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招遠洗腦班頭目徐建政殘酷迫害法輪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9日訊】山東招遠市洗腦班頭目徐建政,其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罪行被明慧網曝光,徐建政伙同第一任頭目宋書琴充當中共的凶殘打手,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法輪功學員徐承本、隋松姣被先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放回家後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至今二十二年,山東省招遠市洗腦班惡人徐建政積極追隨中共惡黨,專職迫害法輪功也近二十年了。他為了蠅頭小利,出賣良知,泯滅人性,偽善狡猾。

徐建政擔任洗腦班頭目期間,夥同其他惡人以電刑、捆綁、吊銬、熬鷹、灌食、銬鐵椅子、綁死人床、誘騙污衊、砍、踹、搗、扇、踩、餓、凶器毒打等多種酷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下面揭露的只是徐建政所犯罪行的一部份。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徐建政
中文姓名拼音:XU,JIANZHENG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63年
出生地:山東省招遠市夏甸鎮下東莊村
工作單位名稱:山東省招遠市洗腦班
職務:洗腦班副主任兼會計
惡人榜編號:E000027154
家庭住址:山東省招遠市城東區25號樓
妻子:王玉紅,退休職工
徐建政有一個兒子

二、迫害事實簡述

招遠洗腦班成立於二零零一年四月。第一任頭目是女惡人宋書琴(明慧網已多次報導過宋書琴的惡行,名字早就上了惡人榜),這個洗腦班先後搜羅了包括警察在內的最凶殘打手有:徐建政、孫啟全、杜維先、林濤、宋少昌、李建光、趙秀江、曹海軍、曲濤、王玉成等。

二零零二年五月,徐建政與宋書琴搭檔,當上了洗腦班副主任。當時每天都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迫害。徐建政運用中共的謊言加酷刑的卑鄙手段,使盡渾身解數的拼命「轉化」法輪功學員,妄圖逼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三年元旦前,金嶺鎮五十七歲的女法輪功學員隋松姣被綁架到洗腦班。因她不「轉化」,宋書琴、徐建政及猶大們狠毒的折磨她,二十多天不讓她睡覺;揪頭髮撞牆;晚上,被扒光衣服拖到廁所裏凍;指使惡人們對她全身亂踢亂掐;勒索罰款。

過年前,隋松姣被放回家,後含冤離世。這是招遠洗腦班欠下的第一條人命。洗腦班主任宋書琴、副主任徐建政逃脫不了罪責。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徐建政、孫啟全、趙秀江等把因勞教後仍不「轉化」、放回後又被非法關押在招遠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楊文傑,從一樓拖到二樓酷刑室。惡人們扒下楊文傑的衣服,把她五花大綁,並故意把胸部勒緊,讓她喘不上來氣,胳膊反綁吊在窗櫺上六天。

徐建政威脅、打罵她,逼她罵大法,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楊文傑不「轉化」,也不罵。徐建政、孫啟全就自己罵。楊文傑絕食抗議,他們又用野蠻灌食、綁死人床、毒打、銬鐵椅子等多種酷刑折磨她。

◎二零零五年十月,辛莊政府女惡人溫曉霞領著四個警察,闖入本鎮老店村,把四十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柳耀華綁架到了洗腦班迫害。徐建政、孫啟全、趙秀江等把她拖到二樓酷刑室,強行給她戴上手銬、腳鐐,綁在鐵椅子上,胸前又勒上一根鐵鏈子。

徐建政用一硬物猛擊柳耀華的頭,她的頭被打破,血流滿面。徐建政又用手去摳柳耀華的眼睛,用穿著皮鞋的雙腳又跺又踩柳耀華赤著的雙腳,鑽心的疼痛使她幾乎昏死。孫啟全和趙秀江狠狠地搧她耳光,柳耀華直到被打得臉腫大變形,嘴流血不止。

惡人們打累了,又把柳耀華銬在鐵椅子上兩天兩夜,不讓吃飯喝水,不讓上廁所。徐建政、孫啟全、趙秀江還用腳踹柳耀華的臉,把她雙手背銬,用繩子吊在空中近五個小時;放下後,再銬鐵椅子,然後再吊起來;反覆用這種酷刑十多天。柳耀華被折磨的死去活來,身心傷害極大。後柳耀華含冤離世。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上午,法輪功學員王紹發在送貨途中被警察李建光等綁架到招遠洗腦班。九月二十七日,王紹發的弟弟(未修煉法輪功)、妹妹去給王紹發送衣服,要求見哥哥一面。徐建政、曹海軍等不但不讓見,還揪著王紹發妹妹的頭髮暴打,並狠狠摔在地上,致她當場昏死。又把王紹發的弟弟打昏在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李文德煉功被發現,徐建政帶領曹海軍、杜維先等打李文德耳光,把他銬在暖氣片上三個多小時,又拖到二樓小黑屋,吊銬著電刑四個多小時。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上午,徐建政、曹海軍、杜維先、宋少昌、李建光等惡人把法輪功學員鄭美君吊銬起來,逼他罵大法,罵人,鄭美君不配合,徐建政不讓他吃飯、上廁所。下午,徐建政、李建光等五人把鄭美君吊起來實施電刑,鄭美君的皮肉都被電糊了。

因招遠洗腦班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周邊幾個縣、市「轉化」不了的法輪功學員也被送到招遠洗腦班酷刑「轉化」。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煙台漁業公司法輪功學員徐承本被綁架到招遠洗腦班單獨非法關押。期間徐承本受到了甚麼樣的酷刑折磨,外人無法知道。只知道徐承本被綁架到洗腦班時,體重一百七十多斤。幾個月後,只剩了一百多斤,意識模糊。

