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前潍坊政法官员姜国波的跌宕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共政法系统持续震荡。在“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倒查30年”的整顿中,政法官员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有一位政法高官无奈地讲:“要说我们政法部门的人,有几个敢站出来说完全没有干过‘违纪违法’的事呢?可谁知道我们干的那些事,都是共产党培养、纵容、甚至是逼出来的呢?”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几乎烂透的系统中,却仍有少数两袖清风、能够抵御中共体制毒害与诱惑的人——前潍坊政法官员姜国波就是其中一个。

作为副县级官员,姜国波全身心为民众做实事,不但滴酒不沾,而且不收任何贿赂。一位公司老总在驱车150多里去给姜国波送礼遭拒后,感佩地说“我活了五十多岁,大小官遇到的也不算少,你是第一。”

然而,又有谁能够想到,之前姜国波可是个深得“厚黑学”精髓的人,曾经的他在官场上苦心钻营、以权谋私,费尽心机捞取好处费……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一切还得从姜国波那跌宕起伏的人生说起。

山里飞出金凤凰 官场中随波逐流
1963年3月,姜国波出生在山东威海的一个农村,从小朴实善良,其童年与少年时代伴随着的是十年文革。那个时候家里虽然穷,但是姜国波志却不短,刻苦学习,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考上大学,飞出这个小山村,光宗耀祖。

幸运的是,高中毕业时刚好赶上了文革后的高考恢复,姜国波果然不负众望,顺利考上了大学,真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姜国波一下子成了家人和乡邻的骄傲。

大学毕业后,姜国波被分配到了潍坊的政府部门参加工作。

刚踏上社会的时候,姜国波仍保持着青少年时代的纯朴,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梦想成为一个对社会、对百姓有用的人。然而,当他真正步入中共官场的时候,才深刻体会到,那是一个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黑暗体制。

为了在官场上能有立足之地,不知不觉中姜国波开始随波逐流,不但学会了黑心、厚脸、撬动关系、以权谋私,而且胆子也越来越大,无论对方给多少贿赂,他都敢收。只要能弄到钱,他基本上是不择手段的。正所谓从恶如崩。

在体制内同行的眼中,姜国波成了路子野、人脉深、能办事的“小能人”了;在单位里,姜国波也逐步得到了头头们的赏识、重用,30出头就被提拔到了副科长,这对于出身农村的姜国波来说算得上功成名遂了。

有一次,姜国波回威海老家,遇上几年未见面的大姑。大姑开心地当众夸赞姜国波,“我这个大侄从小就当我的意,实诚,脾气好,干活不惜力……”没想到姜国波却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说:“大姑,你再别这样说我了,那是小时候的我,现在我可不是那么笨、那么无用!”

姜国波的大姑呆愣在那里,半天转不过弯来,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大侄,不再是以前那个心地善良、脸皮薄、诚实、不说假话的大侄了。

世事无常——从云端跌入谷底
人们常说:人生就像过山车。这句话还就真的在姜国波身上兑现了。

就在姜国波官场得意之时,原本身体健壮的他陡然间垮了下来。1994年3月,姜国波在医院做了一次抽血检查,在他拿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刻,犹如如雷轰顶——他被确诊为肝硬化。

随后,姜国波出现了肝腹水的症状,眼看着再发展下去可能就是肝癌。突然间重病缠身,姜国波不仅不能再以权谋私、吃喝玩乐了,几乎连上班都困难了。姜国波的家人背着他哭了一场又一场,他的岳父两次劝他病休,他都拒绝了,硬挺著坚持上班。

姜国波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默默无闻、无名无利地黯然退出人生舞台。

可是,常言道:祸不单行。不幸的是,这句话也在姜国波的身上应验了。

紧接着,姜国波又被确诊得了肾炎,处于早期尿毒症状态,而且还有肺病,时常觉得憋的慌,他的几位亲人都因肺病离世。虽然此时的姜国波才31岁,但脸上、手上却长出老年斑……

因肝与肾属于一阳一阴,治肝伤肾,治肾伤肝,因此医学界把姜国波的这种病症叫做“亚癌症”,是无法治愈的。家人为他找的中医、西医专家都望病兴叹,治不了;用民间土方也无效;尝试着练过几种气功,钱花了不少,病却越来越重……

此时的姜国波几乎是丧魂失魄,深感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内心痛苦惊惧,脑子里时常闪出考虑自己的后事念头,挥之不去……

