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失人性凶狠残暴 山东招远洗脑班头目宋书琴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4日讯】山东招远市第一任洗脑班头目610副主任宋书琴,因其丧失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凶狠残暴到令人发指,宋书琴被称“女魔头”。近日,宋书琴的罪行被明慧网详细曝光。

据明慧网报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招远邪党紧跟配合,于二零零一年搞起了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场所──招远洗脑班,对外挂牌“法制培训中心”。宋书琴由玲珑镇政府一普通人员当上了洗脑班的第一任头目。

因其恶毒凶狠,二零零二年宋书琴被中共提升为挂名副科级的610副主任,她在洗脑班继续干害人的勾当。二零零六年调招远司法局任副局长至今。

宋书琴在洗脑班的六年中,忠实执行江氏的灭绝政策,与恐怖组织610、公安国保密切配合,对本市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酷刑、精神折磨,数百人被她迫害。

一、宋书琴酷刑法轮功学员的部分犯罪事实

1、二零零一年七月,宋书琴指使七、八个恶徒用拳打脚踢、棍子、拖把毒打辛庄镇法轮功学员李志莲、柳耀华。她俩被打得全身青紫,体无完肤。宋书琴又扯下自己的高跟鞋在两人脸上乱抽,两人被打得鼻青眼肿,耳朵出血,嘴肿的无法进食。宋又把灌食当成酷刑,命几个恶人插管灌食,每次灌食鼻孔都插破流血,她们不转化,宋又逼迫柳耀华(已含冤离世)面壁六天六夜,一阁眼就打,戴手铐脚镣绑铁椅子十多天。

2、二零零一年九月,李玉凤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天。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李玉凤被从看守所拉到洗脑班,宋指使恶徒暴打她,酷刑三十七天,勒索二千一百元。

3、二零零二年九月,邵周仙被绑架到洗脑班,宋书琴指使四、五个恶徒毒打邵周仙的头部,致头、脸青紫变形。邵周仙被绑在铁椅子上七个多小时,被注射毒针,致全身黄色起斑块,全身疼痛,后被关小黑屋十二天不准阁眼,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勒索家人二千五百元。

4、二零零二年四月,王淑佩被绑架到洗脑班,被宋书琴领一帮恶徒打得七窍流血,昏死过去,送医院抢救两天才活过来,又在洗脑班被折磨一个多月。

5、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宋书琴指使六个恶徒毒打曹兰花,揪头发往墙上撞,头当时就被撞起了大包,恶徒们又搧她耳光,罚她面壁,曹兰花被打脸肿的无法看路,耳膜被打穿,面壁四天不让她阁眼,她被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宋书琴勒索她家二千零五十元才放回家。

6、二零零二年八月,城区一年轻女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因拒绝看诬蔑大法录像,宋指使恶徒毒打她,致她全身多处受伤,后左肩处留有五釐米伤疤,宋两次给她注射毒针,使她头昏迷糊,浑身疼痛,她被非法关押四十二天,勒索家人二千五百元。

7、张淑香不转化,宋书琴指使恶徒连续毒打她一小时四十分钟,使她四十多天不能吃饭,眼睛长时间看不清,被非法关押了一百一十天。

8、齐山镇夏美芬不放弃真、善、忍,宋书琴把她绑在铁椅子上八天八夜不准她阁眼,每天拳打脚踢,被铐在小黑屋十天十夜,致她一段时间内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9、法轮功学员李某不转化,宋强迫她面壁四天四夜,使她腿脚全肿,穿不上鞋,连续五个月每天每顿给一两饭。

10、学员杨某不转化,宋指使八个恶徒围殴她,她被打掉一颗牙齿,鼻口出血,脸肿变形,当场昏死,大便拉在裤子里。

对被非法劳教期满仍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公安拉回后直接送到洗脑班叫宋书琴再用酷刑转化。

11、二零零五年三月,法轮功学员杨文杰三年劳教期满,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610、国保直接从劳教所拉到洗脑班交给宋书琴。宋对她用的酷刑有:吊铐、背铐、冷冻、电刑、死人床、饿刑、毒打、熬鹰、四十多天不让她睡觉,并雇社会流氓去打,杨文杰被酷刑折磨的全身紫黑,不能动弹,酷刑持续了八个月。这期间,杨文杰老父亲重病想念女儿,直到去世宋书琴都不准杨文杰回家看一眼老父亲,不长时间,宋书琴又以杨文杰不转化为由,又直接劳教了她三年。

12、学员赵玉红,二零零六年三月四年冤狱结束,因不转化,又被非法关进洗脑班,遭到宋书琴又一轮的酷刑迫害,被非法关小屋四个月。

以上事实只是冰山一角。

二、宋书琴犯杀人罪

1、隋松娇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三月,金岭镇山上李家村56岁的农妇隋松娇被绑架到洗脑班,宋书琴用多种酷刑折磨她。几天几夜不让她闭眼,导致她精神崩溃。

二零零三年元旦前,隋松娇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宋书琴指使七、八个恶徒打骂、恐吓她。数九寒天扒下棉衣,只穿一点内衣拖到平房卫生间打开窗户冻她,又揪住头发撞墙。隋松娇被撞得满头大包,被掐大腿根和阴部及全身。隋松娇被折磨的不能迈步,也一直拒绝转化。

