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條幅飄揚在馬三家勞教所(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9日訊】地上一片狼籍,被子被拆到露出棉花來……整整7天7夜,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如臨大敵。獄警日夜值班,反覆搜監,反覆審問囚室長、監工、生產組長等相關人員。馬三家所長楊健沒有回家,日夜蹲點、調查。

誰都沒有想到,在這個因迫害法輪功而臭名昭著的全國「樣板」勞教所,有人將一條寫著14個工工整整的水彩大字——「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的兩米長條幅堂堂正正地掛了出來。

原遼寧省大連市中心醫院的主管護師王春英,是這條橫幅的製作者。2009年7月21日清晨,她親自將其掛在監舍大樓的窗戶外。

在戒備森嚴的馬三家,她是如何做到的?

近日,王春英接受大紀元採訪,回顧了這個過程。

接上文「法輪大法好」條幅飄揚在馬三家勞教所(1)

氣氛緊張的「7‧20」

「7‧20」之前,馬三家操場上布滿了警察。警察找每一位法輪功學員談話,威脅不要做什麼舉動,否則就加期。

這次「7‧20」為什麼這麼緊張?

王春英介紹,大概在兩個月前,4月25日的時候,馬三家發生了一次法輪功學員集體喊「法輪大法好」事件。

4月25日,是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和平上訪的周年紀念日,學員們表達了要求合法修煉環境的自由,但被江澤民作用鎮壓法輪功的藉口之一。

王春英表示,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雖然普遍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但每到「四二五」、「七二零」這些特殊的日子,都會利用各種形式表達自己的心聲。

「從操場到囚室大概100米左右距離。『四二五』那天中午吃完飯出來,走到操場一半路的時候,我們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從操場一直喊到囚室樓裡。」

「整個操場簡直驚天動地。特別震撼。」

「馬三家沒有想到會這樣。當時,只有一個警察在食堂裡看著吃飯。」事後,有的法輪功學員,包括滿頭白髮的古稀老人,也被警察打了。

「所以,這次『7‧20』前一個多禮拜,我們每天出工、下工、上食堂吃飯前後,七八個警察分散站在操場上。氣氛非常恐怖。」

在恐怖的氣氛中,王春英分外小心,步步留意。

保護條幅 驚心動魄

王春英把寫好的條幅到處藏,有時放在奴工車間幹活的工具裡,有時放在車間的半成品的軍大衣裡,不斷變換位置。

那時,王春英在馬三家勞教所的車間做奴工棉活,做軍大衣,給縫紉機手剪線毛、打下手。

她說,「軍大衣挺厚,我就放在軍大衣底下,倒數第三件的位置。」

「車間有監控器、『帶工』犯人、警察。但是不管怎麼樣,條幅一直挺安全的。」

在馬三家勞教所,王春英跟很多普通犯人成為好朋友。

「法輪功學員善良,什麼都替他們著想,什麼都記著他們。」她說,「洗臉的時候,你們用熱的,我們用涼的。」

馬三家為了賺黑心錢,小賣部的物品價格是外面的三倍;食堂平常給犯人吃的是發霉、鹼味特重的饅頭,犯人如果想改善一下生活,要花三倍高價點餐。王春英每次就把自己買的食物,和大家分著吃。

她親切大方,說起話來自帶笑容。在關心同車間、同監舍犯人生活的同時,她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不斷地跟他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很多犯人眼中,王春英就像個大姐一樣。所以,馬三家安排的監控犯人,有時對她的一些舉動並沒有特別留意。

但是,驚心動魄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一天,馬三家從早上上食堂,就開始搜身,中午也搜身。令王春英沒想到的是,當天下午3點左右,又突然搜查車間。「當時,條幅正藏在軍大衣裡。」

馬三家的車間,兩邊是一排一排的縫紉機台。中間是通道,人可以來回走。車間老長。通道的邊上,放著大案板操作台,一通到底。

那天,四五個穿著警服的警察突然湧入車間,拿著電棍。

「所有的地方都翻,工具箱倒騰出來搜查,搜查縫紉機,窗戶縫都查。」

一位警察站在王春英的旁邊,開始搜查軍大衣。「往外扔(軍大衣)。『嘩』,一件,『嘩』,一件地往外扔。」

「我簡直停止呼吸了,心裡一直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我不敢看。我身體背對著操作台,一動不動。」

「心臟蹦到嗓子眼,就是那種感覺。」王春英說,就在她精神緊張到極點的時候,警察突然住手,沒有繼續檢查那一堆軍大衣。

等警察走了,「我回頭一看,地上(只)剩三件衣服。他們沒掀起到底,就走了。我心裡一塊石頭才落地了。」

王春英的那條橫幅,就藏在地上倒數第三件軍大衣的底下。

她尋思,橫幅不能再放在車間裡了。

轉移條幅

當時是夏天,王春英穿著半袖的T恤衫。那天收工的時候,她趁人不注意,悄悄把條幅別在運動褲褲腰上,貼身放在腹部前,發現有點鼓,又挪到腰部側面。

沒想到,收工出車間時,一個警察似乎有意跟著王春英平行著走。王春英很緊張。

「我憋著呼吸,使勁收腹,把肚子收得扁扁的。這樣,藏條幅的地方不會顯得鼓鼓的。」

「我腰寬,一憋氣,肚子和條幅的寬度差不多。」

「如果她發現我腰上有東西的話,就會立即搜身,整個事情就會暴露了。但是,她一直沒有注意到。」

王春英又逃過一劫。

回到監舍,可這條幅往哪藏呢?

