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獎牌改變了什麼—再論奧運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在2021年6月2 日,發表過一篇討論奧運會的文章《多餘的盛宴—寫在奧運年》。

討論話題:奧運會,究竟是一場興趣愛好的盛會?還是一場政治謀略?一門國際貿易的買賣?或者是某些政治人物或者組織假公濟私揚名立萬的良機?

眾所周知,每一個運動項目都有自己的世界錦標賽。比如男女足球世界盃、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國際田聯世錦賽。

那就是單項的最高競技水準體現,為何又勞民傷財地來個四年一度的奧運會?把各個項目揉捏在一起再比賽一次。

類似於中共國,就一直在各種文化、藝術、科技、體育大型盛會方面,非常積極主動地成為主辦方。尤其是在申辦奧運會、亞運會、冬運會、大運會、軍運會等國際賽事方面,中共政府更加不遺餘力地爭取。莫非他們有什麼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可以將一個勞民傷財、虧本折利的宴席辦成商業奇蹟?

獨裁者可以利用奧運會、世博會之類的大型盛會,來對民眾進行深度的愛國主義、集體主義、民族主義洗腦。

讓人民沉浸在「大國崛起、民族無敵」的虛幻表象之中,更加深入地淪陷為法西斯政權的工具和兵器!

這就是中共「多贏哲學」,他們面面俱到地獲得利益,而整個過程都是中國民眾在承擔高負荷的成本!

結論:奧運會不應該成為宣揚國家主義和炫耀國力的宴會。

回歸奧運會本身。其實任何文體項目「共襄盛舉」都應該由愛好者和贊助商承擔,不應該由納稅人買單。

愛好者滿足了自己的興之所至,而贊助商獲得巨大的宣傳價值。各取所需,各擔其責。

既然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遭遇不可抗拒的外因而舉步維艱,不如從這一屆開始,取消奧運會?

再論奧運:東京奧運會開幕已經一週,今天我們再次來討論一下奧運會。

討論問題需要有依據。我決定用我的出生國中共國,和我居住國斐濟共和國來舉例,應該不缺乏說服力吧。

中共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人口大國,利用舉國體制培養專業運動員參加奧運會,不計成本,只求獎牌

斐濟是超級小國,人口不足百萬,國力孱弱。基本是在國際運動盛會是陪場的存在。

目前的情形是中國奧運代表團在獎牌排行榜名列前茅,而斐濟野剛剛獲得七人制橄欖球賽的冠軍。

一如既往地,中國民眾因為金牌榜的「第一名」而歡呼雀躍,「祖國強大了」是他們從奧運會裡得到的致幻劑和麻醉劑。

中國式民眾眼界一般會只看到風光無限名利雙收的鄧亞萍、劉翔和劉國梁。他們看不見那些被淘汰被遺棄的奧運選手的悲慘結局,那些人深陷生存危機,有的奧運冠軍去洗腳房做技師,去雜貨鋪做搬運工,甚至有的因為運動致殘失去了勞動能力。

中國觀眾不在意那些命運悲慘的運動員,而只看高光人物,就像他們只看得見本國的衛星、高鐵和移動支付。而看不見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明明是奴隸,卻總認為自己是國家的主人,這才是中國人得的最嚴重的絕症。

這恰好也是奧運獎牌的效力之一—-能給中國人鞏固的虛幻主人感。

反觀斐濟奧運代表團獲得男子橄欖球冠軍。一個小國家,貧困落後,能在集體項目折桂,實屬不易。

一陣普天同慶之後,又能給斐濟人留下什麼?

本地人依然有大部分終身不曾離開過自己出生的島嶼。人們的生產積極性和生產效率仍然不會因為體育奪冠而發生任何改變。

除了那些奪冠的球員可以憑藉冠軍身分得到有限的獎勵和廣告代言分成,這個國家嚴重的貧富差距毫無改變。窮仍然窮,懶還是懶。

奧運會,積分和獎牌,能給人類世界帶來什麼進步?或者帶來利益方面的增益?

斐濟橄欖球隊得了冠軍,能給這個國家帶來什麼進步?民族凝聚力還是生產效率?長了全民見識還是增加了生存發展素養?

中國奧運代表團每一屆都是獎牌大戶,這能讓中國的學齡兒童多做幾個引體向上?居民平均壽命提高?全民身體素質提升了?中國真的成了體育大國?

算了吧!舉國體制不計成本的去為獨裁政府耗財買臉!甚至違背基本道德,為提升成績給運動員攝入大量的激素類藥物。運動場上那一眾男性化的中國女運動員,是那麼的刺眼,那麼的讓人心疼和憤怒!

中國成為奧運獎牌大戶,而中國民眾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實質性的增益,除了被愛國主義、集體主義、民族主義毒害得更加深入!

奧運會是隱藏著的國家(民族)主義活動,應該被取消。

每個運動項目都有自己的最高水準單項世界級比賽,比如足球世界盃田徑世錦賽,沒必要再來一次大雜燴。

運動本身是個人行為,所以應該回歸到個人參與。不應該成為國家炫耀實力的盛宴,那是跟閱兵式一樣無限推崇社會達爾文主義了。

我們不需要奧運獎牌,我們渴望實現普世價值,進入現代文明。

(葵陽 寫在2021年7月30日星期五 斐濟蘇瓦 時間上午11:0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