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嘯:疫情「清零」恐致中共崩盤的六大動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無知即力量。這是每一個極權制度之殤。

奧威爾說:「真正的權力,我們日日夜夜為之奮戰的權力,不是控制事物的權力,而是控制人的權力。」

中共病毒對人類來說並非全部已知,甚至知之甚少,對於中共來說已經是「完全可控」,而且必須「清零」。與「毒」同存對於西方科學家,是個理性對待自然界和人類疾病本身的客觀呈現,但對中共來說,就是一種絕對冒犯和零容忍的政治危機。

政治高壓下的零病例有多少是真實的,又能夠維持多久?中共的抗疫奇蹟到底是「神跡」還是「神劇」?在外界看來,中共極權制度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自詡優越恰恰是它無法克服的致命性缺點,在製造了大國治疫狂歡的同時,也在孕育著導致其徹底崩盤的灰犀牛。

讓我們來分析一下中共疫情清零恐將加劇其政權危機的六大動因。

一、高射炮轟蚊子的天價防疫代價

在2020年的疫情防治中,張文宏就曾含蓄的批評中共當局的防疫政策如同瓷器店裡捉老鼠,言外之意,代價太高。

英國BBC報道,2020年5月,武漢近千萬人的一輪全員核酸檢測就要花掉20億元人民幣,這些將成為財政的沉重負擔。而此次德爾塔病毒,900萬人口的南京已經做過4輪全員檢測。鄭州、武漢、揚州等地也都相應做多輪大規模檢測。中共央視播報德爾塔病毒可在無接觸的14秒內使人中招,全員核算的感染危機可想而知。

另外,中共的做法是,一旦某地有疫情,幾乎全社會都出於半停擺狀態,所造成的經濟衝擊也是無可估量的。而且一刀切的做法,是很多先前投入的防疫成本完全歸零。比如說,如果身處中高風險區,你打過兩針疫苗和一針沒打的民眾待遇是一樣的,同處於被限制自由的狀態,注射疫苗的成本在這一點上就歸零了。

8月8日下午,北京市召開的疫情防控第235場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政府新聞辦主任、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徐和建再次表示,國內中高風險地區所在縣(市、區、旗)當地人員暫不允許進京,待其所在縣(市、區、旗)全域轉為低風險地區後,適時放開。凡全國中高風險區的民眾健康碼全部成黃碼,不得進入北京,就是說無論你打沒打疫苗,染沒染病毒,一律拒之門外。

這種防疫政策如同法律上的「有罪推定」,是「感染推定」,打擊面太大,造成防疫資源投入與產出效果根本不匹配,致使大量社會資源打水漂。

二、政治化清零,疫情防控常態化成為一紙空文

中共當局自2020年就一再吵吵要疫情防控常態化。但這種常態化是將政治化清零作為基礎目標,官員為保自己的烏紗帽,自然會一級一級傳導壓力,導致疫情防控表面形式重如泰山,各級官員出於政績需要和自保心態,一旦疫情爆發,地方上相互甩鍋是規定動作,此次德爾塔爆發南京和湖南張家界之間的博弈就是中共地方官員之間表演的甩鍋鬧劇。

疫情狀況黑箱化,一級一級傳導壓力實際就是一級一級傳導欺騙。定期篩查中的陽性也不敢往上報,極力蓋住。一旦捂不住,又立刻動用全社會各方資源,無計成本,將先前疫情防控常態化完全破功;疫情來襲時,社會更加撕裂,矛盾衝突不斷,社會整體處於高度運轉和緊張狀態,疫情輕緩,官員與民眾的防疫意識也一定會鬆懈,因為任何個體和機構都不可能長期處於這種政治高壓下,悠然運轉。

南京祿口機場東部集團公司固然有其管理混亂的一面,但放眼全國來看,從1月河北爆發疫情到5月深圳爆發疫情,到7月南京爆發德爾塔病毒,中共當局穩定壓倒一切的做法,將中共病毒壓倒了嗎?反倒是疫情爆發的概率在加大。

政治清零的防疫手段,類似擊鼓傳花,最後總會在某個點上集中爆發。官員可以講政治,但病毒不講政治。中共指揮得了官員,卻指揮不了病毒。

三、不堪一擊的大國戰疫

歌功頌德,搭就了不斷加高的政治懸梯,使整個社會處於無厘頭的亢奮狀態,形成了容不得半點批評的精神勝利法集體病症。

壯牛就得拉香屎,似乎成為官民共識。在沒有疫情爆發的情況下,顯得無比強大,嘲笑西方國家疫情深重,一旦出現一例,則舉國成驚弓鳥狀,一將功臣萬骨枯鋪設的「戰疫神話」瞬間灰飛煙滅。

在此種情況下,中共不是建立理性的防控機制,科學認知人類與病毒之間的關係,而是加大加強極權手腕,轉嫁社會矛盾,讓全社會仇恨被中共問責和懲罰的人,進而成功掩蓋和逃脫自身的責任。

8月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跟蹤發布5件全國檢察機關依法懲治妨害疫情防控秩序犯罪典型案例,同時警告民眾從嚴追訴犯罪行為。根據《健康時報》不完全統計,因為疫情防控不力等問題,7月20日以來,南京、鄭州、張家界、煙台等地至少已有39名公職人員被免職、停職、警告、立案審查。揚州零號病人64歲的某老太被民眾譏諷為毒王,目前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和刑拘。

