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南京疫情不僅是人禍,更是體制之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冠變異德爾塔毒株從南京祿口機場破防後,迅速蔓延全國,成為中國繼武漢之後最大的疫情

中共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米鋒4日表示,截至8月4日9時,有17個省份報告現有本土確診病例或無症狀感染者,全國現有中高風險地區144個,為常態化防控以來最多。

這輪疫情之所以源於南京祿口機場,完全是人禍所致。而造成這起人禍的主要責任人,就是南京祿口機場的掌門人馮軍。正是他上任後,決定將祿口機場的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發新冠疫情傳播。在發現陽性樣本之後,祿口機場對相關人員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又造成疫情蔓延。對於這一點,當地官方也不否認。為此,7月23日,中共江蘇省委已決定暫停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的職務,重新啟用已退休的錢凱法接替馮軍。

馮軍惹下滔天大禍,被免去職務固然是咎由自取。但是,正如大陸網友「笑看環宇」在其發布於微信公眾號的「南京疫情的兩大致命之禍」中指出的,「造成馮軍惹禍的卻是另外兩大禍,而且是真正的致命之禍。」哪兩大禍?他認為,「一是人事腐敗之禍,二是權力失衡之禍,主要是一把手專權之禍。」

據「笑看環宇」披露,出生於1969年的馮軍本科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古文獻專業,之後先後在政協、辦公室、組織、紀檢等部門從事黨務型工作。在2020年11月就任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之前,馮軍從來沒有接觸經濟工作,從來沒有熟悉企業管理。也就是說,從來沒有務實的工作經驗。更要命的是,從來沒有殺伐果斷的一把手閱歷,在成為機場董事長之前,沒有做過任何一個地區、或單位的一把手。這樣一個黨務型官員被調去一個大型企業做負責人,特別是擔負防疫重任的機場做負責人,絕對是大禍臨頭。

本來機場就是防疫最前線,而南京祿口機場又是「12個指定的第一入境點」之一。可是,馮軍媳婦熬成婆也好,急於立威出政績也罷,反正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不管防疫的形勢多麼逼人,又是動幹部,又是動機構。

問題是航空管理是專業性很強的工作,撤換幹部固然可以讓下面更服從權威,但在專業性很強的領域,這樣做風險很大。

自己狗屁不懂就算了,還換上只會聽話卻沒有能力甚至沒有經驗的奴才,出問題是大概率的事。

特別是動機構,居然將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將負責境外和境內的保潔人員合二為一,終於造成全國疫情肆虐。

故此,「笑看環宇」認為,「南京疫情表面上是馮軍折騰之禍,實質上是人事腐敗之誤。」

不過,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只是人事腐敗之誤,權力監督機制正常,也不至於一發不可收拾。

馮軍是個十足的門外漢,但是馮軍領導下的領導班子可是極其專業的。

總經理就是南京祿口機場建設的親歷者。他從南京新機場建設指揮部開始,一步步到了南京祿口國際機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黨委委員。可以說是一位經驗極其豐富、履歷極其專業的機場管理專家。

幾位副總經理,同樣都是南京祿口機場的老人,都是在南京祿口機場工作了幾十年,機場管理經驗、機場的熟悉度都是無可挑剔的。

可以說,機場集團的領導班子裡,除了馮軍和黨委副書記是地方黨政口過來的門外漢,其他高管層都是久經戰陣的機場管理專家。

除了專業素質、管理經驗極為突出的領導班子,南京祿口機場也有著嚴密的內控制度,其在應急管理、突發事件處置、安全生產等方面制定了極多規章制度。

馮軍再怎麼新官上任三把火,推倒重來,又是動幹部,又是動機構,又是改制度,這些專業性強的老人哪去了?是任由他胡來,還是提出了反對,只是反對無效?然後,是不是向省裡面反映了?還是反映沒有引起有關領導的重視?

「權力不可怕,可怕的是權力失去了監督,特別是一把手權力沒有了監督。南京疫情明面上是馮軍折騰之禍,其實是權力監督失靈。」 「笑看環宇」總結說。

在我看來,無論是人事腐敗之誤,還是一把手專權、權力監督失靈,都是中共專制體制的痼疾,都是這個體制的不治之症。所以這一輪的南京疫情歸根結底是中共的體制之禍。由南京綠口機場破防迅速蔓延大半個中國的這輪疫情再次證明了這個體制的無能和壞死。

眼下,中共上上下下正在傾盡全力撲滅四處蔓延的疫情。我不懷疑,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會宣告自己「勝利」了。我同樣也不懷疑,他們能夠撲滅這輪疫情,卻絕對解決不了造成這輪疫情的體制痼疾。只要這種體制存在一天,這樣那樣的「疫情」就會在中國不斷上演,直至中共滅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