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君被酷刑致死 江西女子監獄長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2日訊】江西省女子監獄兩任監獄長余曉東徐躍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日前被明慧網曝光。其任期內有兩人被迫害致死,一人含冤離世,數人被迫害致殘、精神失常。

其中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張淑君被酷刑致癱瘓、生命垂危,獄方通知家屬把她接出,16天後,張淑君在家中含冤離世,時年僅47歲。

據明慧網報導,江西省女子監獄,創建於1958年,現位於南昌市新建區長堎鎮前衛路1號(興國路站台西面)。從2000年起,所有被非法判刑的江西省女性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關押到此監獄迫害。

余曉東(男)、徐躍旺(男)是江西省女子監獄從2002年底至今的兩任監獄長,在其任職期間,竭力執行中共江澤民團夥對法輪功的迫害命令,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上殘酷折磨和精神上的暴力洗腦迫害,企圖在精神上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達到所謂「轉化」的目的。

兩人個人簡歷:

余曉東,Xiaodong Yu,男,曾擔任省監獄局計財處處長,2002年底~2007年底,任江西省女子監獄中共黨委書記、監獄長,後調任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黨委委員。

徐躍旺,Yuewang Xu,男,2008年至今,任江西省女子監獄中共黨委書記、監獄長。

主要罪行:

江西省女子監獄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採取的手段包括:辱罵、毒打,烈日暴曬、天熱長期不讓洗澡,水刑、凍刑,蹲小號、關禁閉,手銬腳鐐、飛機反銬、懸空吊銬、五馬分屍,灌辣椒水、強制服用不明藥物,捆綁束縛帶、強制穿束縛衣,「熬鷹」剝奪睡眠、強制洗腦,奴工勞動,剝奪會見權、生活虐待、侮辱人格等等。同時監獄還播放誣蔑、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碟片,強迫法輪功學員腳踩、臀坐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企圖從精神上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

據不完全統計,從2002年至今,已有張淑君、李烈鳳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羅春榮被迫害含冤離世,張育珍、李美蓮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王青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余曉東、徐躍旺作為監獄長,對江西省女子監獄中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負有直接責任。

以下是部份典型迫害案例:

案例一、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張淑君被迫害致死

張淑君,生於1961年。因堅持修煉法輪功,2001年被南昌市西湖區法院非法冤判三年,被關進江西省女子監獄迫害。2006年3月28日又被南昌市青雲譜區公安分局和岱山派出所合夥綁架,後被青雲譜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第二次被關進女子監獄迫害。

在女子監獄,張淑君被實施各種殘忍的酷刑迫害,致使她全身發紫,腎功能衰竭,全身器官受到嚴重傷害。2008年1月4日,張淑君被監獄酷刑折磨致癱瘓、生命垂危,獄方通知家屬把她接出,保外就醫。16天後,即2008年1月20日凌晨三點左右,張淑君在家中含冤去世(時年僅47歲)。

張淑君被關押到女子監獄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被活活折磨死,監獄還謊言掩蓋,說是因病致死。

案例二、新余市法輪功學員李烈鳳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李烈鳳,生於1967年,原江西省新余市床上用品廠職工。2007年3月20日被新余市公安局綁架,2008年8月20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後被送入省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在女子監獄,李烈鳳因不配合監獄的「轉化」,被加重迫害:被剝奪睡眠;不准購買日用品,不准洗漱,不准更換內外衣服;每天被強迫面壁罰站,腿腳全部腫脹;被用風油精兌水射眼睛;被用掃把打臉,用腳蹬;被包夾犯人用裝水的瓶子擊打右眼致淤青腫脹,經常流眼淚;被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錄像及文章。

經歷種種非人的折磨後,李烈鳳出現幻覺,雙手亂摸,神志不清。2009年6月出現咳嗽、發燒、呼吸困難、無法行走等現象。12月,李烈鳳被帶去檢查,被診斷為嚴重肺結核及嚴重營養不良。

