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人性兇狠殘暴 山東招遠洗腦班頭目宋書琴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4日訊】山東招遠市第一任洗腦班頭目610副主任宋書琴,因其喪失人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兇狠殘暴到令人發指,宋書琴被稱「女魔頭」。近日,宋書琴的罪行被明慧網詳細曝光。

據明慧網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招遠邪黨緊跟配合,於二零零一年搞起了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場所──招遠洗腦班,對外掛牌「法制培訓中心」。宋書琴由玲瓏鎮政府一普通人員當上了洗腦班的第一任頭目。

因其惡毒兇狠,二零零二年宋書琴被中共提升為掛名副科級的610副主任,她在洗腦班繼續幹害人的勾當。二零零六年調招遠司法局任副局長至今。

宋書琴在洗腦班的六年中,忠實執行江氏的滅絕政策,與恐怖組織610、公安國保密切配合,對本市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酷刑、精神折磨,數百人被她迫害。

一、宋書琴酷刑法輪功學員的部份犯罪事實

1、二零零一年七月,宋書琴指使七、八個惡徒用拳打腳踢、棍子、拖把毒打辛莊鎮法輪功學員李志蓮、柳耀華。她倆被打得全身青紫,體無完膚。宋書琴又扯下自己的高跟鞋在兩人臉上亂抽,兩人被打得鼻青眼腫,耳朵出血,嘴腫的無法進食。宋又把灌食當成酷刑,命幾個惡人插管灌食,每次灌食鼻孔都插破流血,她們不轉化,宋又逼迫柳耀華(已含冤離世)面壁六天六夜,一閤眼就打,戴手銬腳鐐綁鐵椅子十多天。

2、二零零一年九月,李玉鳳被綁架到洗腦班非法關押七天。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李玉鳳被從看守所拉到洗腦班,宋指使惡徒暴打她,酷刑三十七天,勒索二千一百元。

3、二零零二年九月,邵周仙被綁架到洗腦班,宋書琴指使四、五個惡徒毒打邵周仙的頭部,致頭、臉青紫變形。邵周仙被綁在鐵椅子上七個多小時,被注射毒針,致全身黃色起斑塊,全身疼痛,後被關小黑屋十二天不准閤眼,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勒索家人二千五百元。

4、二零零二年四月,王淑佩被綁架到洗腦班,被宋書琴領一幫惡徒打得七竅流血,昏死過去,送醫院搶救兩天才活過來,又在洗腦班被折磨一個多月。

5、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宋書琴指使六個惡徒毒打曹蘭花,揪頭髮往牆上撞,頭當時就被撞起了大包,惡徒們又搧她耳光,罰她面壁,曹蘭花被打臉腫的無法看路,耳膜被打穿,面壁四天不讓她閤眼,她被非法關押五十多天,宋書琴勒索她家二千零五十元才放回家。

6、二零零二年八月,城區一年輕女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後因拒絕看誣蔑大法錄像,宋指使惡徒毒打她,致她全身多處受傷,後左肩處留有五釐米傷疤,宋兩次給她注射毒針,使她頭昏迷糊,渾身疼痛,她被非法關押四十二天,勒索家人二千五百元。

7、張淑香不轉化,宋書琴指使惡徒連續毒打她一小時四十分鐘,使她四十多天不能吃飯,眼睛長時間看不清,被非法關押了一百一十天。

8、齊山鎮夏美芬不放棄真、善、忍,宋書琴把她綁在鐵椅子上八天八夜不准她閤眼,每天拳打腳踢,被銬在小黑屋十天十夜,致她一段時間內雙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9、法輪功學員李某不轉化,宋強迫她面壁四天四夜,使她腿腳全腫,穿不上鞋,連續五個月每天每頓給一兩飯。

10、學員楊某不轉化,宋指使八個惡徒圍毆她,她被打掉一顆牙齒,鼻口出血,臉腫變形,當場昏死,大便拉在褲子裏。

對被非法勞教期滿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公安拉回後直接送到洗腦班叫宋書琴再用酷刑轉化。

11、二零零五年三月,法輪功學員楊文傑三年勞教期滿,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被610、國保直接從勞教所拉到洗腦班交給宋書琴。宋對她用的酷刑有:吊銬、背銬、冷凍、電刑、死人床、餓刑、毒打、熬鷹、四十多天不讓她睡覺,並雇社會流氓去打,楊文傑被酷刑折磨的全身紫黑,不能動彈,酷刑持續了八個月。這期間,楊文傑老父親重病想念女兒,直到去世宋書琴都不准楊文傑回家看一眼老父親,不長時間,宋書琴又以楊文傑不轉化為由,又直接勞教了她三年。

12、學員趙玉紅,二零零六年三月四年冤獄結束,因不轉化,又被非法關進洗腦班,遭到宋書琴又一輪的酷刑迫害,被非法關小屋四個月。

以上事實只是冰山一角。

二、宋書琴犯殺人罪

1、隋松嬌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三月,金嶺鎮山上李家村56歲的農婦隋松嬌被綁架到洗腦班,宋書琴用多種酷刑折磨她。幾天幾夜不讓她閉眼,導致她精神崩潰。

二零零三年元旦前,隋松嬌又被綁架到洗腦班,宋書琴指使七、八個惡徒打罵、恐嚇她。數九寒天扒下棉衣,只穿一點內衣拖到平房衛生間打開窗戶凍她,又揪住頭髮撞牆。隋松嬌被撞得滿頭大包,被掐大腿根和陰部及全身。隋松嬌被折磨的不能邁步,也一直拒絕轉化。

