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性侵案揭內鬥帷幕? 外宣媒體不點名對陣央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1日訊】近日,隨著阿里巴巴高管性侵醜聞發酵,北京掌控的喉舌媒體也開始痛批阿里。隨後被指大外宣的媒體不點名批評對阿里、滴滴和騰訊等公司的輿論圍剿,令人懷疑其中是否涉及中共內鬥

8月10日,被外界視為大外宣媒體的多維網發表了一篇時政評論文章,毫不掩飾地站上前台,為阿里巴巴、滴滴和騰訊等被北京當局打壓的企業發聲。

這篇題為《阿里性侵案的激憤不能演化為對阿里的輿論圍剿》的文章稱,近日媒體和網絡輿論對阿里巴巴發起的排山倒海式的批評,已擴大演變為對阿里的「輿論圍剿」,「存在上綱上線和過猶不及的不當趨向」。文中聲稱,雖然馬雲和阿里是有該被批評之處,「但隨意攻擊和污名化馬雲、阿里,則實在不應該」。

文章接著進一步為阿里巴巴、騰訊和滴滴等互聯網企業鳴冤叫屈,強調這些企業都是中國經濟的「有力支撐和代表性企業」,不能動輒就上綱上線地對其「全盤否定」。文章甚至形容,當前網絡上針對阿里、對滴滴、對騰訊等公司的輿論圍剿,「很有中國以前文革期間『批鬥資本家』的氣氛」,並呼籲中國社會「保持警惕,謹防被裹挾和帶偏」。

這篇文章通篇沒有提及具體的媒體名稱,但9日《人民日報》旗下的公眾號「踏浪青年」剛剛發表一篇題為《銳評阿里王成文性侵事件》的文章,聲稱需要給阿里巴巴之流的企業文化來一次「實質校準」,甚至直接明言「資本絕不能控制媒體」,並威脅要把「資本關進籠子」,還警告阿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韓國財閥一樣操控一切」。

在遭受中共喉舌媒體的討伐後,在香港股票市場上,阿里巴巴的股價9日「低開跳水」。據《中國基金報》的報導,阿里巴巴9日盤中一度跌幅超過4%,市值一度蒸發超1800億港元。

此前,北京央級黨媒一系列批判文章重挫股市後,地方黨媒《深圳商報》也曾發文要求「謹防媒體干擾股市」,不點名地批評央媒不要「點名道姓,說三道四」,被指比較罕見。

多維網此前多次發文暗批北京當局,而阿里巴巴和騰訊等企業,都與中共權貴資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阿里背後的權貴資本

事實上,馬雲及其創辦的阿里巴巴的股權結構十分隱蔽而複雜,外界一般難以窺見其背後究竟隱藏了多少中共權貴家族勢力。不過,近幾年先後有美國媒體揭開了該企業背後的某些神祕股東的面紗。

據《紐約時報》2014年7月21日 的報導,阿里巴巴集團2012年9月通過向頂尖投資機構出售股份籌集了部分交易資金,其中主要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以及3家著名的中國投資公司,它們分別是:「博裕資本」、「中信資本」以及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而這3家企業都有中共最有權勢的紅色權貴的子孫隱身其中。

據這篇報導披露,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Alvin Jiang)是博裕資本的合伙人之一,而「博裕資本」的子公司對阿里巴巴的4億美元投資,到2013年年末可能獲得了逾十億美元的回報。

中信資本則是中信旗下的投資機構之一。在2012年中期之前,中信旗下的另一家企業——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一直由劉樂飛領導,他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長期主管中共宣傳系統的劉雲山的兒子;中信資本的高級董事總經理曾之傑(Jeffrey Zeng),則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曾掌管中共國家經濟規劃領域的曾培炎的兒子。

此外,阿里巴巴在2012年新增的大部分投資者,包括主權財富基金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名義上都屬「國有性質」,其中國家開發銀行曾向阿里巴巴提供了10億美元的貸款,助其回購雅虎持有的股份。

該報導稱,在投資阿里巴巴的4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

今年2月16日,《華爾街日報》曾刊文盤點螞蟻集團背後隱藏的中共權貴家族。該文援引未具名的「知情官員」透露,在螞蟻集團上市前幾週,中共中央政府調查發現,螞蟻IPO招股書掩蓋了公司所有權的複雜性,在公司股權層層不透明的投資工具背後,是一個中共高層權力家族的關係網,這對習近平及其核心圈來說,構成了「潛在挑戰」。

文章指出,對螞蟻所有權的調查「加劇了北京對該集團或引中國金融市場不穩定的擔憂」,再加上馬雲對中共當局的金融監管政策進行了抨擊,這些因素綜合作用下,促成習近平親自叫停螞蟻上市,並迫使該公司縮減貸款及類似業務的基礎。

大紀元資深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他7月5日的自媒體節目《遠見快評》中表示,滴滴、騰訊等中國大陸的每一家巨頭的背後,都站著一個或幾個紅色權貴家族,無論這些投資方是「國家隊」還是「非國家隊」,個個都財雄勢大獨霸一方,而更重要的是,「這些太子黨無論歸屬江派、團派,似乎都和習近平不在一條船上」。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