回家後,二零零七年底,徐承本突然死亡。家人懷疑非正常死亡,請法醫鑑定,結論是:中毒死亡。徐承本在家裏也沒有吃毒藥啊!這是洗腦班頭目宋書琴、徐建政迫害死的又一條人命。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牟平市法輪功學員王德江被綁架到招遠洗腦班,被單獨關押「轉化」。徐建政、孫啟全等用各種酷刑折磨他,導致他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被洗腦班頭目宋書琴、徐建政送煙台毓璜頂醫院搶救,醫生說,腿要截肢。

◎被非法關押的還有棲霞市、海陽市、煙台市、萊州等市的外地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楊克雲不「轉化」,徐建政逼她吃不明藥物,楊克雲不吃,徐建政強行撬開她的嘴灌進去。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齊山鎮法輪功學員王美舉被綁架洗腦班後,遭毒打昏死。後半夜醒來後,頭部麻木、渾身疼痛、頭暈不敢睜眼;嘴裏堵著烏黑發臭的血塊;渾身爬滿了蒼蠅,想去廁所也爬不過去,一動又昏了過去。

第二天,徐建政等人還把王美舉兩手銬住,向兩側斜向拉緊伸直銬在床頭上。徐建政又騎在她身上,把她的兩腳並攏,用細繩勒緊吊在空中。連續行刑八天八夜,逼迫王美舉「轉化」。後來幾天,每天都製造噪音折磨王美舉。

一天早晨,徐建政帶領四、五個打手暴打王美舉,直到把她打昏。這次,王美舉被打掉了四顆牙,滿嘴是血。徐建政們又把她拖到二樓酷刑室,綁在鐵椅子上兩天、兩夜。見她不省人事,眼看又要出人命,才叫人把她送到玲瓏鎮醫院急救。

王美舉被打的嘴張不開,不能吃飯,不能吃藥,徐建政不顧她極度痛苦,指使人對她野蠻灌食、灌藥,說是「搶救」。王美舉被迫害的九死一生,堅持不「轉化」。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被徐建政們把王美舉送到山東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阜山鎮四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桂好,被從家中綁架到洗腦班非法單獨關押。洗腦班的惡人及警察打手用各種酷刑折磨他,不到二十天,張桂好被活活打死。洗腦班頭目有:李海峰、徐建政、孫啟全。警察有:王玉成、曲濤等。「610」 頭目:劉書舉、宋少昌。

這幾年,中共惡黨又搞「敲門」、「清零」行動,迫害法輪功學員。儘管招遠洗腦班已經解體,但徐建政一直沒有停止迫害法輪功的犯罪惡行,與「610」配合,到處騷擾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簽不煉功的「三書」。

◎二零二零年五月,徐建政帶猶大劉玉玖、畢郭鎮、「610」頭目金光耀,到畢郭鎮西溝子村法輪功學員邱翠敏家騷擾,逼她寫不煉功的保證,被拒絕。徐建政就用綁架到洗腦班相威脅。

◎同月,徐建政、劉玉玖又夥同泉山辦事處政府人員闖入城區一劉姓法輪功學員家騷擾。

◎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上午,徐建政領兩個人到張星鎮法輪功學員賈廣林家騷擾,賈廣林不在家。徐建政就對賈廣林的孩子下手,以不讓孩子上學,威脅孩子帶他們到金嶺鎮賈家村賈廣林娘家找到她,逼她簽名放棄對大法的信仰,被賈廣林拒絕。

◎八月五日下午,徐建政又領四個人闖入了法輪功學員於海霞家騷擾。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法輪功學員陳淑華,柳春燕在街上講真相時被構陷。惡人徐建政到場後,打電話叫來了七八個警察,把她們綁架到了派出所。

◎二零二一年七月六日上午十點左右,徐建政等五人闖入考家村法輪功學員考富全家騷擾,考富全沒在家。下午兩點,徐建政等又去了,讓考富全簽字。

徐建政兼任洗腦班會計多年。洗腦班夥同警察對本市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劫,到底搶了多少錢,現在也無法統計。而且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敲詐勒索的錢大部份連個白條也沒有。還有的學員家人為了能讓學員早點出來,無奈送錢送禮。這些錢都上了誰的腰包了?徐建政自己貪了多少,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清。

徐建政自供五年「轉化」了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近二十年,徐建政接觸的法輪功學員大概不下千人,多少人都慈悲的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他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可是,他卻昧著良心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前車之鑑

林濤是本市的警察,與徐建政同齡,他是早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骨幹惡警之一,明慧網早就曝光了他的惡行。僅舉一例:二零零二年五月,法輪功學員孫傑英被綁架後,林濤用穿著皮鞋的腳狠踢她的頭,對她用電刑,全身到處電,手指、耳朵、脖子上的大動脈,在極度痛苦中,孫傑英咬斷了一節舌頭,滿嘴是血昏死了過去。孫傑英醒來後,林濤對她一臉奸笑,口出狂言:「我到地獄走了一趟,閻王爺不收我,叫我回來還治你們法輪功。你如果不說(真相資料來源),我就叫你成為招遠的第五個(當時招遠已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打死:趙金華、孫紹美、姜麗英、張琳)。」林濤還狂妄的說:「只要我寫份材料,就可以把招遠的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勞教,經我手勞教的有近百人。」

今年,林濤年紀不大,就遭惡報死了。徐建政等迫害之徒,你們還不驚醒嗎?!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山東招遠市洗腦班惡人徐建政的罪惡簿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