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說:「官員撤職和拘捕不聽話的老百姓就發出非常強烈的信號:不光是零容忍,而且要各級責任到位。但現在面對的是大自然,必須順其自然,必須要學會跟它共存,病毒不隨人的意志轉移。對病毒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假如觀念不轉變,就走進了死胡同。」

四、強制接種疫苗,埋下全民健康禍種,醞釀醫療支出灰犀牛

截至8月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宣布民眾接種疫苗已逾17億劑次。但同時鐘南山表示,每100人中接種疫苗的人數還很少,離群體免疫還有很大差距。

中共在疫苗接種政策上說一套做一套,明面上說強制接種違背法治精神,涉嫌行政越位,一方面推行各種強制注射手段,今年1月河北藁城疫情,不打疫苗不讓進公共場所。上半年,北京海淀區為提高疫苗接種率,竟然送接種者雞蛋,全國各地還有給好處費的,五花八門。

但國產疫苗效果到底如何?南京機場德爾塔感染者90%接種過疫苗,其中有7例重症接種過。最近網上流傳國家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早前關於國產疫苗的一段視頻,視頻中他表示沒有證據顯示中共病毒疫苗不產生ADE效應,也不能保證100%不出問題。

中共大外宣網報道近期,越南從中共購買的100萬針劑疫苗遭到越南民眾的抵制,越南人普遍不願接種中共疫苗而願意接種美國輝瑞疫苗。7月,將德爾塔病毒傳入北京的津巴布韋副總統奇溫家今年上半年就注射過中國疫苗。

從事疫苗研究2二十多年的哈佛大學教授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近期在接受新唐人時表示,強制疫苗接種對公共健康非常不利。庫爾多夫主張自然免疫,他說,對於已經感染過COVID-19的人來說,他們的免疫力至少與接種疫苗的人一樣好,而且可能更好。

中共接種疫苗目前全部免費,就算接種1針只需100元,17億耗資1700億。事實上,國產疫苗產生的事故不在少數,中共並不公布,基本採取私了補償方式,人均事故補償達幾十萬、幾百萬。全民接種所產生的公共健康隱患,不僅埋下全民健康禍種,還醞釀了事故補償與醫療支出灰犀牛。

五、次生災害與人權惡化,公權擴張加速政權崩潰

中共封城封村封戶的極端防疫措施,導致的次生災害和人權惡化非常嚴重。

2020年1月29日,武漢及湖北十餘市被封城一週後,黃岡市一名父親遭到防疫強制隔離,身患腦癱、生活不能自理的17歲兒子6天只吃了三四頓飯,獨自死在家中。

兩天後,一名感染者從武漢司門口橋跳橋自殺。他曾向路人哭訴因擔心傳給妻小,不敢住家裡,醫院也沒床位,獨自出租,但交通停運,步行去醫院治療,使得體力越來越不支,越來越絕望……

中共封城前往往沒有任何預警,整村、整區、整城會突然變成大監獄。今年1月石家莊封鎖,藁城3萬居民被突然強制拉走,住進某校區隔離房,大通道,一家一個小隔房,門被鎖死,飯食由看守人員從門上的洞遞進去。幾十天回家後,家裡的寵物已死去多日。

今年1月,吉林通化突然封城, 「實行全程封閉後政府給出五個熱線電話,沒有一個能打通。聯繫社區或者打熱線,結果無一例外:沒人管。」居民被困在自己家中斷糧斷藥。

2021年8月3日,揚州城區風險區,一位懷孕36週,預產期在即的孕婦因不能回家待產而在微博上發出求救信息。

在全國各地,封城封戶類似「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的雷人標語隨處可見,大街上因沒帶口罩而被抓捕遊街的大有人在,鄉村裡,有人因為下樓買煙而被村支書綁在大樹上挨凍。

中共文革式的防疫政策導致官民對峙與衝突加劇,官方的胡作非為,引發更大的民怨,社會動盪不安,積重難返。

六、疫情源頭調查引發深度外交困境,中共政權面臨最大壓力

內鬥是中共的特質,每一次災害的爆發都會成為政治敵手雙方的博弈焦點,加速了中共的內耗與衰竭。同時,中共將疫情頻頻向國際上甩鍋推責,以疫謀霸,民族主義的戰疫喧囂,讓國際社會非常反感,中國的國家形象在西方普通民眾眼裡是越來越糟糕。

儘管如此,中共並沒有改變西方社會關於疫情源頭的認知和溯源調查。近期,世衛組織第二次赴中國溯源調查計劃遭到中共拒絕,更加引發國際質疑與譴責,明擺著做賊心虛。

8月2日,美國德克薩斯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麥考爾率領的研究團隊發布了中共病毒溯源更新報告,劍指中共,最新結論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中共病毒大流行起源。

調查人員一直在尋求武漢病毒研究所的22,000個病毒樣本的基因,但中共刪掉了這些數據,並一直拒絕世衛組織關於提交病毒原始數據的要求。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的情報機構針對中共病毒的溯源調查也即將完成。這一切對中共來說都是噩耗與夢魘。

結束語

奧威爾說:「政治語言的目的就是使謊言聽起來像真理,謀殺聽起來值得尊敬,同時給完全虛無飄渺之物以實實在在之感。」

中共的疫情清零,聽起來像是珍惜民眾生命的善舉,然而,拋開偽善,人們發現隱藏在其中的罪惡才是事情的真相。

在新冠疫情清零的政治化宏大敘事中,小小的病毒與貌似強大的中共,誰將消滅誰?或許,天滅中共的大戲已經上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