2010年3月10日,李烈鳳結束冤獄回家。她骨瘦如柴,咳嗽不停、靠輸氧生活。2014年7月10日上午,李烈鳳經歷了四年四個月的極度痛苦煎熬後,在家中含冤離世。

案例三、進賢縣法輪功學員張育珍遭長時間「背銬」 兩手臂終生殘疾

張育珍,生於1967年,南昌市進賢縣李渡鎮人,大學畢業,在深圳外資企業做文員。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刑六年。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於2005年9月19日被吊「背銬」十一個小時, 20日又被吊「背銬」三個小時。這種酷刑造成她兩手臂終生殘疾,雙上肢、雙手變形,雙臂伸不直,雙手指握不攏、伸不直。張育珍還被扒掉外衣、吊銬在攝氏55度以上的太陽底下曝曬,長達幾小時,致使雙臂腫脹、僵直,十指腫的無間隙,皮膚呈紫黑色,身體多處水泡。

2006年11月,張育珍本應刑滿釋放,因拒絕轉化,被直接轉入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被吊殘的雙手得不到醫治而更加惡化。

案例四、鷹潭市法輪功學員李美蓮遭踹踢、懸吊,腳部瘸殘

李美蓮,鷹潭市人。2002年7月左右,遭鷹潭市月湖區公安分局綁架。同年11月,被月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2003年初,李美蓮被劫持到江西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2003年3月份,監區專職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女獄警吳靜敏,施壓逼迫李美蓮放棄自己的信仰。當時吳要李美蓮蹲下聽她訓話,李美蓮不配合,吳就抓著李美蓮的衣後領,猛踹她腿背部的膝彎處,直到她自己踹累了為止。李美蓮的腿被踹腫,走路一瘸一拐的。同年10月,李美蓮因拒絕佩戴犯人胸牌,被男獄警葛大隊長帶著熊姓及劉姓兩個男獄警,熊小紅、何如及熊芳三個女獄警,還有兩個力氣大的刑事犯,用手銬銬起來,用繩子穿著懸空吊在廁所窗戶最高處,腳不沾地。因懸吊時間太長,李美蓮在痛苦掙扎中腳踹破了玻璃,當時就有一塊碎玻璃像尖刀一樣把她的腳筋割斷了,鮮血噴湧流出。到醫院後,醫生不顧李美蓮的劇烈疼痛,沒有打麻藥,直接用工具伸進肌肉裏面,把已縮進肌肉裏的腳筋拉下來接上。由於缺乏良好的醫療技術、藥品以及護理,李美蓮的腳從此落下了瘸的殘疾。

2020年3月15日上午,李美蓮再次遭綁架,後被枉判八年,目前被關押在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案例五、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姜鳳英被迫害致昏死 被食用不明藥物產生幻覺

姜鳳英,生於1970年,中專畢業,原為南昌市肉聯廠職工。2002年,姜鳳英遭非法判刑五年,在省女子監獄關押迫害期間,被用內含鐵柱的卷布暴打頭部致昏倒;夏天四十度的高溫下,被反銬在衝織布絲的蒸汽管上,在烈日下暴曬,致昏死過去;被犯人用粗糙的長滿了繭子的手摩擦身體致二十四小時無法休息;被在飯裏拌有紅顏色的不明藥物,食後經常產生幻覺。

姜鳳英出獄後,因在監獄被迫害的身心俱傷,又因離異居無定所,被開除公職失去任何經濟來源,還要單身撫養上學的女兒,日漸不支,2017年1月25日,姜鳳英在租住房內含冤離世,年僅47歲。

案例六、九江市法輪功學員黃引娣被迫害致浮腫、全身癱瘓、生命垂危

黃引娣,60多歲,九江市人。2016年2月被綁架,後被判刑四年半。在被省女子監獄關押期間,黃引娣遭受了被打罵、吊打,野蠻灌食,長期罰站、日夜站立、不准移動、不准休息、不准睡覺,長期罰坐,人格侮辱,精神折磨等殘忍的迫害。被長期罰站致雙腿極度腫脹、皮膚紫黑,面部浮腫,生命都出現危險;被施加四次吊刑,雙手吊起、腳尖點地,極度痛苦,雙手和雙腳全部失去功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慢慢恢復;被每天提供極少的食物,長期處於飢餓狀態;全身癱瘓,屎尿拉在身上,全身散發臭味,生命都處於垂危之中。

