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世衛被誤解?塔利班初遇抵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0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8月19日,星期四。

今天焦點:塔利班勢如破竹奪取政權後才遇到抵抗,政府軍潰敗後誰還在作戰?美國新書披露中共如何施壓世衛及其溯源調查,揭示世衛調查否定實驗室泄漏的真相。

阿富汗政府軍潰敗後,前副總統為何能率部抵抗,潘傑希爾山谷的傳奇,塔利班農村包圍城市,農村城市兩個世界;《華郵》介紹新書,中共如何對世衛及其調查組施壓,「極不可能泄漏」竟然是調查組抗拒中共的手段?

誰在塔利班席捲全國後開始抵抗

1. 阿富汗局勢

當美軍撤出,塔利班勢如破竹蓆卷全國後,阿富汗首次出現了真正的抵抗。為什麼政府軍裝備精良不抵抗而大勢已去卻出現了抵抗?

軍事抵抗,總統加尼逃離流亡,政府正在移交,而阿富汗原第一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率軍退守喀布爾北方的潘傑希爾山谷繼續抵抗並實施反擊,誓言不投降。雖然扭轉局勢的希望不大,但這和政府軍的不戰而退不同。政府軍是靠美國軍餉養的,據說是世界上付錢最高的軍隊,沒有為政府作戰的意願,一旦美軍離開,也沒了方向和鬥志。現在美國真的走了,還能組織起來的武裝就是真的願意和塔利班作戰的了,有自己的動力了。

這個地區是塔吉克族的勢力範圍,在阿富汗多次戰爭中富有盛名,蘇聯入侵期間,阿富汗抵抗力量的傳奇領袖馬蘇德擊退了蘇聯的進攻,守住了潘傑希爾山谷;美國捲入阿富汗前,塔利班與馬蘇德指揮下的北方聯盟之間打內戰,塔利班進攻潘傑希爾山谷也被北方聯盟擊退;再就是這次了。這是傳統的部族戰鬥,比拿錢的僱傭兵強得多。不過抵抗組織面臨的處境比20年前差得多。

另外,一些城市爆發了揮舞阿富汗國旗的抗議活動,有人被塔利班開槍打死。婦女走上街頭抗議,這是需要相當勇氣的。來自阿富汗的消息混亂。

薩利赫正在聯繫其他部族領袖,這些部族在20年前曾經聯合對抗過塔利班。

不知道多有效,會怎樣發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阿富汗很長時間局勢不會穩定。

中共心裡並不一定希望這樣情況發生,塔利班不見得會按照中共的想法做,也很難保證中共的「一帶一路」的安全。

塔利班的農村包圍城市,宗教和世俗

2. 塔利班是典型的農村包圍城市,我們看到蘇聯占領前的喀布爾的照片,想起伊朗伊斯蘭革命前的德黑蘭的照片,這些在實施伊斯蘭教法前的大城市是相當開放甚至西化的,並不需要美國捲入20年的影響力。但這些開放的大城市的居民很難抵擋比較落後地區的原教旨主義武裝力量。

塔利班掌權後面臨西方國家的金融制裁,美國很可能會採取行動阻止塔利班政權動用國際基金組織給阿富汗的數十億美元,而塔利班則很可能通過毒品獲得經濟來源。他們在過去20年就這樣做的。阿富汗現在是世界生產鴉片最多的國家,自從金三角毒品衰落後。

一位美國軍人描述,美軍無法對付鴉片,如果他們允許農民種鴉片,塔利班就會從中獲利(課重稅),如果他們摧毀鴉片地,農民就會加入塔利班,如果要他們改種其它作物,農民就會把化肥直接賣給塔利班做炸藥。

這就是美軍的困境,雖然是鴉片,其實反映了美國在阿富汗面臨的無法解決的問題,那不是美國人能想像的。

華郵介紹新書中的中共施壓病毒溯源

3. 《華郵》今天報導了在病毒溯源調查中中共是如何施壓的過程。這是一本新書:《餘震:大流疫政治與舊國際秩序的終結》,作者是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托馬斯‧賴特(Thomas Wright)和拜登首位女國防部副部長科林‧卡爾(Colin Kahl)。《華盛頓郵報》週四(8月19日)發表文章介紹了這本書中一些有關實驗室泄漏方面的主要內幕情節。

內容顯然是為譚德塞等世衛官員辯護的,據說是揭露了世衛組織和中共的真實關係,揭露了世衛專家實驗室泄漏問題為中共背書提供了內幕。

部分內容已經被媒體披露過。

從作者來看,我對布魯金斯學會是持不信任態度的,和中共關係太密切,但其中提到的一些內容是可以參考的,而且確實可以部分解釋譚德塞後來對溯源的態度。

我傾向於就事論事,譚德塞疫情早期為中共背書,但溯源報告出籠前確實有改變,而且一直有所堅持。我認為該批評的就批評,但該讚賞的就鼓勵,以行為而不是可能的心理做判斷。

中共預設條件和調查細節

4. 幾個重點

世衛專家本‧安巴雷克表示,中共提出世衛聯合研究的先決條件是以後不再提出下次溯源調查,世衛接受了。也許世衛認為這一次調查也能得出初步結論,如果不同意,連這一次都沒有了。反正怎麼都是沒有第二次。爭取到一次也好。但沒想到連第一次都是完全空的。

書中提到參加武漢病毒溯源調查的一名世衛組織科學家宣布,病毒來自實驗室泄漏的說法「極不可能」,沒有必要進一步調查。後來又在3月份公布調查報告時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這裡無疑指的是達薩克,但是達薩克是一個特例,他是完全代表中共利益的,美國提出的三位科學家都沒有被中共接受。所以世衛當時讓達薩克參加的動機很難想像,是為了向中共表態調查是做樣子的,還是為了讓中共接受調查。無論如何,派達薩克就應該想到這個結果。

世衛的反應:書中說,世衛組織工作人員聽到這個說法時極為震驚,「我們都從椅子上掉了下來」。而世衛領導層對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結論感到震驚,他們不相信這些科學家在接觸了武漢的資料和數據後會排除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

譚德塞向調查組表達了這個看法。如果確實是那樣,那就是一開始世衛就低估了北京的無賴程度,或者這本書為世衛高層辯解,無論如何,對北京都是不利的,也就是在溯源問題上,連布魯金斯學會都拋棄中共了。世道變化真快。

此前安巴雷克曾經提到過,北京要求最後報告完全不提實驗室泄漏可能,而調查組最後把極不可能放進去了,至少讓外界知道有這麼個可能性。從世衛調查組看來這已經是盡了努力,而北京對此極為不滿。不過後來安巴雷克說他的採訪被誤讀了,並沒有肯定這個說法,但我傾向於認為這是真的。

從這裡看出,國際組織要想在病毒溯源問題上得到中共的配合從一開始就是虛幻的,類推,在任何問題上只要有求於中共,說好聽是需要中共配合,都是不可能達到目標的,包括什麼北朝鮮核問題、氣候變遷等等。

世衛組織現在支持第二次溯源,中共已經一口拒絕。從國際社會角度,讓更多的人和更多的國家認清中共,未嘗不是好事,世衛能改變,其它國家政府和民眾的認識也會改變,而最好的教師就是中共的行為。中共拒絕調查贏了面子輸了裡子。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