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前濰坊政法官員姜國波的跌宕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中共政法系統持續震盪。在「刀刃向內,刮骨療毒」、「倒查30年」的整頓中,政法官員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有一位政法高官無奈地講:「要說我們政法部門的人,有幾個敢站出來說完全沒有幹過『違紀違法』的事呢?可誰知道我們幹的那些事,都是共產黨培養、縱容、甚至是逼出來的呢?」

然而,就在這樣一個幾乎爛透的系統中,卻仍有少數兩袖清風、能夠抵禦中共體製毒害與誘惑的人——前濰坊政法官員姜國波就是其中一個。

作為副縣級官員,姜國波全身心為民眾做實事,不但滴酒不沾,而且不收任何賄賂。一位公司老總在驅車150多裡去給姜國波送禮遭拒後,感佩地說「我活了五十多歲,大小官遇到的也不算少,你是第一。」

然而,又有誰能夠想到,之前姜國波可是個深得「厚黑學」精髓的人,曾經的他在官場上苦心鑽營、以權謀私,費盡心機撈取好處費……

到底發生了什麼呢?一切還得從姜國波那跌宕起伏的人生說起。

山裡飛出金鳳凰 官場中隨波逐流
1963年3月,姜國波出生在山東威海的一個農村,從小樸實善良,其童年與少年時代伴隨著的是十年文革。那個時候家裡雖然窮,但是姜國波志卻不短,刻苦學習,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考上大學,飛出這個小山村,光宗耀祖。

幸運的是,高中畢業時剛好趕上了文革後的高考恢復,姜國波果然不負眾望,順利考上了大學,真是「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姜國波一下子成了家人和鄉鄰的驕傲。

大學畢業後,姜國波被分配到了濰坊的政府部門參加工作。

剛踏上社會的時候,姜國波仍保持著青少年時代的純樸,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夢想成為一個對社會、對百姓有用的人。然而,當他真正步入中共官場的時候,才深刻體會到,那是一個爾虞我詐、唯利是圖的黑暗體制。

為了在官場上能有立足之地,不知不覺中姜國波開始隨波逐流,不但學會了黑心、厚臉、撬動關係、以權謀私,而且膽子也越來越大,無論對方給多少賄賂,他都敢收。只要能弄到錢,他基本上是不擇手段的。正所謂從惡如崩。

在體制內同行的眼中,姜國波成了路子野、人脈深、能辦事的「小能人」了;在單位裡,姜國波也逐步得到了頭頭們的賞識、重用,30齣頭就被提拔到了副科長,這對於出身農村的姜國波來說算得上功成名遂了。

有一次,姜國波回威海老家,遇上幾年未見面的大姑。大姑開心地當眾誇讚姜國波,「我這個大侄從小就當我的意,實誠,脾氣好,幹活不惜力……」沒想到姜國波卻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說:「大姑,你再別這樣說我了,那是小時候的我,現在我可不是那麼笨、那麼無用!」

姜國波的大姑呆愣在那裡,半天轉不過彎來,她不知道眼前這個大侄,不再是以前那個心地善良、臉皮薄、誠實、不說假話的大侄了。

世事無常——從雲端跌入谷底
人們常說:人生就像過山車。這句話還就真的在姜國波身上兌現了。

就在姜國波官場得意之時,原本身體健壯的他陡然間垮了下來。1994年3月,姜國波在醫院做了一次抽血檢查,在他拿到檢查結果的那一刻,猶如如雷轟頂——他被確診為肝硬化。

隨後,姜國波出現了肝腹水的症狀,眼看著再發展下去可能就是肝癌。突然間重病纏身,姜國波不僅不能再以權謀私、吃喝玩樂了,幾乎連上班都困難了。姜國波的家人背著他哭了一場又一場,他的岳父兩次勸他病休,他都拒絕了,硬挺著堅持上班。

姜國波實在是不甘心就這樣默默無聞、無名無利地黯然退出人生舞台。

可是,常言道:禍不單行。不幸的是,這句話也在姜國波的身上應驗了。

緊接著,姜國波又被確診得了腎炎,處於早期尿毒症狀態,而且還有肺病,時常覺得憋的慌,他的幾位親人都因肺病離世。雖然此時的姜國波才31歲,但臉上、手上卻長出老年斑……

因肝與腎屬於一陽一陰,治肝傷腎,治腎傷肝,因此醫學界把姜國波的這種病症叫做「亞癌症」,是無法治癒的。家人為他找的中醫、西醫專家都望病興嘆,治不了;用民間土方也無效;嘗試著練過幾種氣功,錢花了不少,病卻越來越重……

此時的姜國波幾乎是喪魂失魄,深感自己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內心痛苦驚懼,腦子裡時常閃出考慮自己的後事念頭,揮之不去……

