的“政绩”,使出浑身解数迫害法轮功,就在二零零四年这一年中,几乎是月月施毒招:

二月份,刘书举利用610这张毒网,在全市范围内强迫所有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炼过法轮功的人签名表态,名曰“摸底”,不签名的就骚扰、威胁家人,株连、施压单位,有的单位甚至用扣工资和不办退休威胁本单位职工。一时间,这签名成了全市各单位的中心工作,学校布置学生,单位要挟家人动员签名,乌烟瘴气近两个月,不签名的送洗脑班迫害。

四月份,招远市610布置各乡镇和企事业单位绑架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各乡镇分配了具体的绑架人数指标,名额是二至六人不等,能否完成指标,与年终考核挂钩,直接关系到分管人的个人利益和升迁,以此毒饵,唆使具体执行单位和个人犯罪。

五月份,“上面”相中招远迫害大法卖力,中央某部张姓恶人带省、市、县各级江氏人马到蚕庄镇召开十几分钟秘密现场会,重点布置迫害法轮功。刘书举积极配合执行其犯罪行为,在全市范围内拉网式迫害无辜世人,逼迫各企事业单位、居委会、学校、各乡镇、村委人人过关,签名反×教、搞诽谤法轮功答卷,同时布置公安恶警、国安特务严密布控,大肆抓人。

六月份,刘书举指使招远市610给各单位分配了新一轮绑架指标,要求绑架人数比四月份翻几番,并强调这次要绑“骨干”。在刘的直接指挥下,有的警察大白天明目张胆破门入室绑架,如蚕庄金矿职工、法轮功学员邵建辉中午在家睡觉,被矿上政工书记王佩茂带公安绑架,被带走时只穿一条短裤。同天中午,王佩茂还带人绑了另一职工、法轮功学员潘军柱;有晚上趁入睡后翻墙入室绑的,如女警隋松娜带人翻墙绑架了城南区一女学员;夏甸、大秦家、蚕庄、阜山、齐山、金岭等乡镇,蚕庄金矿、玲珑金矿、梦芝派出所、罗峰派出所纷纷动手,绑架抄家,洗脑班人数大增。

七、八月份,招远市610多次开会布置镇压,对一些一点把柄没有的,他们又不放心的学员,干脆打着“群众检举”的旗号抄家、抓人,问为什么抓人,回答:“有人反映你”。

九、十两个月,招远市610下文件造谣,说法轮功去北京滋事,布置各单位“硬看死守”,便衣蹲坑,各车站交通要道检查,迫害法轮功,煽动仇恨。

十一月中旬,招远市610指使各派出所、居委会对法轮功学员过筛子:上门骚扰、电话骚扰,继续“摸底”。

刘书举与他的前任秦玉贤一样,教唆洗脑班人渣用各种流氓手段逼迫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达到“转化”目的,不放弃者,就酷刑折磨。从二零零四年二月份起,洗脑班的迫害从未间断,对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肉体双重迫害,上至七十多岁老人,下至青年小伙子,连双目失明的残疾人也不放过。

从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开始,内部传达江氏集团的镇压口径是“外松内紧,只干不说”,刘书举竭力粉饰洗脑班,对外声称洗脑班生活舒适,环境宽松,和风细雨,简直成了疗养胜地,而背地里多次亲临策划,唆使洗脑班的恶人对不“转化”的学员关小号,搧耳光,不准睡觉,动用酷刑折磨。女恶人宋书琴亲自喊号打残庄镇拉格庄村双目失明的一对母子。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洗脑班头目换上了孙启全(也上了恶人榜)),刘书举与孙启全一拍即合,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更加疯狂施暴: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齐山镇学员夏美芬被绑架,关洗脑班后,就绝食抗议,绝食八天八夜,被孙启全绑在铁椅子上八天八夜,手脚麻木青紫,全身疼痛,下肢浮肿。这期间,因夏美芬拒绝“转化”,被恶人打耳光,手铐铐了十天十夜。孙启全用巴掌拳头打她头脸,右脸被打得紫肿,孙启全还专门买了一根长绳子,指使姓迟的警察捆住夏美芬的双臂,把她捆吊在窗上,用多种酷刑折磨她。

毕郭镇学员曲美玲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洗脑班的恶人们拖上二楼,关入小号,戴上手铐,孙启全凶狠的朝她脸上搧耳光,她被架回时,脸肿变形,脸色青紫。(恶人用刑全是在单独一间,外人看不见)

张星镇杨松美绝食十天抗议非法关押,被野蛮灌食迫害,粗暴插管,故意折磨,痛苦至极。

夏甸镇东宅科学员刘学珍,男,六十九岁(已含冤离世),被迫害得血压130/240,刘书举孙启全仍不放人。夏甸镇迎宅夼学员刘书文被村支书抢劫一千五百元钱,刘书文找公安分局报案,分局警察竟然与抢劫犯串通一气,不但不破案,反而以他修炼法轮功为借口,恶毒报复。九月份,公安窜到正在地里种麦子的刘家,绑架了刘书文。在洗脑班,刘书文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孙启全恶毒的把他与三个女学员一起关在一间小铁屋里,不准出来上厕所,大小便都在小屋里。刘书文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三个多月。

毕郭镇学员迟桂莲,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孙启全把她单独关押在一个屋里呈“大”字形铐住双手迫害,不妥协,孙启全又把她锁在铁椅子上十多天。恶徒们还用不准上厕所逼她妥协。一次,她叫姓迟的开门,她上厕所。这恶人就是不开。恶毒折磨她。迟桂莲家中有一女儿生活不能自理,又无人照顾,孩子都快饿死了。

有一个不修炼的人,因家属修炼,他知道好,同情法轮功,九月份,也被关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洗脑班酷刑折磨周边法轮功学员

在刘书举担任610头目期间,不仅唆使邪恶的招远洗脑班恶人迫害本市法轮功学员,还唆使恶人们酷刑折磨多个周边市绑架到招远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仅举两例。

徐承本, 男,五十二岁, 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徐承本因怀疑妻子贺秀玲被活摘器官,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被烟台610、公安劫持到招远洗脑班迫害。徐承本到招远后,被招远610、公安和洗脑班恶人用多种酷刑折磨,还灌毒药,打毒针,致使徐承本身体迅速消瘦,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七十斤减到一百斤,经常意识模糊失忆。二零零八年突然死亡,遗体皮肤溃烂,经法医鉴定为慢性中毒死亡,招远洗脑班有重大嫌疑。

王德江,男,烟台牟平人。他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在牟平被绑架,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牟平国保和烟台公安处610头目于刚密谋把他拉到臭名昭著的招远洗脑班。二零零五年八月下旬,已有近十天没吃饭睡觉的王德江被拉到洗脑班时已没有力气站立了,躺在地上王德江先被恶徒踩下身,又被用脚踢头、摔头后关进小黑屋,戴上手铐脚镣,再用铁链子捆到铁椅子上。因不转化,第十天恶徒们开始野蛮灌食。因他不能站立,把他脚尖着地吊铐在暖气管上,两手被勒出大血口子流血不止,恶徒又用电线勒住他的嘴,剧痛使他昏死,腿变成了青黑色,左腿肿的可怕,右腿越来越细。王德江快不行了,才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腿必须锯掉。王德江人不行了,他在濒临死亡时被交给了家人,王德江从此腿残疾了。

虐杀法轮功学员张桂好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阜山镇上官陈家村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桂好在家中被招远610 绑架,拉到招远洗脑班,二十天后被酷刑折磨致死,刘书举任职610 的头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山东省招远市第二任610头目刘书举的罪恶簿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