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封城 大批人員送外地隔離 民眾網上呼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2日訊】江蘇揚州疫情惡化,染疫人數持續飆升,當地隔離場所已經超負荷。11日,大批人員被送往淮安、鹽城等地隔離。不少隔離人員在網上呼救,直言揚州已經封城,出現武漢封城時的慘劇。

「淮安發布」8月11日的消息,因揚州疫情嚴峻,按照江蘇省統一部署,自11日上午起,淮安市開始接收來自揚州的隔離人員

據公開消息,江蘇泰州、淮安、鎮江、鹽城等多地都已開始接收來自揚州的隔離人員。

江蘇省衛健委12日早間發布消息,11日,江蘇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8例,南京1例,揚州37例。至此,揚州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已有485例。

然而,因中共一貫掩蓋疫情,外界認為揚州實際感染人數可能遠遠超過官方公布的數字。

當前,揚州疫情持續惡化,每日新增本土病例居高不下,江蘇各地已派出超過4000醫護人員支援揚州。

2021年8月11日,揚州防疫人員正在進行消毒作業。(STR/AFP via Getty Images)

8月11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急赴揚州調研疫情防控工作。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當前,揚州疫情處於集中暴發期,出現社區、家庭廣泛傳播,傳播「底數不明」,防控形勢複雜嚴峻。

當天,揚州開展主城區第六輪大規模核酸檢測。

12日,「揚州發布」消息指,即日起,揚州市重新劃分疫情風險區。澎湃新聞對比發現,此前揚州有3個高風險和84個中風險地區,重新調整後,揚州現有9個高風險地區、27個中風險地區。

揚州封城 隔離人員崩潰求救

不少在揚州被隔離的人員因各種原因向外界求救。一名從西安到揚州實習的吳同學向新唐人透露,他從7月10日到揚州後,一直被困在酒店,不能出去。

吳同學說,當時揚州政府通知48小時核酸檢測可以走,但一天後拿到檢測結果時,揚州火車站,高鐵站、機場已經關閉了,不讓進了。「我們已經回不去了,實際上已經封城了」。

山東泰安孫先生妻子來揚州旅遊,結果被困在這裡。他說,每天只能呆在酒店,已經呆了二十多天,所有費用都必須自己支付,回去工作也可能沒了。

孫先生說,因為資金有限,「我和媳婦餓了就吃點泡麵,不餓就那麼地了,就等著,什麼也不吃,現在就想回家」。

《新聞看點》主持人李沐陽也收到揚州一位民眾的爆料,指當初武漢住戶家門被封死、分配的食物沒有人配送、居民哭訴求救的情況在揚州又發生了,甚至也發生了跳樓事件。

這位揚州網友透露,中高風險小區不光是小區被封,周圍的馬路也被封,完全與世隔絕,而且糧食短缺。有的住戶家門被釘死,分配的食物沒有人員逐戶配送,都堆積在小區門口臭了、壞了。

該網友說,中共這種防疫措施極不人道,把百姓當牲口一樣管理,一人陽性,整個小區長期封鎖的做法實在過分,「中共治下,人民如草芥,世間如地獄」。

有網友發視頻披露,8月10日,揚州市八里金港小區的一名女子,因受不了長時間封門,導致精神崩潰,跳樓自殺。

揚州封城,有人崩潰跳樓,有人在網上求救。(微博截圖)

微博上也有不少網友的呼救信息,有網友發文,指顧莊社區的隔離人員被帶到技校宿舍隔離,環境髒亂差,沒有熱水,沒有空調,蟑螂亂爬,被子發霉。

隔離人員中有幼兒渴到大哭,政府派發的食物有的已經壞了,肉也是臭的。有人吃了拉肚子,因為餓,不敢不吃。因為拉得太狠,又不敢多吃。

有老太太不會打字,發語音在群裡大哭。還有一位母親和三個孩子被封閉在家中,因食物短缺,在網上哭著求救,「求求你們,能不能送點青菜給我們吃。小孩天天吃鹽巴煮稀飯,可憐我的孩子。」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