她心裡已經想好了一個地方。

神奇的臉盆

馬三家勞教所是所謂「全國樣板」,王春英說,這裡「造假造到極端」。

「被子,(要求)疊成像豆腐塊一樣,(裡面)放紙殼。」

「兩套行李,(疊成豆腐塊的那套行李是)不讓你睡覺的。」

「晚上,從庫房把行李拿回來,這個行李用來睡覺。疊得板板正正的行李,是作樣板的,放在地上小凳子上,誰都不能動。」

「早上只有5分鐘的洗簌時間,沒有時間疊小被子。」

「臉盆,也是擺得板板正正的。」

那天從車間回來後,王春英的目光落在了臉盆上。

「我有兩個墨綠色的大臉盆。」「因為有其他人走了,留下來的。」

「其中,一個臉盆的底往上翹。兩個臉盆合在一起,中間是空的。裡面肯定能藏東西。」

「條幅攤得扁扁的,放在盆裡。」「兩個盆的邊緣合起來,沒有一點縫。表面上看,就像一個盆。不仔細看,看不出來。」

條幅放在盆裡之後,王春英再也沒動過。

嚴密搜監,天天上演。

「囚室房間和生產車間幹活的地方,正好是平行的。因為隔得很近,一眼就能看到房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幾天,我經常往房間裡望。看到三四個警察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翻動東西。」

「等警察離開監舍。過一會,警察沒有上車間來,我就知道安全了——條幅沒有被搜出來。」

「那幾天,我每天都是在這種心情當中度過的。收工時,我長舒一口氣——又安全度過一天。」

從車間幹活回來,監舍裡經常一片狼籍。

「像鬼子進村一樣,衣服到處扔,地上亂七八糟的東西。」

「行李被拆開。你還得疊成方塊。真是太邪惡了。」

每次回到宿舍,王春英都感到安慰。「(臉盆)平平穩穩地在那個地方。」

「如果條幅被發現,警察馬上就上車間抓人,上酷刑。」

想想馬三家的酷刑,王春英心裡不禁有些後怕。

馬三家酷刑

馬三家監獄城,占地2000畝,內設地牢。各種刑具一應俱全,包括:電棍、豬鐐、老虎凳、大掛、抻床、死人床、擴宮器、小號、吊繩等等。以上各種刑具都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

因迫害法輪功突出,馬三家勞教所曾被中共組織部等中央國家七部、委、辦授予全國同法輪功鬥爭的「先進」集體。

現旅居美國華盛頓DC的原遼寧省法輪功學員尹麗萍,曾三次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九死一生。

她表示,在馬三家,她不僅承受奴隸般的奴工迫害,還遭受群體性侵害,並被洗腦、體罰、手背被指甲掐、腕下被針扎、關禁閉室被超分貝聲音迫害、野蠻窒息性灌食、電棍電擊、被禁止見家人、被注射不明藥物。

王春英介紹,「上大掛」酷刑是馬三家的發明,令人生不如死。

上大掛酷刑演示。圖為受刑人的上半身從床頭被抻到床尾後,雙手再被固定在高低床上端的情景。(明慧網)

2007年10月,王春英因拒絕在詆毀法輪功的考核表上簽字,被馬三家警察拉到小號上酷刑「大掛」。

在小號,王春英被要求站在一張高低雙人床床頭,兩腿被用布帶子纏住固定。

王春英兩個手分別被單手手銬銬上,兩米長的布帶子一頭分別纏在她手上繞幾圈,布帶的另一頭分別握在站在床尾的兩年輕男警察彭濤、張良的手裡。

兩個警察喊「一、二」,用力一抻。瞬間,王春英整個身體上部從床頭被拉到床尾。

這時,「鑽心的劇痛使我大汗淋漓,整個人在發抖。五臟六腑如同撕裂了一般。」

「我的身體呈90度。140斤體重就壓在手銬上。手腕馬上就腫起來了,呈紫色。腫得像饅頭一樣。」

王春英身體的上半部被抻到尾後,兩個警察再用布條把王春英的雙手,固定高低雙人床床尾的上端⋯⋯「大掛」上了23個小時。

如果這次王春英準備在「7‧20」掛條幅的事情暴露,馬上就面臨各種酷刑,包括「上大掛」。

「7‧20」就要到了。這時,另一件令王春英措手不及的事情發生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