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毛像章」現身領獎台 奧委會調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2021年08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8月3日星期二。

今天關注的焦點:「毛像章」現身領獎台,國際奧委會:查;疫情蔓延多地升級管控,官媒再賣「神藥」挨轟;吳亦凡粉絲要劫獄?網信辦猛刪帳號藏隱情;網遊被批「精神鴉片」股價大跌,中共急挽回。

毛像章」現身領獎台 國際奧委會:調查

在8月2日的奧運會賽事中,中國選手鍾天使和鮑珊菊,獲得場地自行車女子團體賽金牌。當兩人站上領獎台的時候,一個細節,引發了外界關注。

大陸和海外多家媒體先後報導,當時,鍾天使和鮑珊菊的胸前竟然戴著毛澤東像章。其中,陸媒多是以誇讚、自豪的口吻談論此事;中國社科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的官方微博「思想火炬」,藉網友的口說,倆人配戴毛像章是「不忘初心好青年」;喉舌媒體《環球時報》甚至在推特發布英文消息,對外進一步宣傳這件事。

很多朋友知道,在上世紀60年代,中共大搞個人崇拜,數億中國人佩戴印有毛澤東頭像的徽章,被迫表達他們對共產黨主席的忠誠。現在,中共似乎想要借著倍受關注的奧運會,再次推動這一趨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鍾天使和鮑珊菊戴毛像章,是不是個人行為不好說。他推測是被授意的,因為這種場合,兩個人同時戴像章要冒點風險。說運動員自己就這麼上去了,教練等人不太可能看不見或視而不見。

如果是授意的,就有兩種可能:一個是該項目領隊或上級官員想撈取政治資本,藉此搏出位;另一個,可能是更高層級授意,目的是測試。毛的像章只是測試,最終目的是要實現戴習近平像章,現在大陸就是毛習並列的宣傳路線。

那麼,如果中共抱著這樣的目的,他們為此展開的宣傳奏效了嗎?某種程度上說,奏效了,因為已經成功引起了國際輿論的關注,也在國內狠狠地宣傳了一波。但是,結果卻和他們設想的南轅北轍。

8月3日,國際奧委會發言人馬克‧亞當斯(Mark Adams)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聯繫了中國奧委會,要求他們就這一情況做出報告。我們在調查此事。」

這件事嚴重到要調查,是因為根據《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運動員不允許在任何奧運會地點、比賽場館或其它奧運區域宣揚政治、宗教或種族觀點,「任何形式的政治宣傳……均不可出現於個人、運動服……之上」。而根據附則,違者可能被取消比賽資格,甚至吊銷大會通行證。

如果嚴格按照這條規定,兩名中國選手違規無疑。不少中國網民在推特留言說,「我們怎麼看朝鮮,世界就怎麼看我們」、運動員是「黨的工具」、「真的瘋了」。

與此同時,BBC的中國媒體分析師凱麗(Kerry Allen)發現,《環球時報》一看情況不妙,已經悄悄刪除了相關推文。

疫情蔓延多地升級管控 官媒再賣「神藥」挨轟

此次奧運期間,中國隊不論是奪金還是失利,一直風波不斷。與此同時,大陸的疫情還在迅速蔓延,多地管控升級。

先看北京。8月3日,北京官員在新聞發布會上稱,「北京市疫情防控壓力持續增大,不惜代價,嚴防死守」。首都國際機場、大興國際機場的防控措施全面升級。

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也宣布,對鄭州、南京、揚州、張家界、成都等共23個地區車站出發的旅客,採取限制進京措施,暫停發售到達北京地區車站的車票。

再來看武漢。8月3日,武漢市啟動全員全面核酸檢測。當天起,軌道交通將實行「戴口罩、測體溫、亮碼通行」;23條公交線路暫停運營;市內所有補習、軍訓、培訓等線下教學及聚集性活動全部暫停。

此外,揚州的疫情「後發居上」。8月2日0時~24時,中共官方數據稱大陸新增本土病例61例,創半年新高,其中揚州一地就占了40例。3日零時起,揚州市主城區除封閉小區(自然村)外的所有小區(自然村),封控管理措施升級。同時,江蘇暫停了所有進出南京、揚州的國內航班,並關閉全省4.5萬多家棋牌室、麻將館。

在疫情不斷升溫的同時,3日,微博平台出現了一個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話題,叫「新發現中藥連花清瘟對德爾塔病毒有效」。熟悉的是,連花清瘟又出現了;陌生的是,這回,它居然對正在中國蔓延的德爾塔(Delta)變種病毒也有效!

我們在上一期節目中剛提到,美國疾控中心近期發布一份報告,指即使完全接種疫苗的人,也有機會感染並傳播德爾塔病毒。莫非連花清瘟要趕超疫苗了?