至此,姜国波的人生基本上跌到了谷底。

走投无路时得获宝书 人生柳暗花明
俗话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而这句话,又在姜国波的身上得到了验证。

1995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姜国波心灰意冷地躺在床上,回忆著自己这短暂的人生路,越想越痛苦。就在心烦意乱中,他顺手抄起了床头边的一本书翻看。这一翻,竟给自己翻出了崭新的人生篇章。

书的名字叫《法轮功》(修订本),是对门一位当警官的邻居一周前送给姜国波的。这位邻居当时对他说:“这本书太好了,你看一看。” 姜国波一看是本气功书,不想要,但碍于面子没回绝邻居,就收下放在了那儿。一个星期以来,姜国波连碰都没碰一下。

可谁知这次随手一翻,第一眼看到的一段话就吸引了姜国波,他当即坐直了身子。书上说:“人来一世不容易,有的人就为一口气活着,太不值得,也太累。中国有句话叫作:‘后退一步,海阔天空。’当你遇到麻烦事后退一步的时候,你会发现是另一番景象。”

姜国波浑身一震,觉得说到自己心窝里了;尽管那时已经在官场上开始沉沦,但内心深处并未磨灭的良心在呼喊,“可找到知音了”。

姜国波立即翻身下床,照著书上的图解要求,做了第一套功法的几个伸展动作,能量感很强,浑身舒坦。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好功法,他当即决定要学法轮功

之前还暮气沉沉的姜国波,兴奋地像个孩子,立马穿好衣服到对门邻居家告诉送给他书的警官:“这个功好,我要学!”

第二天,姜国波去礼堂观看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然后他就感觉有了食欲了,想要吃饭,这是他两年多来第一次有饥饿感。

第三天中午他看完讲法录像后,感觉饿得慌,就到附近饭店吃了一大碗饸饹面条,觉得这面条怎么那么香,那么好吃。

姜国波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浮肿、不能吃饭、全身无力的症状全都消失了,而且到医院抽血化验后,发现乙肝病毒也消失不见了!

最让姜国波感到万分幸运的是,他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痛苦,人生在世的目地是什么,也知道了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炼。绝处逢生后,姜国波的内心充满了幸福和感恩。

滴酒不沾、拒收贿赂 浪子回头金不换
姜国波在大法修炼中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归正自己的心和言行,才能提升自己的生命境界。

自修炼以后,姜国波严格要求自己,放弃了明争暗斗和“厚黑学”,不再收受贿赂。他摆正了心态,坦诚待人,尽心尽力的干好份内的工作。1995,1996,1997,连续三年的年终考核都被评为优秀。1998年,在姜国波35岁的时候,他升为了副县级干部,从事干部管理工作。

1998年8月,姜国波参加了市里一个四人考察组,到几个县市区考察检察院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组长是市直某部门的负责人。每到一个新地方都会遇到送礼的,姜国波都要不收礼,并耐心地解释原因。

考察了10天左右后,组长对姜国波说:听你介绍法轮功,开始只是觉著这个功健身效果不错,没怎么太注意。可经过这段时间与你的接触了解,才发现这个功确实不简单。做到滴酒不沾虽不太容易,但有可能做到。而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下要做到坚决不收礼,这一点太难了。上边整天吆喝,可谁能做得到?就是他表面做到了,暗地里他也做不到。而我观察了这么长时间,你还就真做到了,这一点就了不起。你说法轮功是‘心法’,我看这个功还真是能从内心改变人,而共产党只能做到从表面要求人。这个功好!我们三个人刚才背着你开了一个小会,决定向你这个炼法轮功的学习,以后不再收礼了。

组长还表示,如果不是应酬太多,他也要炼法轮大法,而考察组的一位科级干部则从那时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1998年11月底,姜国波暂时离开机关,到青州市一个副县级的镇——庙子镇,去挂职镇党委书记,并带一个扶贫工作组在一山村蹲点扶贫,时间一年半。住村后,尽管手头有十万元可供自己支配的扶贫资金,但姜国波带头掏饭费。扶贫组实打实地帮村民解决困难。

村里人见姜国波办事实在,不玩花架子,渐渐就把他当成了自家人。过年后姜国波返村时,村干部与一些村民站在村口燃放鞭炮迎接他。

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姜国波带领的扶贫组就帮村里铺修了几千米街道、让村民吃上了自来水,并为十几个特困户落实了脱贫项目。当地的电视台、报纸对此都给予了报道。

