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塔利班劣跡嚇民眾 中共海外曝黑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8月16日,星期一。

今天關注的焦點:塔利班閃電重掌阿富汗,百姓恐慌逃離;民眾恐懼從何而來?塔利班劣跡斑斑;黨媒洗白塔利班遭斥,阿富汗亂局對美中都不利?第一名證人指控:中共設立海外黑監獄。

塔利班閃電重掌阿富汗 多國急撤外交等人員

我們首先來關注阿富汗的動亂局勢。

8月16日,塔利班武裝分子宣布,他們已經在阿富汗重新掌權,並稱「戰爭已經結束」。

這可以說是一場閃電戰。8月6日,塔利班剛攻占第一個省會城市扎蘭吉(Zaranj),但短短9天後,他們就占領了位於首都喀布爾的總統府,總統加尼(Ashraf Ghani)逃離本國。

這速度幾乎超出所有人的預計。就在上週,美國情報部門還認為,喀布爾至少可以撐3個月。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週日(15日)對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表示,導致目前局面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阿富汗政府軍「無力保衛自己的國家」。多家媒體在形容阿富汗政府軍時,也都用「不戰而潰」、「一槍不發就投降」等字眼。

形勢劇變後,美、英、德、意等國加緊撤離外交人員。美國國防部和國務院在週日晚間發出聲明,表示在未來48小時內,共有6,000名美軍會被派駐到喀布爾國際機場,保衛機場的安全,協助美國和友邦人員安全撤離阿富汗。國防部可能會將多達三萬名阿富汗特殊移民簽證申請人安置到美國。

美聯社週一報導,美國已經和塔利班達成協議,雙方同意建立一個「消除衝突機制」,允許美方在喀布爾機場的撤離行動繼續進行,且不會受到塔利班干擾。

此外,北約也表示,將努力保證喀布爾機場的運行。

阿富汗民眾恐慌逃離 有人強爬美軍機從高空墜落

而對於普通的阿富汗人來說,塔利班時隔20年後重新掌權,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首都喀布爾民眾大多陷入恐慌,紛紛試圖逃出阿富汗。有些人急著趕往機場,因為塞車,許多人甚至拋下車,改為徒步。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一名等待辦理護照離開的阿富汗商人說,「我從沒想過塔利班還會再回來。現在一切都將崩潰。在塔利班控制的情況下,我對這個國家的未來不抱任何希望。」

15日晚,美國和澳洲、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英國等六十多國發布的聯合聲明,要求塔利班必須允許想離開阿富汗的人、包括阿富汗公民離境,道路、機場和過境點必須保持開放。

雖然各國呼籲了,但阿富汗人對塔利班沒有信心,他們依然急切地想要逃離。

有視頻顯示,8月16日,大量當地民眾聚集在喀布爾機場。他們在一架美軍C-17飛機滑行時跟著跑,還有人緊緊抓住機身,想一起離開。

另一個視頻顯示,真的有兩人抱著C-17的起落架飛上天空。但很快,兩個小黑點從機上摔落,人們急忙衝過去查看情況。媒體BNO News指出,目前至少有三個人因為從飛機上摔下死亡。

路透社也援引目擊者的話說,同一天,有五個人在喀布爾機場的混亂中喪生,目前不清楚他們是在踩踏事件中死亡還是遭槍殺。一名美國官員表示,美軍有對空鳴槍示警,阻止試圖強行登上軍機的人。

民眾恐懼從何而來?塔利班劣跡斑斑

其實,塔利班發言人在週日發出過「和平占領」喀布爾的聲明,「向所有銀行、企業和貨幣兌換店保證,在塔利班的統治下,他們將受到安全保護。」聲明還稱,所有「富人、商人都會受到保護」,甚至跟塔利班作戰的人,也不會被追究。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為什麼阿富汗人還是不相信?他們的恐懼從何而來呢?這當然和塔利班之前的劣跡緊密相關。

1996年到2001年期間,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全國政權,奉行激進的伊斯蘭原教旨意識形態,並推行、支持相應的懲罰措施。比如,他們對判處犯有盜竊罪的人進行截肢;要求男性必須留鬍鬚,女性必須穿遮蓋全身的罩袍(burka);禁止電視、音樂和電影,不允許10歲及以上的女童上學。

塔利班被指控有各種侵犯人權與文化的行為,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是:2001年3月,他們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炸毀了位於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揚大佛(Bamiyan Buddha)。

同一年,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及其基地組織也是在塔里班治下的阿富汗,策劃了對美國的「9·11」恐怖襲擊。

外界認為,塔利班此次在阿富汗重新掌權,似乎並沒有放棄其恐嚇統治。他們口頭做出「和平」承諾,可能只是一種政治手段,目的是不和美國起軍事衝突,換來相對寬鬆的環境。

與此同時,在喀布爾市中心,人們開始塗去美容院的女性廣告和海報,因為他們擔心塔利班的傳統禁令會捲土重來,禁止人類畫像,禁止女性在公共場所不戴面紗。

各國對阿富汗危機表態 中俄立場受關注

對於阿富汗的亂局,多個國際組織和國家都做出了回應。

美國的行動我們剛剛已經提到了。此外,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週一呼籲安理會「使用其掌握的一切工具,來壓制在阿富汗的全球恐怖主義威脅」。

他說,「我們正在收到阿富汗各地嚴重限制人權的令人不寒而慄的報告。我對阿富汗婦女和女童遭到越來越多人權侵犯的情況感到特別擔憂。」「我們不能也絕不能拋棄阿富汗人民。」

歐盟週一表示,成員國的外長將於週二(17日)召開危機會議,尋找快速解決方案,把在阿富汗當地的工作人員及其家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8月13日,加拿大承諾接收兩萬名弱勢阿富汗難民,如婦女領袖、人權工作者和記者等,以保護他們免受塔利班的報復。

同時,中共和俄羅斯的態度尤其受到外界關注。為什麼呢?