案例七、上饒市法輪功學員楊丹荷被毒打致昏死 酷刑摧殘致呼吸停止

楊丹荷,上饒市人。2015年9月17日被綁架,後被判刑三年關押到省女子監獄迫害。楊丹荷遭包夾犯人24小時不間斷的輪番辱罵和肆意毒打,被打拐了腳,右胸被打疼痛幾個月,被打的昏死過去;被揪頭髮撞牆,經常被撞的頭暈臉紫黑,小腹大腿全是紫黑塊;被兩腳分別固定在上下鋪的下鋪,雙手用鐵銬銬住,然後一個包夾犯人用布塞住她的嘴巴,另一個包夾犯人站在上鋪用力拉手上的鐵銬,楊丹荷痛的撕心裂肺;犯人們將她單獨關在一個專門用作「攻堅班」的小房間,將她的雙腳呈一字形用帆布束縛帶分別綁在通道的兩邊床腳下,身子在中間,然後強制她把手舉過頭頂,把她的雙手用鐐銬直接穿入她的手背,鮮血直流,全身無法動彈,眼前一片漆黑;被用棉帽套頭,嘴用抹布堵住,無法呼吸,呼吸停止,掙扎在死亡線上;被強制背監規、寫作業,觀看誹謗法輪功的碟片;被用抹布堵住嘴,衣褲鞋全被脫光,被用拖地的髒水從頭澆到腳,全身被澆濕、冷得發抖。

案例八、撫州市法輪功學員夏季萍遭長期剝奪睡眠、反背銬、束縛帶反吊掛

夏季萍,生於1964年,原撫州市土產公司的下崗(失業)職工。2004年9月26日遭綁架,2005年4月25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兩個月,被關押到省女子監獄迫害。在女子監獄,夏季萍被長期嚴重剝奪睡眠,兩個多月的時間裏每天要到凌晨兩點以後才能睡覺。天天遭戴銬的酷刑折磨,開始只是被雙手高舉銬在窗戶上或上層床鋪的鐵檔上;後來將她雙手反背銬在窗戶上,整個人只能頭朝下、腳尖著地,非常痛苦。

2012年8月9日,夏季萍再次被綁架,2013年4月3日,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往省女子監獄迫害。2014年6月份,獄警楊波強制夏季萍到教育科觀看誹謗法輪功的光碟,遭到夏季萍的拒絕。楊波就將夏季萍吊銬在教育科的窗台上,並用透明膠帶貼封住夏季萍的嘴唇直到她呼吸困難、幾乎窒息。2015年11月5日至20日的半個月時間裏,夏季萍遭「攻堅」殘酷迫害,被逼謾罵法輪功師父、念誦惡毒攻擊法輪功的「順口溜」;被雙手雙腳固定銬在鐵審訊椅裏,被不停的罰走隊列,被不間斷的用束縛帶固定綁在鐵椅裏絲毫不能動彈,還被獄警指使包夾犯人用束縛帶反手吊掛在窗戶上,過程中只能腳尖著地。

案例九、南城縣法輪功學員羅建容遭野蠻灌食致昏死 被強制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

羅建容,生於1966年,撫州市南城縣人。2013年10月8日被綁架,2014年3月,羅建容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往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羅建容因堅定信仰、不配合邪惡的轉化而遭受了種種殘忍的酷刑折磨:前兩年多的時間裏,被剝奪了探視權;拒絕參加奴工勞動,被面壁罰站一年半;拒穿囚服,被刑事犯人群毆四天;拒絕配合報數,遭毒打;寒冷的冬天,被脫光衣服,站在冷水裏,全身被多次澆灌冷水致凍僵;幾次絕食抵制暴力洗腦「轉化」,均遭野蠻灌食致昏死、被送醫院搶救。監獄多種迫害手段失敗後,又被強制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長達兩個月時間。

2019年4月21日晚,羅建容再次被綁架,同年12月被非法判刑五年,目前正被非法關押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迫害。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江西省女子監獄兩任監獄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