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毛像章”现身领奖台 奥委会调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2021年08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8月3日星期二。

今天关注的焦点:“毛像章”现身领奖台,国际奥委会:查;疫情蔓延多地升级管控,官媒再卖“神药”挨轰;吴亦凡粉丝要劫狱?网信办猛删账号藏隐情;网游被批“精神鸦片”股价大跌,中共急挽回。

毛像章”现身领奖台 国际奥委会:调查

在8月2日的奥运会赛事中,中国选手钟天使和鲍珊菊,获得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赛金牌。当两人站上领奖台的时候,一个细节,引发了外界关注。

大陆和海外多家媒体先后报导,当时,钟天使和鲍珊菊的胸前竟然戴着毛泽东像章。其中,陆媒多是以夸赞、自豪的口吻谈论此事;中国社科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的官方微博“思想火炬”,藉网友的口说,俩人配戴毛像章是“不忘初心好青年”;喉舌媒体《环球时报》甚至在推特发布英文消息,对外进一步宣传这件事。

很多朋友知道,在上世纪60年代,中共大搞个人崇拜,数亿中国人佩戴印有毛泽东头像的徽章,被迫表达他们对共产党主席的忠诚。现在,中共似乎想要借着倍受关注的奥运会,再次推动这一趋势。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钟天使和鲍珊菊戴毛像章,是不是个人行为不好说。他推测是被授意的,因为这种场合,两个人同时戴像章要冒点风险。说运动员自己就这么上去了,教练等人不太可能看不见或视而不见。

如果是授意的,就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该项目领队或上级官员想捞取政治资本,借此搏出位;另一个,可能是更高层级授意,目的是测试。毛的像章只是测试,最终目的是要实现戴习近平像章,现在大陆就是毛习并列的宣传路线。

那么,如果中共抱着这样的目的,他们为此展开的宣传奏效了吗?某种程度上说,奏效了,因为已经成功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关注,也在国内狠狠地宣传了一波。但是,结果却和他们设想的南辕北辙。

8月3日,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Mark Adams)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联系了中国奥委会,要求他们就这一情况做出报告。我们在调查此事。”

这件事严重到要调查,是因为根据《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运动员不允许在任何奥运会地点、比赛场馆或其它奥运区域宣扬政治、宗教或种族观点,“任何形式的政治宣传……均不可出现于个人、运动服……之上”。而根据附则,违者可能被取消比赛资格,甚至吊销大会通行证。

如果严格按照这条规定,两名中国选手违规无疑。不少中国网民在推特留言说,“我们怎么看朝鲜,世界就怎么看我们”、运动员是“党的工具”、“真的疯了”。

与此同时,BBC的中国媒体分析师凯丽(Kerry Allen)发现,《环球时报》一看情况不妙,已经悄悄删除了相关推文。

疫情蔓延多地升级管控 官媒再卖“神药”挨轰

此次奥运期间,中国队不论是夺金还是失利,一直风波不断。与此同时,大陆的疫情还在迅速蔓延,多地管控升级。

先看北京。8月3日,北京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北京市疫情防控压力持续增大,不惜代价,严防死守”。首都国际机场、大兴国际机场的防控措施全面升级。

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也宣布,对郑州、南京、扬州、张家界、成都等共23个地区车站出发的旅客,采取限制进京措施,暂停发售到达北京地区车站的车票。

再来看武汉。8月3日,武汉市启动全员全面核酸检测。当天起,轨道交通将实行“戴口罩、测体温、亮码通行”;23条公交线路暂停运营;市内所有补习、军训、培训等线下教学及聚集性活动全部暂停。

此外,扬州的疫情“后发居上”。8月2日0时~24时,中共官方数据称大陆新增本土病例61例,创半年新高,其中扬州一地就占了40例。3日零时起,扬州市主城区除封闭小区(自然村)外的所有小区(自然村),封控管理措施升级。同时,江苏暂停了所有进出南京、扬州的国内航班,并关闭全省4.5万多家棋牌室、麻将馆。

在疫情不断升温的同时,3日,微博平台出现了一个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话题,叫“新发现中药连花清瘟对德尔塔病毒有效”。熟悉的是,连花清瘟又出现了;陌生的是,这回,它居然对正在中国蔓延的德尔塔(Delta)变种病毒也有效!

我们在上一期节目中刚提到,美国疾控中心近期发布一份报告,指即使完全接种疫苗的人,也有机会感染并传播德尔塔病毒。莫非连花清瘟要赶超疫苗了?