至此,姜國波的人生基本上跌到了谷底。

走投無路時得獲寶書 人生柳暗花明
俗話說得好:天無絕人之路。而這句話,又在姜國波的身上得到了驗證。

1995年6月初的一個晚上,姜國波心灰意冷地躺在床上,回憶著自己這短暫的人生路,越想越痛苦。就在心煩意亂中,他順手抄起了床頭邊的一本書翻看。這一翻,竟給自己翻出了嶄新的人生篇章。

書的名字叫《法輪功》(修訂本),是對門一位當警官的鄰居一週前送給姜國波的。這位鄰居當時對他說:「這本書太好了,你看一看。」 姜國波一看是本氣功書,不想要,但礙於面子沒回絕鄰居,就收下放在了那兒。一個星期以來,姜國波連碰都沒碰一下。

可誰知這次隨手一翻,第一眼看到的一段話就吸引了姜國波,他當即坐直了身子。書上說:「人來一世不容易,有的人就為一口氣活著,太不值得,也太累。中國有句話叫作:『後退一步,海闊天空。』當你遇到麻煩事後退一步的時候,你會發現是另一番景象。」

姜國波渾身一震,覺得說到自己心窩裡了;儘管那時已經在官場上開始沉淪,但內心深處並未磨滅的良心在呼喊,「可找到知音了」。

姜國波立即翻身下床,照著書上的圖解要求,做了第一套功法的幾個伸展動作,能量感很強,渾身舒坦。直覺告訴他:這是個好功法,他當即決定要學法輪功

之前還暮氣沉沉的姜國波,興奮地像個孩子,立馬穿好衣服到對門鄰居家告訴送給他書的警官:「這個功好,我要學!」

第二天,姜國波去禮堂觀看了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然後他就感覺有了食慾了,想要吃飯,這是他兩年多來第一次有飢餓感。

第三天中午他看完講法錄像後,感覺餓得慌,就到附近飯店吃了一大碗餄餎麵條,覺得這麵條怎麼那麼香,那麼好吃。

姜國波修煉法輪功不到三個月,浮腫、不能吃飯、全身無力的症狀全都消失了,而且到醫院抽血化驗後,發現乙肝病毒也消失不見了!

最讓姜國波感到萬分幸運的是,他明白了人為什麼會有痛苦,人生在世的目地是什麼,也知道了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煉。絕處逢生後,姜國波的內心充滿了幸福和感恩。

滴酒不沾、拒收賄賂 浪子回頭金不換
姜國波在大法修煉中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只有按照「真、善、忍」去歸正自己的心和言行,才能提升自己的生命境界。

自修煉以後,姜國波嚴格要求自己,放棄了明爭暗鬥和「厚黑學」,不再收受賄賂。他擺正了心態,坦誠待人,盡心盡力的干好份內的工作。1995,1996,1997,連續三年的年終考核都被評為優秀。1998年,在姜國波35歲的時候,他升為了副縣級幹部,從事幹部管理工作。

1998年8月,姜國波參加了市里一個四人考察組,到幾個縣市區考察檢察院領導班子及其成員,組長是市直某部門的負責人。每到一個新地方都會遇到送禮的,姜國波都要不收禮,並耐心地解釋原因。

考察了10天左右後,組長對姜國波說:聽你介紹法輪功,開始只是覺著這個功健身效果不錯,沒怎麼太注意。可經過這段時間與你的接觸了解,才發現這個功確實不簡單。做到滴酒不沾雖不太容易,但有可能做到。而在現在的這種環境下要做到堅決不收禮,這一點太難了。上邊整天吆喝,可誰能做得到?就是他表面做到了,暗地裡他也做不到。而我觀察了這麼長時間,你還就真做到了,這一點就了不起。你說法輪功是『心法』,我看這個功還真是能從內心改變人,而共產黨只能做到從表面要求人。這個功好!我們三個人剛才背著你開了一個小會,決定向你這個煉法輪功的學習,以後不再收禮了。

組長還表示,如果不是應酬太多,他也要煉法輪大法,而考察組的一位科級幹部則從那時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1998年11月底,姜國波暫時離開機關,到青州市一個副縣級的鎮——廟子鎮,去掛職鎮黨委書記,並帶一個扶貧工作組在一山村蹲點扶貧,時間一年半。住村後,儘管手頭有十萬元可供自己支配的扶貧資金,但姜國波帶頭掏飯費。扶貧組實打實地幫村民解決困難。

村裡人見姜國波辦事實在,不玩花架子,漸漸就把他當成了自家人。過年後姜國波返村時,村幹部與一些村民站在村口燃放鞭炮迎接他。

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姜國波帶領的扶貧組就幫村裡鋪修了幾千米街道、讓村民吃上了自來水,並為十幾個特困戶落實了脫貧項目。當地的電視台、報紙對此都給予了報道。