在这期间,有一个体老板为了揽下投资将近十万元的自来水安装工程,一天晚上驱车一百五十多里找到姜国波家,要给他送礼。

姜国波告诉他,经考察已决定用他公司,但他拿的什么请原封不动地带回去。那老板一听生意成了,更是高兴,还提出要给姜国波提成,姜国波拒绝了。老板临走时说:“在找熟人打探你的时候,人家就说你炼法轮功不收礼,我不太相信,现在是真信了。”后来他当众竖着大拇指对姜国波说:“我活了五十多岁,大小官遇到的也不算少,你是第一。”

善良的父母官惨遭迫害、含冤离世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广受民众欢迎的妒嫉,不顾政治局其他六个常委的一致反对,一意孤行发动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姜国波因为坚持信仰、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了中共的报复而被停职,他挂职扶贫的镇、村也不让他去了。

1999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姜国波在家里突然接到扶贫村支部书记的一个电话,他开口就对姜国波说:“姜书记,我明天与村里的干部要到你单位上访。”

姜国波有些吃惊,急忙问他为什么事上访?他对姜国波说:“你这些日子没到村里来,我们最近才弄明白了你的事,我们都替你不平。现在像你这样的干部上哪儿去找?你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向上边反映炼法轮功好,说了句实话,有啥不对的?他们这样对你太不公了。今日村支部、村委开了个会,商量后定下来,明天我们村的全体干部要去你单位找领导上访,反映一下你在村里做的这些好事,也反映一下村里老百姓的意见,要求他们恢复你的工作。别人顺水推舟,我们这些乡下人要为你逆水推舟!”村支书有些激动,还说了其它一些很感动人的话。

姜国波深知中共的邪恶,担心村干部如果这样做了,可能会给他们自己带来麻烦。所以除了对村里的正义之举向村支书表示感谢之外,姜国波在电话中极力的劝阻了他,没让村干部们来市里上访。

1999年年底的一天,那时姜国波已经被停职半年了,单位的人陪着,驱车到一百多里外的扶贫村拉他的行李。朴实善良的山里人见到姜国波后分外热情。

当时,正下着大雪,村干部不让走,在村头一家小饭店招待吃午饭。午饭后装上行李,姜国波上了车,按下车窗玻璃向伫立在风雪中送行的乡亲挥手告别。

这时,村支书快步上前来拉住了姜国波的手,他默默的流着泪,什么都没再说。

车开了,他又跟着车急走了几步才撒开了双手。一句“姜书记,多保重啊!”的喊声,伴随着飞雪,从窗口飘进沉闷无声的车里……

就在姜国波被中共体制逆淘汰的同时,他曾经任职的政法系统也成为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帮凶,制定总体迫害“计划”。

在过去二十多年来,姜国波遭受了一般人无法想像的苦难。他顶着压力,心平气和地坚持讲真话、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结果先后被中共绑架十三次,被非法劳教两次、遭冤判五年;被劫取财物三万余元;曾遭到警棍电击、锁‘铁椅子’、铐躺‘龙床’、坐‘老虎凳’、灌剧毒物、灌辣椒水等七十七种刑罚摧残;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折磨至生命垂危达三十九次……最终,姜国波不幸于2021年4月29日被迫害致死。

结语
姜国波含冤离世后,他的家人在漫长的痛苦中煎熬著,而乡亲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中共为何要逼迫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父母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并在达不到目的时下狠手将人虐杀。悲愤之余,人们深深怀念著姜国波在实践真、善、忍的过程中带给他们的美好。

如今,对政法系统的“刀刃向内”整顿还在进行当中。6月10日,政法委宣布了“四个阶段性成效”,其中处分了违纪违法的干警7万多人、立案审查并调查涉嫌违纪违法的干警有近3万人,而整顿还远未结束……

中共政权从根本上讲是不让人做好人的。修炼“真、善、忍”的父母官姜国波被中共活活迫害致死,而不修炼法轮功的政法委官员们则被中共利用来参与迫害,最后充当中共的替罪羊。

一位政法高官深有感慨地说:“想当初共产党利用我们整法轮功时,为了让我们放开手脚、无所顾忌,无论对法轮功采取什么手段,无论对法轮功造成什么伤害,都不会受到追究处罚。我们也养成了不讲法律的习惯,在对待‘迫害法轮功’之外的工作时也是如此。”

“我们当初那么为共产党卖力,现在却成了共产党要清除的‘害群之马’。你说讽刺不讽刺?”、“我们上了共产党的当了。共产党真是太坏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