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奖牌改变了什么—再论奥运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在2021年6月2 日,发表过一篇讨论奥运会的文章《多余的盛宴—写在奥运年》。

讨论话题:奥运会,究竟是一场兴趣爱好的盛会?还是一场政治谋略?一门国际贸易的买卖?或者是某些政治人物或者组织假公济私扬名立万的良机?

众所周知,每一个运动项目都有自己的世界锦标赛。比如男女足球世界杯、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国际田联世锦赛。

那就是单项的最高竞技水准体现,为何又劳民伤财地来个四年一度的奥运会?把各个项目揉捏在一起再比赛一次。

类似于中共国,就一直在各种文化、艺术、科技、体育大型盛会方面,非常积极主动地成为主办方。尤其是在申办奥运会、亚运会、冬运会、大运会、军运会等国际赛事方面,中共政府更加不遗余力地争取。莫非他们有什么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可以将一个劳民伤财、亏本折利的宴席办成商业奇迹?

独裁者可以利用奥运会、世博会之类的大型盛会,来对民众进行深度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民族主义洗脑。

让人民沉浸在“大国崛起、民族无敌”的虚幻表象之中,更加深入地沦陷为法西斯政权的工具和兵器!

这就是中共“多赢哲学”,他们面面俱到地获得利益,而整个过程都是中国民众在承担高负荷的成本!

结论:奥运会不应该成为宣扬国家主义和炫耀国力的宴会。

回归奥运会本身。其实任何文体项目“共襄盛举”都应该由爱好者和赞助商承担,不应该由纳税人买单。

爱好者满足了自己的兴之所至,而赞助商获得巨大的宣传价值。各取所需,各担其责。

既然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遭遇不可抗拒的外因而举步维艰,不如从这一届开始,取消奥运会?

再论奥运:东京奥运会开幕已经一周,今天我们再次来讨论一下奥运会。

讨论问题需要有依据。我决定用我的出生国中共国,和我居住国斐济共和国来举例,应该不缺乏说服力吧。

中共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人口大国,利用举国体制培养专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不计成本,只求奖牌

斐济是超级小国,人口不足百万,国力孱弱。基本是在国际运动盛会是陪场的存在。

目前的情形是中国奥运代表团在奖牌排行榜名列前茅,而斐济野刚刚获得七人制橄榄球赛的冠军。

一如既往地,中国民众因为金牌榜的“第一名”而欢呼雀跃,“祖国强大了”是他们从奥运会里得到的致幻剂和麻醉剂。

中国式民众眼界一般会只看到风光无限名利双收的邓亚萍、刘翔和刘国梁。他们看不见那些被淘汰被遗弃的奥运选手的悲惨结局,那些人深陷生存危机,有的奥运冠军去洗脚房做技师,去杂货铺做搬运工,甚至有的因为运动致残失去了劳动能力。

中国观众不在意那些命运悲惨的运动员,而只看高光人物,就像他们只看得见本国的卫星、高铁和移动支付。而看不见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明明是奴隶,却总认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这才是中国人得的最严重的绝症。

这恰好也是奥运奖牌的效力之一—-能给中国人巩固的虚幻主人感。

反观斐济奥运代表团获得男子橄榄球冠军。一个小国家,贫困落后,能在集体项目折桂,实属不易。

一阵普天同庆之后,又能给斐济人留下什么?

本地人依然有大部分终身不曾离开过自己出生的岛屿。人们的生产积极性和生产效率仍然不会因为体育夺冠而发生任何改变。

除了那些夺冠的球员可以凭借冠军身份得到有限的奖励和广告代言分成,这个国家严重的贫富差距毫无改变。穷仍然穷,懒还是懒。

奥运会,积分和奖牌,能给人类世界带来什么进步?或者带来利益方面的增益?

斐济橄榄球队得了冠军,能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进步?民族凝聚力还是生产效率?长了全民见识还是增加了生存发展素养?

中国奥运代表团每一届都是奖牌大户,这能让中国的学龄儿童多做几个引体向上?居民平均寿命提高?全民身体素质提升了?中国真的成了体育大国?

算了吧!举国体制不计成本的去为独裁政府耗财买脸!甚至违背基本道德,为提升成绩给运动员摄入大量的激素类药物。运动场上那一众男性化的中国女运动员,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让人心疼和愤怒!

中国成为奥运奖牌大户,而中国民众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增益,除了被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民族主义毒害得更加深入!

奥运会是隐藏着的国家(民族)主义活动,应该被取消。

每个运动项目都有自己的最高水准单项世界级比赛,比如足球世界杯田径世锦赛,没必要再来一次大杂烩。

运动本身是个人行为,所以应该回归到个人参与。不应该成为国家炫耀实力的盛宴,那是跟阅兵式一样无限推崇社会达尔文主义了。

我们不需要奥运奖牌,我们渴望实现普世价值,进入现代文明。

(葵阳 写在2021年7月30日星期五 斐济苏瓦 时间上午11:0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