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承:抗疫亂象說明了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7月10日南京祿口國際機場保潔員感染德爾塔病毒至今已有月余,目前揚州、鄭州、武漢的疫情仍未控制住,而抗疫過程中卻暴露出種種亂象,令人思考。大規模、多輪檢測曝出問題

7月20日南京疫情公布之後,第二天即進入全城核酸檢測,前三輪幾乎都是全員檢測,後三輪檢測範圍才有所收窄。據南京市衛健委披露,六輪核酸檢測共檢測了4000萬人次,按照十人一批次、每人核酸檢測成本20元計算,僅核酸檢測就花了8億元。再加上河南千萬人,揚州百萬人以及張家界、成都、海口等地數十萬人檢測,這波疫情中的核酸檢測費就得幾十億元。

「看到那麼多人密密麻麻地檢測,我心裡真害怕,萬一有人傳染性強,得傳染多少人呀!」南京的一位人士曾擔心。此話不幸言中,在隨後揚州疫情爆發後,揚州廣陵區灣頭鎮一監測點爆發了聚集性感染。該鎮財政結算中心工作人員王某7月24日曾去過一棋牌室,7月29日在檢測點工作,截至8月12日,僅他這一條傳染鏈已經涉及83人,其中61人是在檢測點被傳染的工作人員、前來檢測的居民,這些人又傳給密接者,以及密接的密接,至今已經傳至第四代;另外22人是王某在其他地方傳染給別人的。揚州的這一聚集性、爆發性傳播雖屬罕見,但也難以避免,一旦出現這樣的「毒王」,是控制疫情呢,還是散播疫情呢?

中共一直靠全員檢測來進行一次又一次地排查,把它當作清零的必用手段,但是對人財物的消耗極大。比如海口美蘭機場僅一名搬運工感染,但檢測了幾十萬人,也沒查出一例病例。

在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疫情爆發後,民航局加強了對機場的檢測管理,核酸檢測從一週一次增加到一週兩次,據稱北京等重點城市一兩天就要檢測一次。正如專業人士指出,中共一直靠行政手段、運動式地檢測、封堵的方法來控制疫情,不可持續。

給未成年人打疫苗惹爭議

最近,上海衛健委做了一項問卷調查,徵求大家對給未成年人打疫苗的態度,沒想到反對聲如此之大,以致官方不得不將問卷從網上撤下。但是,這並不能擋住中共堅持給青少年打疫苗。不少家長反映,一些學校規定,9月開學前不打疫苗不讓上學。

據國家衛健委披露,截至8月12日,中國已經接種疫苗18.32億劑次,完成全程接種的有7.77億人,目前12-17歲青少年接種的已經超過6000萬劑次。

另據北京衛健委披露的數據,截至8月10日已經接種3770萬劑次,12-17歲的達47.79萬劑次,累計接種1967萬人,18歲以上北京常住人口的全程接種率高達到93.16%。但是很多人認為實際接種率沒有這麼高,因為周圍就有很多人沒打過疫苗。

官方稱,青少年也屬於易感染人群,出於保護應該打疫苗。但是這次德爾塔病毒進入中國後,明顯暴露出前兩針疫苗的保護性極差,感染者中很多是打過兩針疫苗的,比如南京機場員工90%都打過疫苗,被確診的66名保潔員也大都打過疫苗。所以,老百姓對疫苗的質疑聲越來越大。

至今,國內已有多人在網上自曝打疫苗後身體出現問題,有抗疫醫生打疫苗後出現癲癇病的,有身體很好的年輕人突然被送進重症監護室的,有一家人舉著牌子在醫院門口抗議的,但是這些案例大多拿不到醫院證明,因為一般醫院不會出具疫苗導致病發的證明,所以這些患者投訴無門。

而且現在出現的尷尬局面是,人們很可能要打第三針——所謂加強針,官方也承認,前兩針對德爾塔病毒的防護性差,而且去年最早接種疫苗的機場、港口、冷鏈等高風險暴露人群已經過了半年的疫苗的保護期,需要再打第三針。現在疫苗趕不上病毒變異,人們打了第三針加強針之後,病毒再變異,是不是還要打第四針、第五針呢?

在疫苗效果存疑,副作用不確定的情況下,讓孩子打疫苗,大多數家長是牴觸的。但是中共仍在強行推疫苗。難怪有人說:「有沒有房子,它不關心;有沒有學上,它不關心;能否看得起病,它不關心;食品是否安全,它不關心。但是,你打沒打疫苗,它很關心!打完之後有沒有不良反應,它不關心,你反應大小是你自己體質不配,和我有什麼關係?」這就是中共的一貫策略。

推卸責任 不提供援助

中共號稱「人民至上」,但國際船舶船員下船難的問題最近卻凸顯出來。7月31日,巴拿馬籍貨船「弘進」輪上有船員出現發熱症狀,當時船上有20名船員,全部是中國人,他們行至浙江舟山時,向附近浙江舟山的一所船舶管理站尋求緊急醫療救助,但是按照當地規定,必須由船舶代理公司提出申請,而當地沒有一家公司願意提供幫助。舟山方面甚至給各船舶公司下令,不能靠近該船,不能提供救助。

到8月3日,已有9名船員發熱,而且船隻出現故障無法繼續前行,只能在海上漂泊。8月7日,在多方求助無望的情況下,船員們錄製了求救視頻發到社交網站,引起社會關注,舟山方面才肯提供救助,把船員接下船救治,這時已有16人核酸檢測呈陽性。

時隔幾天,另一隻外籍船舶東悅輪又爆出不讓船員下船的問題,船員們要上岸交接班,但是途經港口都不允許他們靠岸,船員們打出「我們要回家」的橫幅抗議。

嚴禁探討抗疫政策

各國的抗疫政策本是可以相互比較與評說的,鑒於中共用行政手段運動式抗疫,有專業人士提出與病毒共存的建議,但是卻遭到言論打擊和人格攻擊。前不久,江西豐城一教師在網上提出可以以揚州來試驗,是否可以與病毒共存,被警方以散步不當言論為由拘留15天,引起社會強烈反響。很多人認為這是探討問題,不應視為不當言論。如今媒體也被明確要求不能評論抗疫政策,專業人士也被噤聲。

抗疫政策不能評論

抗疫亂象是多方面的,從網絡視頻中的老人被警察上門強迫按倒打疫苗,到揚州打牌者在視頻上公開承認錯誤被稱為新時代「遊街」,再到鼓勵市民相互舉報的政府公告,讓人感覺到彷彿文革再現。中共用其慣用手段來對付病毒能管用嗎?病毒就是衝著淘汰中共來的,中共所謂的抗疫勝利只是一時的「偉光正」罷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抗疫亂象說明了什麼?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