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神祕面紗 塔利班的幕後領導層是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5日訊】塔利班的內部運作和領導層在很大程度上總是籠罩著神祕面紗,即使該組織曾在1996年至2001年實質統治阿富汗,其領導層和內部架構也是令外界難以捉摸。隨著塔利班的勢力激進擴張,擬在阿富汗重掌政權,下面梳理了塔利班領導層鮮為人知的內幕。

塔利班最高領導人艾昆薩塔

2016年,在美國無人機擊斃塔利班前領導人毛拉曼蘇爾·阿赫塔爾(Mullah Mansour Akhtar)後,海巴圖拉·艾昆薩塔(Haibatullah Akhundzada)在一次迅速的權力交接中被任命為領導人。

法新社報導稱,艾昆薩塔是一個低調的宗教人物,人們普遍認為,他被選為精神領袖而不是軍事指揮官。艾昆薩達迄今鮮少露面,僅在伊斯蘭節慶時發表年度談話。

艾昆薩達被任命為領袖後,得到恐怖組織蓋達組織首腦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的效忠,被扎瓦希里尊為「信徒的埃米爾(源自阿拉伯文的amir,意思是指統率他人的人或國王)」。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去年6月表示,塔利班的高級軍官艾哈邁德(Mawlawi Mohammad Ali Jan Ahmad)證實,艾昆薩塔感染了中共病毒,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的領導人病了,但他正在康復中。」艾哈邁德沒有透露艾昆薩塔在哪裡接受治療,只稱,「那個的國家是我們的同盟之一。」

目前尚不清楚艾昆薩塔是否已經恢復,或染疫身亡。

・創始人之一兼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

阿卜杜勒·加尼·巴拉達爾(Abdul Ghani Baradar)從小在坎大哈(Kandahar)長大,那裡是塔利班運動的發源地。

據報導,巴拉達爾的生活因1970年代末前蘇聯對該國的入侵而改變,因此成為一名叛亂分子,在1990年代初蘇聯撤軍後爆發的內戰期間,與毛拉·歐瑪(Mullah Omar)創建了塔利班。

2001年塔利班垮台後,巴拉達爾被認為是一小群叛亂分子中的一員,他們帶著一封信與阿富汗臨時領導人哈米德·卡賽(Hamid Karzai)接觸,信中概述了一項潛在的交易,以換取武裝分子承認新政府。

據報導,巴拉達爾於2010年被捕後,一直被關押在巴基斯坦,直到2018年在美國的壓力下,他才被釋放回卡塔爾。其後,他被任命為塔利班政治辦公室主任,並監督與美國人簽署撤軍協議的工作。

2021年7月28日,巴拉達爾與中國(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高調會面,引發外界關注,會面之際,美國正從阿富汗全面撤軍,塔利班正在阿富汗戰場上迅速攻城掠地。對此,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在臉書表示,王毅和塔利班第二號人物會面是「明目張膽與殘暴獨裁者勾結」,「換取神學士願意無視中國(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一切壓逼」,是「與惡魔交易」。

哈卡尼網絡領導人哈卡尼

西拉傑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是塔利班運動的副領導人,也是「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的負責人。他的父親是反蘇聯戰爭的指揮官賈拉魯丁·哈卡尼(Jalaluddin Haqqani)。

20年來,哈卡尼網絡一直被阿富汗和美國領導的北約部隊(NATO)視為最危險的派別之一。該組織因使用自殺式炸彈而臭名昭著,多年來在喀布爾策劃了多起襲擊,被美國認定為恐怖組織。據信他們負責監督阿富汗東部崎嶇山區的行動,同時對塔利班的領導委員會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該網絡還被指控暗殺阿富汗高級官員和扣留綁架西方公民以索取贖金,受害人包括美國陸軍中士博威·伯格達爾(Bowe Bergdahl),他已在2014年獲釋。

據報導,一名阿富汗政府的高層表示,很多塔利班高層、包括該組織駐卡達首都杜哈(Doha)辦事處的許多人都感染了中共病毒(COIVD-19),包括艾昆薩塔的副手哈卡尼。

・「後裔」雅庫布

毛拉·雅庫布(Mullah Yaqoob) 是塔利班創始人歐瑪之子。他領導塔利班權力極大的軍事委員會,監督塔利班的眾多戰地指揮官,在戰爭中執行塔利班的戰略行動。

報導指出,他的血統使他成為有力的象徵人物,並得以讓逐漸擴張的塔利班行動得以統一。

不過,有關雅庫布在塔利班扮演的實際角色依舊充斥大量質疑。部分分析家認為,他在2020年被任命的職位只有象徵意義,並無實權。

(記者陳北晨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