首先,中俄兩國沒有參與六十多個國家的聯合聲明;其次,塔利班占領喀布爾後,兩國沒有像其它國家一樣,立刻關閉當地大使館,而是說他們的外交業務「照常開放」。

此外,俄羅斯駐阿富汗大使日爾諾夫(Dmitry Zhirnov)將於17日會見塔利班代表,討論「駐喀布爾大使館的安全問題」。莫斯科稱,他們希望與塔利班發展關係,但不急於承認該組織是阿富汗的統治者。

而中共更是向塔利班示好,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6日聲稱,中方「願意繼續同阿富汗發展睦鄰友好合作關係」,還要為阿富汗的「重建發揮建設性作用」。

黨媒洗白塔利班遭斥 阿富汗亂局對美中都不利?

不僅如此,中共喉舌媒體開始出來為塔利班洗白了。

同一天下午,《人民日報》微博官方帳號推出關於塔利班的宣傳片——央視製作的《60秒了解塔利班是什麼組織》,並附上短文,介紹「塔利班」在波斯語中意為學生,成員主要來自難民營的學生,最初只有八百多人。短文還稱,塔利班是因為得到阿富汗貧民的支持,實力才急劇膨脹。「9·11」事件後,該政權被美國推翻,「開啟長達20年的戰爭」。

或許是怕黨媒帳號的宣傳力度不夠,話題「塔利班是什麼組織」也被掛上了微博熱搜榜前幾名。

但是,這樣的宣傳,引來的是大陸網民的反感和斥責。

有人說,「我真是不理解,是誰剝奪女性作為人應有的權利,誰把人抓起來當街斬首,誰是世界公認的恐怖組織,誰炸毀了巴米揚大佛?」「只要看過(電影)《追風箏》的人,應該都不會覺得他們(塔利班)是好人吧。」

也有人質問,「為什麼絕口不提恐怖主義?」「為這種反人類政權背書,真有你的。」

還有人批評黨媒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愚昧!」

確實,連續幾天,中共媒體一直在藉阿富汗局勢批評美國,新華社還發表時評,說「『喀布爾陷落』,敲響美國霸權衰落的喪鐘」。

但是,塔利班掌控了阿富汗,對中共就肯定有利嗎?外界並不這麼看。

大陸一位匿名的國際關係學者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不認為中共有能力處理阿富汗問題。北京獨立學者季風認為,阿富汗問題錯綜複雜,絕非外界看到的那麼簡單。儘管不久前,中共外長王毅和塔利班高層會面,但是塔利班高層可不是省油的燈。

季風說,「塔利班(和中共)翻臉的可能性非常大,它一旦站穩腳跟以後就會變。因為,唯利是圖是這些政權的本質。」

另一方面,《日經亞洲評論》指出,對美國而言,拜登政府本來希望聚焦中共和大國競爭,並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如何圍堵中共,但是現在,這個計劃可能受到影響,他們被迫要處理阿富汗問題。

第一名證人指控 中共設立海外黑監獄

就在中共利用阿富汗做文章的同時,8月16日,一名中國籍女子向美聯社爆料,中共可能在迪拜設有黑監獄。

這名女子叫吳歡,是被中共列為異議人士的重慶19歲少年王靖渝的未婚妻。王靖渝曾因為質疑中共士兵中印邊境的死傷人數,而被中共定為異議人士,他的父母受牽連,他自己至今流亡海外。

此前,未婚妻吳歡在營救王靖渝時,在迪拜的一家酒店被綁架,並被監禁在一所疑似被中共打造成黑監獄的別墅裡,別墅裡還有另外兩名被關押的維族女子。

被拘禁期間,有中共監管人員威脅、強迫她簽署一份法律文件,指控王靖渝對她進行騷擾。

吳歡後來在6月8日被釋放。她和王靖渝為了躲避被引渡回中國,現正在荷蘭尋求庇護。不料,就在他們聯繫美聯社記者之後,吳歡和王靖渝被荷蘭移民局要求,對他們進行分開隔離監禁。

美國基督教人權團體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發推文說,荷蘭的一個宣稱旨在保護難民的獨立非政府組織,日前離奇地要求王靖渝和吳歡在一份荷蘭語的文件上簽字。倆人拒絕了,因為該文件是撤銷荷蘭難民保護申請的請求。

傅希秋在推文中寫道,「這明顯是用這個伎倆,想要遣送他倆回中共國。誰在背後操控?」

美聯社報導,吳歡的證詞也成為了中共在境外經營黑監獄的第一個證據,不過還需要進一步獨立核實。

可疑的是,中共和迪拜政府都沒有對詢問做出回應。

這兩位年輕人即便身在海外,還險些被中共極權的長臂觸碰,而在中國大陸生活的很多人,對此更是深有體會。強權之下,多少父母寧可花高價,也要把子女送出國。

轉眼已經是開學季。8月1日,美國開放了留學生入境,隨即,大批中國留學生搶購機票。

受到疫情的影響,從南京出發的國際航班已經暫停,部分乘客轉戰上海浦東機場,造成那裡旅客數量進一步增加。有送行的家屬介紹,他們上午9點開始排隊,直到下午1點才拿到登機牌;機場內,辦理登機的旅客排出了長達千米的長隊。

而由於中美航線的航班屈指可數,機票價格也是水漲船高,經濟艙的價格已經漲到2萬~3萬元,商務艙更是漲到每張7萬~10萬元。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雲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