我们点进话题,看到“极目新闻”等陆媒都报导了此事。帖子称,面对来势汹汹的德尔塔病毒,科研人员“全力开展药物研究工作”,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研究员杨子峰教授发现了连花清瘟的此等功效。

在相关的微博留言区里,有小粉红和网军热血沸腾,说“神药啊”、“面对变异病毒,这就是中国(研究)速度!”“让人闻风丧胆的德尔塔,终于有抑制的药物了”,等等。

但是,更多的网民炮轰说,“亏心不?”“咱能要点脸不?”“是连花清瘟卖不出去了吗?”“明天又来一波儿涨停?韭菜又长出新的了?没完没了了。”也有人说,“要真有用,那病例早就清0了”、“看来是真没法子了,这货又出来了”。

点开“极目新闻”给的详细新闻链接,出来的是党媒“新华社”的转载报导。文章标题是“德尔塔病毒研究取得新进展”,文中引述杨子峰的话说,“连花清瘟无论是Alpha、Beta还是这次的Delta株都显示了稳定的体外抗病毒作用,进一步体内研究正在进行中。”

这体外抗病毒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们只进行了“体外实验”,也叫“体外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能抗病毒。这种研究,是新药从研发到上市众多环节中的一环节。在中国,新药的研发上市流程通常为:体外实验、细胞实验、动物实验,再进入一期、二期、三期临床试验,最后通过相关审批才上市使用。可见,体外实验只在药物研发的初期阶段进行。

去年10月份,中共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给白云山牌复方板蓝根站台,也称这板蓝根对新冠病毒有“体外抑制效果”。结果有网友呛说,“体外开水也能烫死新冠吧”。也有医生回应说,“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体外不给它加水,病毒自己都能干死。”

现在,这一老调被重弹了,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幕后的推手又是谁呢?

吴亦凡粉丝要劫狱?网信办猛删账号藏隐情

许多大陆民众的心情,都跟着疫情的好坏起伏。同时,有为数相当可观的一群人,他们目前的心情还受另一件事的影响,这些人就是吴亦凡的粉丝。

近期,艺人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但是,他的铁杆粉丝却认为他是被冤枉的。

流传的影片显示,吴亦凡被抓当晚,一些粉丝到公安局打听情况。网上也出现了不少所谓的“救援群”,成员们纷纷商讨营救计划。有人甚至想到了劫狱,说,“全国警察270万人,解放军现役230万,加起来也就500万,吴亦凡有5,000万粉,完全可以救出来。”

对于粉丝的言论,中共官媒连日怒斥。2日,新华网发文称,中央网信办正在开展“‘饭圈’乱象整治”行动,打击“不良粉丝文化乱象”,已经清理相关资讯逾15万条,处置违规账号逾4,000个,关闭群组逾1,300个,解散话题814个,拦截下架涉嫌集资引流的小程式39款。下一步,网信办还要加强网上涉及明星信息的规范,加强管理账号等等。

中共花大力气整治,真的只是为了规范“粉丝文化”吗?外界并不这么认为。

有一种观点是,中共又在转移视线了。时事评论员秦鹏对此表示认同。他说,“以前每一次中共遇到大麻烦的时候,都会抛出明星丑闻之类的转移民众注意力。而现在,河南郑州灾难问责、疫情蔓延,正需要这样的事件来挡一挡。”

秦鹏还指出,吴亦凡的身份——加拿大籍,这一次也显然倒了霉,让中共相对更肆无忌惮地下手。

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局整顿“饭圈”,背后更大的目的,其实是遏止民间势力崛起。

中国网络研究者周曙光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共产党一直要打压“异已”,要防范敌人出现,所以向来打压意识形态和民间团体,来控制社会。而这种组织,不论是明星的“饭圈”、或是公众人物组织的粉丝群,对他们而言有可能成为潜在民间反对力量。所以,这次吴亦凡事件“饭圈”讨论过热,他们就迅速出手了。

网游被批“精神鸦片”股价大跌 中共急挽回

除了打击“饭圈”,8月3日,中共还对网络游戏开火。

官媒《经济参考报》刊登长篇报导,标题是“‘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文章说,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这一新型“毒品”突飞猛进、发展壮大成一个巨大的产业。中国大陆最具规模的网游公司腾讯,被直接点名。

这篇报导引发了香港股市分析家热议,他们担心,这是北京当局整顿网游的先兆。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股价也应声下跌。上午10点45分,该股价一度急跌9.6%。其它大陆网游公司的股票跌幅更大,网易下跌13%;心动下跌14.88%;中手游下跌19.37%。

近期,中共对教育等行业的政策和言行,引发中概股暴跌,让投资者惊魂未定。

据路透社报导,丰盛金融资产管理董事黄国英表示,“我们不喜欢最近来自监管方面的消息。我们正在减少那些监管风险较高行业的曝险。”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TRIVIUM的合伙人ETHER YIN说,“(股价走势)显示了投资者这些天来有多么地忐忑不安。”

由于网游股集体跳水,午后,这篇文章被删除,新华网等其它转载此文的官媒也纷纷删文,腾讯的股价跌幅立即收窄。

但是到傍晚,剧情又有了新发展,这篇文章被恢复上线,不过标题改成了“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文中也删去了“鸦片”、“电子毒品”等词。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