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從棄嬰奪冠說中共對民眾的敲骨吸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東京奧運會女子100米蝶泳冠軍麥克尼爾,是加拿大夫婦從中國領養的棄嬰。麥克尼爾無疑是幸運的,她得到了養父母的愛,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現就讀於美國密歇根大學。

中國棄嬰領養的數據表明,美國從1999年至2017年共領養中國棄嬰80162人,如果自1992年中國允許海外領養開始計算的話,估計共有12萬中國棄嬰被美國人領養。加拿大僅次於美國,排在第二位。

外國人願意領養中國兒童,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中國兒童收養「很穩定、很有組織」,都是通過官方渠道來辦理領養手續的。

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是,每個收養家庭將向福利院繳納3000美元,2009年漲至人民幣35000元的「捐贈費」。

隨著被領養孩子的增多,這無疑形成了一條有著巨大經濟利益的鏈條。

2005年是美國人領養的高峰年,據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網站顯示,當年美國家庭從中國共收養了7906名孩子。如果按當年每孩3000美元的捐贈費計算,捐贈費總額達2370萬美元以上,約合1.9億元人民幣,可見輸出兒童、收取捐贈費的效益驚人。

福利院中的孩子們,如果能夠找到海外家庭領養的話,無疑可以給福利院帶來很大的收益。所以,前些年,多地都曾爆出福利院為了多掙到捐獻費,而違規收取嬰兒的事情。

如2002年到2005年期間,湖南隆回縣高平鎮曾經出現了一起當地計劃生育幹部與福利院勾結,強行沒收當地百姓的孩子。然後把這些孩子以棄嬰的名義,交由邵陽市社會福利院輸送至美國等地,從中牟利。

村民們的上訪材料中顯示,共有15名嬰兒被鎮計生幹部以未繳納「社會撫養費」為由,從家中被強行抱走。《財新網》曾報道,其中一位名為楊理兵的農民,其女兒楊玲既不是超生二胎也不是從外面撿來的棄嬰,在楊理兵夫妻出外打工期間,由爺爺奶奶照看時,被鎮計生幹部抱走。

當楊理兵得知消息後,火速趕回老家去要人時,鎮計生幹部跟他說:「如果早一點,拿個七、八千塊錢就可以找回來,晚了就是2萬塊錢都不行,找不回來了。」後來又對他承諾,只要他不再追究此事,以後允許他生兩個小孩,並且可以辦理兩個「准生證」,不用交罰款。

很久以後,楊理兵才得知,女兒已經通過邵陽福利院被送到美國。而另外的一些被抱走的孩子們,很多至今仍下落不明。

在海外家庭抱著滿滿的愛心,來尋找和領養他們「落難的天使」時,國內的福利院看到的卻是多送出一個孩子,就能多掙到一份捐贈費,完全把這項與「愛心」、「慈善」相關的事業當作生意來做了。

衡陽縣福利院曾下達任務:如果想拿到全額工資和年終獎金,每個職工一年內必須抱回3個孩子。因此出現了福利院職工為完成任務,與人販子勾結,倒賣兒童的案件。

自2002年至2005年底,湖南衡陽市下轄的六個福利院都出現了從人販子手中收買孩子的事情,僅2005年一年,就買了78名嬰兒。更可惡的是,福利院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又將這些被拐兒童漂白,通過偽造材料,轉換成棄嬰身分,然後送養騙取捐贈費。

領養「棄嬰」的背後,是巨大的利益驅動,孩子們被國家當作商品「出口創匯」的現實,真實地照出了中共對百姓的漠視和對弱勢群體的踐踏。福利院本是慈善機構,慈善機構慈善了誰?又掩蓋了多少見不得光的黑幕?中共官員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孤殘兒童身上打主意,甚至通過不法手段來撈錢。

近年來,中共治下的官員巧取豪奪更加變本加厲,簡直達到了簡單粗暴的程度。

《阿波羅網》報道,今年3月份,廣東東莞開始了又一輪「禁摩「行動,大批警察和輔警挨家挨戶上門查繳摩托車和電動車,就連兒童電動三輪車也不放過。東莞市公安局官網發布的公告顯示,僅3月24日一天,就查扣了417輛摩托車和電動車。

據知情人趙女士透露,被查扣的摩托車都被賣到非洲去了,公安從中牟利。趙女士之前在廣州一家進出口公司做管理工作,這家公司有廣東省公安廳和安全廳的背景,她們之前就幫公安部門報關,把收繳來的摩托車集中起來,用集裝箱運到非洲去,賣出所得作為公安的小金庫。

為了撈錢巧立名目、監守自盜,把公民的私有財產沒收,再據為己有,這種強盜行為在中共的各級官員中已經屢見不鮮。但是,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中共做不到的,中共的所作所為還在不斷刷新著人們的認知和底線,剛剛過去的鄭州洪災中,我們又一次被驚掉下巴。

7月20日,鄭州暴雨中地鐵5號線多人被困,網上曝出的一些視頻中,網友們赫然發現,當時站台上躺著五、六名死者,他們頭下都流出大量血跡,眼部覆蓋著紗布,視頻中可以看到,死者遺體附近有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地上散放著剪刀、醫藥箱等。

多位看到視頻的網友們提出質疑,懷疑有醫護人員現場盜取死者眼角膜,發死人財。一位網友說:「不知道已證實死亡與否,就被摘下眼角膜,洪水不僅跑得快奪人命,還有黑心醫生跑步來割器官眼角膜,中共國恐怖不寒而慄令人後背發冷」。「請記住,只有人類想像不到的,沒有共匪做不到的!”「真的還是太低估了共匪的無恥和下作!」

一位推友說:「仔細看視頻,是四個人的眼睛在流血,不是只有兩個。有人說是在摘取眼角膜,販賣器官。我想不到另外一個更合理的理由。誰還認為共產黨允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跟自己沒!關!系!?」

從輸出孤殘兒童「出口創匯」,到明搶豪奪「補貼小金庫」,再到明目張胆地活摘器官,中共對民眾的敲骨吸髓已經越來越不加掩飾和避諱,難怪生活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人民越來越感到窒息。利用和欺負善良,是中共最邪惡的地方。無所依靠的中國人,趕快認清中共的邪惡,儘快與其脫離切割,才是真正的自保之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