过年前,宋书琴勒索了隋松娇家一千元才让她回家。刚过完年,宋书琴又去绑架隋松娇的丈夫当人质,逼迫交出隋松娇,隋松娇又被绑架到了洗脑班,宋书琴用狠毒的手段迫害了她三个月,致使隋松娇精神崩溃,奄奄一息,宋书琴怕她死在洗脑班,就又敲诈了这个贫困家庭二千五百元才放了她。

隋松娇回家三天含冤离世,家人给她换衣服时,见她全身青紫,没有一块好皮肤。

2、毒杀徐承本

徐承本,男,52岁, 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徐承本因怀疑妻子贺秀玲被活摘器官,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被烟台610、公安劫持到招远洗脑班迫害。徐承本到招远后,被招远610、公安和宋书琴用多种酷刑折磨,还灌毒药,打毒针,致使徐承本身体迅速消瘦,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七十斤减到一百斤,经常意识模糊失忆。二零零八年突然死亡,遗体皮肤溃烂,经法医鉴定为慢性中毒死亡,招远洗脑班有重大嫌疑。

3、打残王德江

王德江,男,烟台牟平人。他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在牟平被绑架,在看守所和烟台洗脑班受到酷刑折磨,他仍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牟平国保和烟台公安处610头目于刚密谋把他拉到臭名昭著的招远洗脑班,说王德江这种情况只有去招远才有办法。

二零零五年八月下旬,已有近十天没吃饭睡觉的王德江被拉到洗脑班时已没有力气站立了,躺在地上王德江先被恶徒踩下身,又被用脚踢头、摔头后关进小黑屋,戴上手铐脚镣,再用铁链子捆到铁椅子上。因不转化,第十天恶徒们开始野蛮灌食。因他不能站立,把他脚尖着地吊铐在暖气管上,两手被勒出大血口子流血不止,恶徒又用电线勒住他的嘴,剧痛使他昏死,腿变成了青黑色,左腿肿的可怕,右腿越来越细。

王德江快不行了,才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腿必须锯掉。王德江人不行了,他在濒临死亡时被交给了家人,王德江从此腿残疾了。

三、经济迫害

从成立洗脑班开始,宋书琴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江泽民经济上搞垮的恶毒政策。任意罚款,敲诈勒索。每个被抓进洗脑班的人都被敲诈。下面列举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她敲诈勒索的情况。

曹某,二零零一年被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二年八月又被勒索二千零五十元;

李某,二零零一年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二年七月关押三十八天,又被勒索二千五百元。

王某,二零零二年二月和四月被关押两个月,被敲诈四千五百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蚕庄镇刘某,被非法关押洗脑班,因孩子刚满周岁家人焦急去要人,被宋一次敲诈八千元; 张星镇苑某,几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共被勒索六千元。

张星镇丛家村69岁的老太太被关押两个月后,被勒索五千元。二零零六年六月孙某被宋书琴酷刑后勒索二千五百元。

据不完全统计,招远被非法劳教一百三十四人,凡劳教期满后大部分先被劫持到洗脑班叫宋书琴再过一遍,至少要交一千元。有一李姓的女学员劳教期满被劫持到洗脑班,宋书琴逼她丈夫交二千元。这个农民家庭非常贫困,还有两个孩子上学,家里不少外债。宋书琴逼他交钱,否则不放人。她丈夫被逼走投无路,差点寻了短见。

二零零五年一月,法轮功学员李某劳教期满被劫持到洗脑班,宋书琴敲诈他一千五百元,他在被非法劳教前已经被宋书琴勒索了一万元。宋书琴敲诈的钱一律无凭证,以上仅几例,实际敲诈了多少无法统计。

宋书琴丧失人性的凶狠残暴,得到了中共的欣赏,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多种酷刑手段作为经验向外推广,有在本地转化不了的送招远来转化的,除了徐承本、王德江外,还有烟台、海洋、蓬莱等。外地送来有多少学员无法知道。

宋书琴经常叫嚣:江泽民说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白死;死个法轮功学员还不如死只鸡。每天随时发出毒令:不行过电、不行坐铁椅子、上老虎凳。就这么个女魔头,二零零二年被招远市委提拔为610副主任。被烟台市委市政府、招远市委市政府授予先进称号,得到嘉奖,各记二、三等功。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烟台电视台作为先进人物对她进行采访,说她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耐心温柔”。二零零四年中共非法恐怖组织610召开全国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得到中共610头目的点名表扬。

二零零五年三八节,被招远妇联评委“巾帼一杰”。招远洗脑班基地被中共指定为全国模范基地,全国各地都有到招远洗脑班取经人员,宋书琴之毒毒害全国。

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起,三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将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陆续送交所在国政府,要求对这些迫害人权者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山东招远市第一任洗脑班头目610副主任宋书琴也在被举报名单之列。

宋书琴的个人信息:
宋书琴(Song,Shuqin),女
出生年月:一九六六年十月一日
籍贯,山东招远市张星镇年头宋家村
工作单位:招远市司法局
职务:司法局副局长
家庭住址:招远市丽景苑
宋书琴丈夫:栾日庆,教师,在招远市玲珑镇教委工作
宋书琴女儿:栾兰,三十多岁,在招远金都百货上班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山东招远市第一任洗脑班头目610副主任宋书琴罪恶簿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