我們點進話題,看到「極目新聞」等陸媒都報導了此事。帖子稱,面對來勢洶洶的德爾塔病毒,科研人員「全力開展藥物研究工作」,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研究員楊子峰教授發現了連花清瘟的此等功效。

在相關的微博留言區裡,有小粉紅和網軍熱血沸騰,說「神藥啊」、「面對變異病毒,這就是中國(研究)速度!」「讓人聞風喪膽的德爾塔,終於有抑制的藥物了」,等等。

但是,更多的網民炮轟說,「虧心不?」「咱能要點臉不?」「是連花清瘟賣不出去了嗎?」「明天又來一波兒漲停?韭菜又長出新的了?沒完沒了了。」也有人說,「要真有用,那病例早就清0了」、「看來是真沒法子了,這貨又出來了」。

點開「極目新聞」給的詳細新聞鏈接,出來的是黨媒「新華社」的轉載報導。文章標題是「德爾塔病毒研究取得新進展」,文中引述楊子峰的話說,「連花清瘟無論是Alpha、Beta還是這次的Delta株都顯示了穩定的體外抗病毒作用,進一步體內研究正在進行中。」

這體外抗病毒什麼意思呢?就是他們只進行了「體外實驗」,也叫「體外研究」,發現連花清瘟能抗病毒。這種研究,是新藥從研發到上市眾多環節中的一環節。在中國,新藥的研發上市流程通常為:體外實驗、細胞實驗、動物實驗,再進入一期、二期、三期臨床試驗,最後通過相關審批才上市使用。可見,體外實驗只在藥物研發的初期階段進行。

去年10月份,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給白雲山牌複方板藍根站台,也稱這板藍根對新冠病毒有「體外抑制效果」。結果有網友嗆說,「體外開水也能燙死新冠吧」。也有醫生回應說,「其實也不用這麼麻煩,體外不給它加水,病毒自己都能幹死。」

現在,這一老調被重彈了,是想要達到什麼目的呢?幕後的推手又是誰呢?

吳亦凡粉絲要劫獄?網信辦猛刪帳號藏隱情

許多大陸民眾的心情,都跟著疫情的好壞起伏。同時,有為數相當可觀的一群人,他們目前的心情還受另一件事的影響,這些人就是吳亦凡的粉絲。

近期,藝人吳亦凡因涉嫌強姦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但是,他的鐵桿粉絲卻認為他是被冤枉的。

流傳的影片顯示,吳亦凡被抓當晚,一些粉絲到公安局打聽情況。網上也出現了不少所謂的「救援群」,成員們紛紛商討營救計劃。有人甚至想到了劫獄,說,「全國警察270萬人,解放軍現役230萬,加起來也就500萬,吳亦凡有5,000萬粉,完全可以救出來。」

對於粉絲的言論,中共官媒連日怒斥。2日,新華網發文稱,中央網信辦正在開展「『飯圈』亂象整治」行動,打擊「不良粉絲文化亂象」,已經清理相關資訊逾15萬條,處置違規帳號逾4,000個,關閉群組逾1,300個,解散話題814個,攔截下架涉嫌集資引流的小程式39款。下一步,網信辦還要加強網上涉及明星信息的規範,加強管理帳號等等。

中共花大力氣整治,真的只是為了規範「粉絲文化」嗎?外界並不這麼認為。

有一種觀點是,中共又在轉移視線了。時事評論員秦鵬對此表示認同。他說,「以前每一次中共遇到大麻煩的時候,都會拋出明星醜聞之類的轉移民眾注意力。而現在,河南鄭州災難問責、疫情蔓延,正需要這樣的事件來擋一擋。」

秦鵬還指出,吳亦凡的身分——加拿大籍,這一次也顯然倒了霉,讓中共相對更肆無忌憚地下手。

此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為,當局整頓「飯圈」,背後更大的目的,其實是遏止民間勢力崛起。

中國網絡研究者周曙光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共產黨一直要打壓「異已」,要防範敵人出現,所以向來打壓意識形態和民間團體,來控制社會。而這種組織,不論是明星的「飯圈」、或是公眾人物組織的粉絲群,對他們而言有可能成為潛在民間反對力量。所以,這次吳亦凡事件「飯圈」討論過熱,他們就迅速出手了。

網遊被批「精神鴉片」股價大跌 中共急挽回

除了打擊「飯圈」,8月3日,中共還對網絡遊戲開火。

官媒《經濟參考報》刊登長篇報導,標題是「『精神鴉片』竟長成數千億產業」。文章說,網絡遊戲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造成不可低估的影響,這一新型「毒品」突飛猛進、發展壯大成一個巨大的產業。中國大陸最具規模的網遊公司騰訊,被直接點名。

這篇報導引發了香港股市分析家熱議,他們擔心,這是北京當局整頓網遊的先兆。而在香港上市的騰訊,股價也應聲下跌。上午10點45分,該股價一度急跌9.6%。其它大陸網遊公司的股票跌幅更大,網易下跌13%;心動下跌14.88%;中手游下跌19.37%。

近期,中共對教育等行業的政策和言行,引發中概股暴跌,讓投資者驚魂未定。

據路透社報導,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黃國英表示,「我們不喜歡最近來自監管方面的消息。我們正在減少那些監管風險較高行業的曝險。」位於北京的諮詢公司TRIVIUM的合伙人ETHER YIN說,「(股價走勢)顯示了投資者這些天來有多麼地忐忑不安。」

由於網遊股集體跳水,午後,這篇文章被刪除,新華網等其它轉載此文的官媒也紛紛刪文,騰訊的股價跌幅立即收窄。

但是到傍晚,劇情又有了新發展,這篇文章被恢復上線,不過標題改成了「網絡遊戲長成數千億產業」,文中也刪去了「鴉片」、「電子毒品」等詞。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