在這期間,有一個體老闆為了攬下投資將近十萬元的自來水安裝工程,一天晚上驅車一百五十多裡找到姜國波家,要給他送禮。

姜國波告訴他,經考察已決定用他公司,但他拿的什麼請原封不動地帶回去。那老闆一聽生意成了,更是高興,還提出要給姜國波提成,姜國波拒絕了。老闆臨走時說:「在找熟人打探你的時候,人家就說你煉法輪功不收禮,我不太相信,現在是真信了。」後來他當眾豎著大拇指對姜國波說:「我活了五十多歲,大小官遇到的也不算少,你是第一。」

善良的父母官慘遭迫害、含冤離世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廣受民眾歡迎的妒嫉,不顧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一致反對,一意孤行發動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姜國波因為堅持信仰、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遭到了中共的報復而被停職,他掛職扶貧的鎮、村也不讓他去了。

1999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姜國波在家裡突然接到扶貧村支部書記的一個電話,他開口就對姜國波說:「姜書記,我明天與村裡的幹部要到你單位上訪。」

姜國波有些吃驚,急忙問他為什麼事上訪?他對姜國波說:「你這些日子沒到村裡來,我們最近才弄明白了你的事,我們都替你不平。現在像你這樣的幹部上哪兒去找?你又沒做什麼違法的事,向上邊反映煉法輪功好,說了句實話,有啥不對的?他們這樣對你太不公了。今日村支部、村委開了個會,商量後定下來,明天我們村的全體幹部要去你單位找領導上訪,反映一下你在村裡做的這些好事,也反映一下村裡老百姓的意見,要求他們恢復你的工作。別人順水推舟,我們這些鄉下人要為你逆水推舟!」村支書有些激動,還說了其它一些很感動人的話。

姜國波深知中共的邪惡,擔心村幹部如果這樣做了,可能會給他們自己帶來麻煩。所以除了對村裡的正義之舉向村支書表示感謝之外,姜國波在電話中極力的勸阻了他,沒讓村幹部們來市里上訪。

1999年年底的一天,那時姜國波已經被停職半年了,單位的人陪著,驅車到一百多裡外的扶貧村拉他的行李。樸實善良的山裡人見到姜國波後分外熱情。

當時,正下著大雪,村幹部不讓走,在村頭一家小飯店招待吃午飯。午飯後裝上行李,姜國波上了車,按下車窗玻璃向佇立在風雪中送行的鄉親揮手告別。

這時,村支書快步上前來拉住了姜國波的手,他默默的流著淚,什麼都沒再說。

車開了,他又跟著車急走了幾步才撒開了雙手。一句「姜書記,多保重啊!」的喊聲,伴隨著飛雪,從窗口飄進沉悶無聲的車裡……

就在姜國波被中共體制逆淘汰的同時,他曾經任職的政法系統也成為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直接幫凶,制定總體迫害「計劃」。

在過去二十多年來,姜國波遭受了一般人無法想像的苦難。他頂著壓力,心平氣和地堅持講真話、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結果先後被中共綁架十三次,被非法勞教兩次、遭冤判五年;被劫取財物三萬餘元;曾遭到警棍電擊、鎖『鐵椅子』、銬躺『龍床』、坐『老虎凳』、灌劇毒物、灌辣椒水等七十七種刑罰摧殘;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折磨至生命垂危達三十九次……最終,姜國波不幸於2021年4月29日被迫害致死。

結語
姜國波含冤離世後,他的家人在漫長的痛苦中煎熬著,而鄉親們怎麼也想不明白,中共為何要逼迫這樣一個正直善良的父母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並在達不到目的時下狠手將人虐殺。悲憤之餘,人們深深懷念著姜國波在實踐真、善、忍的過程中帶給他們的美好。

如今,對政法系統的「刀刃向內」整頓還在進行當中。6月10日,政法委宣布了「四個階段性成效」,其中處分了違紀違法的幹警7萬多人、立案審查並調查涉嫌違紀違法的幹警有近3萬人,而整頓還遠未結束……

中共政權從根本上講是不讓人做好人的。修煉「真、善、忍」的父母官姜國波被中共活活迫害致死,而不修煉法輪功的政法委官員們則被中共利用來參與迫害,最後充當中共的替罪羊。

一位政法高官深有感慨地說:「想當初共產黨利用我們整法輪功時,為了讓我們放開手腳、無所顧忌,無論對法輪功採取什麼手段,無論對法輪功造成什麼傷害,都不會受到追究處罰。我們也養成了不講法律的習慣,在對待『迫害法輪功』之外的工作時也是如此。」

「我們當初那麼為共產黨賣力,現在卻成了共產黨要清除的『害群之馬』。你說諷刺不諷刺?」、「我們上了共產黨的當了。共產黨真是太壞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