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情電影《Sars-29》活下來的人是一種淨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31日訊】眼下病毒不斷變種,世界各地的疫情是此起彼伏。就著當下全球的這個疫情,講一部災情電影《2021-Sars-29》。

近些年,一些災難主題電影還是比較流行的,比如《2012》,由於太陽活動異常,大量中微子以光速奔向地球,在地球周圍形成重重的微波,最終導致地球內部的能量平衡系統崩潰,地球的地幔等圈層極速升溫,地殼發生漂移,由於地殼位移導致全球範圍內發生大地震,隨即引發巨大的海嘯。在大自然的浩劫面前,人類真的太渺小了。《2012》講述的更像是現代版的諾亞方舟的故事,其實與當下的情況還是有些不同的。

但是《2021-Sars-29》與當下的情況就十分相似了。《2021-Sars-29》簡稱《Sars-29》,這部電影其實更應該稱它為紀錄片,它講述的是在2029年地球上的倖存者來回憶2020年之後的幾年地球發生的災難。影片講述的是從2020年至2029年人類經歷的關於病毒的浩劫。病毒從2019年Sars19開始,經過了兩次突變Sars22和Sars24。這裡的19、22和24代表著年份,就是病毒變異的年份。從最開始人們對病毒還保持樂觀的心態,到後來變種病毒的出現,大量人員的死亡,以及再後來超級變種,只要沾染上病毒的人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死亡。短短幾年的時間,全球有超過40億人死亡。電影以採訪和回憶的形式記錄下了在2029年倖存下的30個人對於當下的回憶。這些人包括醫生、警察、護士、士兵等等,各行各業的倖存者,社會依然正常的運行,看起來一切正常,但是又跟以前完全不一樣。

電影中講述的病毒從2019年開始,被命名為Sars 19。這其實就是當下,我們正在經歷的病毒,最開始出現是在2019年的12月,中共當局為了隱瞞病毒、製造一片祥和的盛世,懲罰了最早發現病毒的8名一線醫生,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李文亮,他在次年的2月因為感染中共病毒去世。 更離奇的是,疫情在武漢爆發期間,那位勇敢的「早知道這樣,老子到處說」的艾芬醫生,在前不久接受眼部手術後竟然雙眼接近失明。在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冒著生命危險擔任公民記者的方斌至今下落不明,另一位公民記者張展在2020年年末被中共當局判處有期徒刑4年。所以在中國民間以及話語網絡流傳著這樣一句話:2020從李文亮開始,以張展結束。簡練精闢的概括了中共政府的邪惡。

電影提及了對於病毒來源的質疑,一名CIA情報人員回憶稱,病毒有可能是人為從蝙蝠身上提取的生化武器,隨後從實驗室被泄露出去。對於病毒的來源,各國政府與民間都質疑重重,國際社會對這一尖銳的問題提出質疑。

在電影中,面對大瘟疫,幾乎所有的倖存者都表現出了一種漠視和淡然。其實生活在21世紀的我們,物質生活可能以及達到了人類歷史上的最高點了,日常的生活在科技的推動下已經是極其便利的。在安逸生活的同時,就滋生了人對於錢、名利、物質生活的追求,那種無度的追求。但是經歷了10年大劫難的洗禮後,倖存者們表現的是一種解脫和超然感,幾乎從所有人的臉上你都能看出那種對於金錢的蔑視,真的有種「視金錢如糞土」和「錢是身外之物」的感覺。在病毒多次變異的時候,面對著堆積如山的屍體,以及撲面而來的屍臭味,人們反而主動的去幫忙處理屍體,不求任何回報。也有人就提到,因為死了很多人,有些家庭裡父母都死了,只剩下了孩子,所以大家都會力所能及的去照顧這些孩子,就好像這些孩子是人類未來的延續,未來就靠他們了,體現出了一種大愛和無私。

所以這個電影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大劫難對於活下來的人是一種凈化,既是對個人心靈上的凈化,也是對社會的凈化。能讓個人洗凈在塵世沾染的那種自私、對於名利、金錢的追求,同時因為很多人的死去,留下的人都是回歸淳樸的人,一切都回歸簡單,就像是電腦一鍵還原,人類就從全新的起點上,發展新的文明。

其實,縱觀人類的本次文明的歷史,就會驚奇的發現歷史是重複的。古今中外,瘟疫是人類逃不過的劫難,每隔一段時間,在人間出現大的罪惡之後,整個人類都會經歷一場活著幾場超大規模的瘟疫。羅馬帝國曾經稱霸歐亞,但是卻對基督教和基督徒進行了長達300年的迫害,導致人神共憤。公元64年尼祿火燒羅馬城,並嫁禍於基督徒,這是羅馬帝國歷史上對基督徒的第一次大迫害。尼祿之後又有戴克里先等多位皇帝迫害基督教徒,從公元64年到公元4世紀初大迫害共進行了十次之多。公元303年2月23日,戴克里先皇帝在帝國東部發動了最大的一次迫害:摧毀教會,收繳聖經,基督徒們要麼選擇悔過,要麼選擇死亡。許多不放棄信仰的基督徒被殺。正是伴隨著對基督徒的迫害,羅馬帝國開始不斷受到天災和瘟疫的打擊,經濟狀況不斷惡化,直至走向沒落。《聖徒傳》的作者約翰和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詳盡的記載中了解當時的慘烈。前者見證了第一次瘟疫,而後者則親歷了4次瘟疫。

約翰是如此記敘當時的情景的:到處都是「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四處都有倒斃街頭、令所有的觀者都倍感恐怖與震驚的「範例」。他們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園的門廊裡以及教堂裡腐爛。

而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的描述讓我們進一步了解染上瘟疫後的人們的慘狀:「在有些人的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的從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發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殘喘幾天,而有的病人則在發病後幾分鐘內死去。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從埃及的培琉喜阿姆和亞歷山大港,從君士坦丁堡到羅馬帝國的各個角落,第一次瘟疫席捲了羅馬帝國全境。三分之一的人死於這場可怕的瘟疫。而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更有半數以上的居民死亡。

從電影到現實,從歷史到今天,冥冥中今日全球發生的這場瘟疫似乎與千年前羅馬帝國發生的瘟疫暗含著某種相近之處:都是來無蹤去無影;都造成了巨大的人員死亡;都給人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只是昔日的慘烈還沒有在今日顯現。所以防範於未然乃事正解之道。如果說現代科技還解決不了眼下的問題,試試古人的精神療法也是不錯的選擇。生而為人,有人需要遵循的道德準則與無私大愛,選擇從善、反省自我、順應「天人合一」之道,就如同歷史上曾經的瘟疫一樣,信神、提高道德水平才是人類免遭各種災難的好途徑。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