過年前,宋書琴勒索了隋松嬌家一千元才讓她回家。剛過完年,宋書琴又去綁架隋松嬌的丈夫當人質,逼迫交出隋松嬌,隋松嬌又被綁架到了洗腦班,宋書琴用狠毒的手段迫害了她三個月,致使隋松嬌精神崩潰,奄奄一息,宋書琴怕她死在洗腦班,就又敲詐了這個貧困家庭二千五百元才放了她。

隋松嬌回家三天含冤離世,家人給她換衣服時,見她全身青紫,沒有一塊好皮膚。

2、毒殺徐承本

徐承本,男,52歲, 煙台芝罘區法輪功學員,煙台海洋漁業公司職工。徐承本因懷疑妻子賀秀玲被活摘器官,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被煙台610、公安劫持到招遠洗腦班迫害。徐承本到招遠後,被招遠610、公安和宋書琴用多種酷刑折磨,還灌毒藥,打毒針,致使徐承本身體迅速消瘦,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七十斤減到一百斤,經常意識模糊失憶。二零零八年突然死亡,遺體皮膚潰爛,經法醫鑑定為慢性中毒死亡,招遠洗腦班有重大嫌疑。

3、打殘王德江

王德江,男,煙台牟平人。他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在牟平被綁架,在看守所和煙台洗腦班受到酷刑折磨,他仍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牟平國保和煙台公安處610頭目於剛密謀把他拉到臭名昭著的招遠洗腦班,說王德江這種情況只有去招遠才有辦法。

二零零五年八月下旬,已有近十天沒吃飯睡覺的王德江被拉到洗腦班時已沒有力氣站立了,躺在地上王德江先被惡徒踩下身,又被用腳踢頭、摔頭後關進小黑屋,戴上手銬腳鐐,再用鐵鏈子捆到鐵椅子上。因不轉化,第十天惡徒們開始野蠻灌食。因他不能站立,把他腳尖著地吊銬在暖氣管上,兩手被勒出大血口子流血不止,惡徒又用電線勒住他的嘴,劇痛使他昏死,腿變成了青黑色,左腿腫的可怕,右腿越來越細。

王德江快不行了,才被送到醫院,醫生說有生命危險,腿必須鋸掉。王德江人不行了,他在瀕臨死亡時被交給了家人,王德江從此腿殘疾了。

三、經濟迫害

從成立洗腦班開始,宋書琴就對法輪功學員實行江澤民經濟上搞垮的惡毒政策。任意罰款,敲詐勒索。每個被抓進洗腦班的人都被敲詐。下面列舉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她敲詐勒索的情況。

曹某,二零零一年被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二年八月又被勒索二千零五十元;

李某,二零零一年非法關押十五天,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二年七月關押三十八天,又被勒索二千五百元。

王某,二零零二年二月和四月被關押兩個月,被敲詐四千五百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蠶莊鎮劉某,被非法關押洗腦班,因孩子剛滿週歲家人焦急去要人,被宋一次敲詐八千元; 張星鎮苑某,幾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共被勒索六千元。

張星鎮叢家村69歲的老太太被關押兩個月後,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六年六月孫某被宋書琴酷刑後勒索二千五百元。

據不完全統計,招遠被非法勞教一百三十四人,凡勞教期滿後大部份先被劫持到洗腦班叫宋書琴再過一遍,至少要交一千元。有一李姓的女學員勞教期滿被劫持到洗腦班,宋書琴逼她丈夫交二千元。這個農民家庭非常貧困,還有兩個孩子上學,家裏不少外債。宋書琴逼他交錢,否則不放人。她丈夫被逼走投無路,差點尋了短見。

二零零五年一月,法輪功學員李某勞教期滿被劫持到洗腦班,宋書琴敲詐他一千五百元,他在被非法勞教前已經被宋書琴勒索了一萬元。宋書琴敲詐的錢一律無憑證,以上僅幾例,實際敲詐了多少無法統計。

宋書琴喪失人性的兇狠殘暴,得到了中共的欣賞,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多種酷刑手段作為經驗向外推廣,有在本地轉化不了的送招遠來轉化的,除了徐承本、王德江外,還有煙台、海洋、蓬萊等。外地送來有多少學員無法知道。

宋書琴經常叫囂:江澤民說打死法輪功學員算自殺,白死;死個法輪功學員還不如死隻雞。每天隨時發出毒令:不行過電、不行坐鐵椅子、上老虎凳。就這麼個女魔頭,二零零二年被招遠市委提拔為610副主任。被煙台市委市政府、招遠市委市政府授予先進稱號,得到嘉獎,各記二、三等功。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煙台電視台作為先進人物對她進行採訪,說她對法輪功學員「春風化雨」,「耐心溫柔」。二零零四年中共非法恐怖組織610召開全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上,得到中共610頭目的點名表揚。

二零零五年三八節,被招遠婦聯評委「巾幗一傑」。招遠洗腦班基地被中共指定為全國模範基地,全國各地都有到招遠洗腦班取經人員,宋書琴之毒毒害全國。

從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起,三十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將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人名單,陸續送交所在國政府,要求對這些迫害人權者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山東招遠市第一任洗腦班頭目610副主任宋書琴也在被舉報名單之列。

宋書琴的個人信息:
宋書琴(Song,Shuqin),女
出生年月:一九六六年十月一日
籍貫,山東招遠市張星鎮年頭宋家村
工作單位:招遠市司法局
職務:司法局副局長
家庭住址:招遠市麗景苑
宋書琴丈夫:欒日慶,教師,在招遠市玲瓏鎮教委工作
宋書琴女兒:欒蘭,三十多歲,在招遠金都百貨上班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山東招遠市第一任洗腦班頭目610副主任宋書琴罪惡簿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