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神秘面纱 塔利班的幕后领导层是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5日讯】塔利班的内部运作和领导层在很大程度上总是笼罩着神秘面纱,即使该组织曾在1996年至2001年实质统治阿富汗,其领导层和内部架构也是令外界难以捉摸。随着塔利班的势力激进扩张,拟在阿富汗重掌政权,下面梳理了塔利班领导层鲜为人知的内幕。

塔利班最高领导人艾昆萨塔

2016年,在美国无人机击毙塔利班前领导人毛拉曼苏尔·阿赫塔尔(Mullah Mansour Akhtar)后,海巴图拉·艾昆萨塔(Haibatullah Akhundzada)在一次迅速的权力交接中被任命为领导人。

法新社报导称,艾昆萨塔是一个低调的宗教人物,人们普遍认为,他被选为精神领袖而不是军事指挥官。艾昆萨达迄今鲜少露面,仅在伊斯兰节庆时发表年度谈话。

艾昆萨达被任命为领袖后,得到恐怖组织盖达组织首脑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的效忠,被扎瓦希里尊为“信徒的埃米尔(源自阿拉伯文的amir,意思是指统率他人的人或国王)”。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去年6月表示,塔利班的高级军官艾哈迈德(Mawlawi Mohammad Ali Jan Ahmad)证实,艾昆萨塔感染了中共病毒,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领导人病了,但他正在康复中。”艾哈迈德没有透露艾昆萨塔在哪里接受治疗,只称,“那个的国家是我们的同盟之一。”

目前尚不清楚艾昆萨塔是否已经恢复,或染疫身亡。

・创始人之一兼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

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从小在坎大哈(Kandahar)长大,那里是塔利班运动的发源地。

据报导,巴拉达尔的生活因1970年代末前苏联对该国的入侵而改变,因此成为一名叛乱分子,在1990年代初苏联撤军后爆发的内战期间,与毛拉·欧玛(Mullah Omar)创建了塔利班。

2001年塔利班垮台后,巴拉达尔被认为是一小群叛乱分子中的一员,他们带着一封信与阿富汗临时领导人哈米德·卡赛(Hamid Karzai)接触,信中概述了一项潜在的交易,以换取武装分子承认新政府。

据报导,巴拉达尔于2010年被捕后,一直被关押在巴基斯坦,直到2018年在美国的压力下,他才被释放回卡塔尔。其后,他被任命为塔利班政治办公室主任,并监督与美国人签署撤军协议的工作。

2021年7月28日,巴拉达尔与中国(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高调会面,引发外界关注,会面之际,美国正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塔利班正在阿富汗战场上迅速攻城掠地。对此,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在脸书表示,王毅和塔利班第二号人物会面是“明目张胆与残暴独裁者勾结”,“换取神学士愿意无视中国(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一切压逼”,是“与恶魔交易”。

哈卡尼网络领导人哈卡尼

西拉杰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是塔利班运动的副领导人,也是“哈卡尼网络”(Haqqani network)的负责人。他的父亲是反苏联战争的指挥官贾拉鲁丁·哈卡尼(Jalaluddin Haqqani)。

20年来,哈卡尼网络一直被阿富汗和美国领导的北约部队(NATO)视为最危险的派别之一。该组织因使用自杀式炸弹而臭名昭著,多年来在喀布尔策划了多起袭击,被美国认定为恐怖组织。据信他们负责监督阿富汗东部崎岖山区的行动,同时对塔利班的领导委员会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该网络还被指控暗杀阿富汗高级官员和扣留绑架西方公民以索取赎金,受害人包括美国陆军中士博威·伯格达尔(Bowe Bergdahl),他已在2014年获释。

据报导,一名阿富汗政府的高层表示,很多塔利班高层、包括该组织驻卡达首都杜哈(Doha)办事处的许多人都感染了中共病毒(COIVD-19),包括艾昆萨塔的副手哈卡尼。

・“后裔”雅库布

毛拉·雅库布(Mullah Yaqoob) 是塔利班创始人欧玛之子。他领导塔利班权力极大的军事委员会,监督塔利班的众多战地指挥官,在战争中执行塔利班的战略行动。

报导指出,他的血统使他成为有力的象征人物,并得以让逐渐扩张的塔利班行动得以统一。

不过,有关雅库布在塔利班扮演的实际角色依旧充斥大量质疑。部分分析家认为,他在2020年被任命的职位只有象征意义,并无实权。

(记者陈北晨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