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南京疫情不仅是人祸,更是体制之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冠变异德尔塔毒株从南京禄口机场破防后,迅速蔓延全国,成为中国继武汉之后最大的疫情

中共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4日表示,截至8月4日9时,有17个省份报告现有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全国现有中高风险地区144个,为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多。

这轮疫情之所以源于南京禄口机场,完全是人祸所致。而造成这起人祸的主要责任人,就是南京禄口机场的掌门人冯军。正是他上任后,决定将禄口机场的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又造成疫情蔓延。对于这一点,当地官方也不否认。为此,7月23日,中共江苏省委已决定暂停东部机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的职务,重新启用已退休的钱凯法接替冯军。

冯军惹下滔天大祸,被免去职务固然是咎由自取。但是,正如大陆网友“笑看环宇”在其发布于微信公众号的“南京疫情的两大致命之祸”中指出的,“造成冯军惹祸的却是另外两大祸,而且是真正的致命之祸。”哪两大祸?他认为,“一是人事腐败之祸,二是权力失衡之祸,主要是一把手专权之祸。”

据“笑看环宇”披露,出生于1969年的冯军本科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古文献专业,之后先后在政协、办公室、组织、纪检等部门从事党务型工作。在2020年11月就任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之前,冯军从来没有接触经济工作,从来没有熟悉企业管理。也就是说,从来没有务实的工作经验。更要命的是,从来没有杀伐果断的一把手阅历,在成为机场董事长之前,没有做过任何一个地区、或单位的一把手。这样一个党务型官员被调去一个大型企业做负责人,特别是担负防疫重任的机场做负责人,绝对是大祸临头。

本来机场就是防疫最前线,而南京禄口机场又是“12个指定的第一入境点”之一。可是,冯军媳妇熬成婆也好,急于立威出政绩也罢,反正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不管防疫的形势多么逼人,又是动干部,又是动机构。

问题是航空管理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撤换干部固然可以让下面更服从权威,但在专业性很强的领域,这样做风险很大。

自己狗屁不懂就算了,还换上只会听话却没有能力甚至没有经验的奴才,出问题是大概率的事。

特别是动机构,居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合二为一,终于造成全国疫情肆虐。

故此,“笑看环宇”认为,“南京疫情表面上是冯军折腾之祸,实质上是人事腐败之误。”

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只是人事腐败之误,权力监督机制正常,也不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冯军是个十足的门外汉,但是冯军领导下的领导班子可是极其专业的。

总经理就是南京禄口机场建设的亲历者。他从南京新机场建设指挥部开始,一步步到了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可以说是一位经验极其丰富、履历极其专业的机场管理专家。

几位副总经理,同样都是南京禄口机场的老人,都是在南京禄口机场工作了几十年,机场管理经验、机场的熟悉度都是无可挑剔的。

可以说,机场集团的领导班子里,除了冯军和党委副书记是地方党政口过来的门外汉,其他高管层都是久经战阵的机场管理专家。

除了专业素质、管理经验极为突出的领导班子,南京禄口机场也有着严密的内控制度,其在应急管理、突发事件处置、安全生产等方面制定了极多规章制度。

冯军再怎么新官上任三把火,推倒重来,又是动干部,又是动机构,又是改制度,这些专业性强的老人哪去了?是任由他胡来,还是提出了反对,只是反对无效?然后,是不是向省里面反映了?还是反映没有引起有关领导的重视?

“权力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力失去了监督,特别是一把手权力没有了监督。南京疫情明面上是冯军折腾之祸,其实是权力监督失灵。” “笑看环宇”总结说。

在我看来,无论是人事腐败之误,还是一把手专权、权力监督失灵,都是中共专制体制的痼疾,都是这个体制的不治之症。所以这一轮的南京疫情归根结底是中共的体制之祸。由南京绿口机场破防迅速蔓延大半个中国的这轮疫情再次证明了这个体制的无能和坏死。

眼下,中共上上下下正在倾尽全力扑灭四处蔓延的疫情。我不怀疑,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宣告自己“胜利”了。我同样也不怀疑,他们能够扑灭这轮疫情,却绝对解决不了造成这轮疫情的体制痼疾。只要这种体制存在一天,这样那样的“疫情”就会在中国不断上演,直至中共灭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