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逼迫李悔之自殺的國保監控人員,真的無辜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2日,伴隨著鄭州大水,傳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著名公知李悔之,於當日8:19分留下遺書,之後喝農藥自殺,於次日去世。

李悔之是國內著名「公知」,自胡溫時代開始便發表文章,「呼籲公平正義,批評諸種弊端,力推體制改革……屢屢被評為『全國百大公共知識分子』、『影響中國百大名博主』等稱號」。

但近年來,言論空間更加逼仄,他本人也被定為「部級」維穩對象,再加上罹患腦溢血而身體活動不便,覺得人生無望、社會無望而輕生。

在遺書中,李悔之似乎在刻意地說明,對他實施監控的「執法人員」,與他的「自絕於黨和人民」無關,因為他們「也只不過在執行上級命令」。

李悔之先生是個基督徒 ,如果站在基督徒「大愛」的角度來看,此說法並無不妥,但是,如果是站在一般公義的角度,這種說法就值得商榷了。

這些對李先生進行監控的人,真的無辜且不得已嗎?

事實恐怕不是如此。

因為從這一事件的結果來看,這些中共國保的手法相當成功,也相當有效。並且在李先生罹患偏癱,身處病痛,行動不便的情況下,仍然不遺餘力地實施監控,更是相當盡職盡責。

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過程中,這種表面和善,內藏殺機的手法,也被中共運用得爐火純青。

在中共監獄系統中,法輪功學員是被迫害得最為嚴重的群體。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最少會配備兩名「包夾」,所謂包夾,指的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分配兩名犯人看管。

除了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外,這兩名犯人還分工明確:一名負責打罵侮辱,一名負責安慰;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據做過包夾的犯人透露,這是他們做看管犯的基本培訓內容,犯人們很樂意做這種這用幹活卻有肉吃的「肥差」。

你也許認為,監獄裡的犯人們必定個個都凶神惡煞,事實上並非如此。這些犯人其實都是普通人,有些人也相當懦弱,然而,一旦願意做中共的幫凶,即使是生性懦弱的人,也會變得陰險殘暴。

筆者也曾經親眼看到過有些性格懦弱的監獄犯人,一步步變得凶殘狡詐。他們的理由是,這是警察讓我乾的,我如果不打你不罵你的話,我就得受罰(其實可以選擇不做)。

有一位包夾曾經在中共獄警的授意下毆打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用力過猛打到牆上,把自己的胳膊打斷。

近來中國大陸號召全民打疫苗,中共表面上宣傳打疫苗全憑自願,去打疫苗還要簽「免責協議」;私下裡卻以「政治任務」的形式,對公司和其他社會組織施壓,逼迫人們都去打疫苗,如果不聽命去打,就停發工資,甚至以解除勞動合同相威脅。

回過頭來再看李悔之先生所遭遇的情況,完全 是共產黨「陰陽兩手」的體現,一方面進行監控,另一方面,不聽話就停發低保;一方面和顏悅色,另一方面,完美執行監控任務,把一位有良知的知識分子逼上絕境。

值得一提的是,共產黨的這一行為模式,有著深厚的制度保證 ,甚至可以說,已經成為共產黨這一流氓組織的基本性格。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述,共產黨具有「豺狼心、蛇蠍性、鬼魅行」,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尤為重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