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逼迫李悔之自杀的国保监控人员,真的无辜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2日,伴随着郑州大水,传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著名公知李悔之,于当日8:19分留下遗书,之后喝农药自杀,于次日去世。

李悔之是国内著名“公知”,自胡温时代开始便发表文章,“呼吁公平正义,批评诸种弊端,力推体制改革……屡屡被评为‘全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影响中国百大名博主’等称号”。

但近年来,言论空间更加逼仄,他本人也被定为“部级”维稳对象,再加上罹患脑溢血而身体活动不便,觉得人生无望、社会无望而轻生。

在遗书中,李悔之似乎在刻意地说明,对他实施监控的“执法人员”,与他的“自绝于党和人民”无关,因为他们“也只不过在执行上级命令”。

李悔之先生是个基督徒 ,如果站在基督徒“大爱”的角度来看,此说法并无不妥,但是,如果是站在一般公义的角度,这种说法就值得商榷了。

这些对李先生进行监控的人,真的无辜且不得已吗?

事实恐怕不是如此。

因为从这一事件的结果来看,这些中共国保的手法相当成功,也相当有效。并且在李先生罹患偏瘫,身处病痛,行动不便的情况下,仍然不遗余力地实施监控,更是相当尽职尽责。

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过程中,这种表面和善,内藏杀机的手法,也被中共运用得炉火纯青。

在中共监狱系统中,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得最为严重的群体。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最少会配备两名“包夹”,所谓包夹,指的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分配两名犯人看管。

除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外,这两名犯人还分工明确:一名负责打骂侮辱,一名负责安慰;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据做过包夹的犯人透露,这是他们做看管犯的基本培训内容,犯人们很乐意做这种这用干活却有肉吃的“肥差”。

你也许认为,监狱里的犯人们必定个个都凶神恶煞,事实上并非如此。这些犯人其实都是普通人,有些人也相当懦弱,然而,一旦愿意做中共的帮凶,即使是生性懦弱的人,也会变得阴险残暴。

笔者也曾经亲眼看到过有些性格懦弱的监狱犯人,一步步变得凶残狡诈。他们的理由是,这是警察让我干的,我如果不打你不骂你的话,我就得受罚(其实可以选择不做)。

有一位包夹曾经在中共狱警的授意下殴打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用力过猛打到墙上,把自己的胳膊打断。

近来中国大陆号召全民打疫苗,中共表面上宣传打疫苗全凭自愿,去打疫苗还要签“免责协议”;私下里却以“政治任务”的形式,对公司和其他社会组织施压,逼迫人们都去打疫苗,如果不听命去打,就停发工资,甚至以解除劳动合同相威胁。

回过头来再看李悔之先生所遭遇的情况,完全 是共产党“阴阳两手”的体现,一方面进行监控,另一方面,不听话就停发低保;一方面和颜悦色,另一方面,完美执行监控任务,把一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逼上绝境。

值得一提的是,共产党的这一行为模式,有着深厚的制度保证 ,甚至可以说,已经成为共产党这一流氓组织的基本性格。

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述,共产党具有“豺狼心、蛇蝎性、鬼魅行”,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尤为重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