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懷柔區法輪功11人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0日訊】北京市懷柔區法輪功學員,22年來至少11人被直接迫害致死,間接致死29人。其中法輪功學員彭光俊被警察瘋狂毆打、持續電擊、熬夜等,僅僅四天被酷刑致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二十二年間,北京市懷柔區法輪功遭中共各種迫害,總計405人1136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的至少11人,間接迫害致死的至少29人;被非法判刑的有34人次;被非法勞教的有133人次;遭非法拘留或取保候審的有419人次;被綁架洗腦班的有216人次;被各種形式迫害,如騷擾、抄家、流離失所等合計328人次,合計被搶劫私人財產在55萬元以上。由於邪黨的封鎖掩蓋,這裏收集的數據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

法輪功學員彭光俊,在勞教所大年初一「升旗」時,當眾高喊:「法輪大法好!」惡人一擁而上,捂嘴把他拖走至集訓隊。集訓隊大隊長張保利、小隊長劉金彪接到上頭指示,三天內「轉化」彭光俊,他們實施連坐懲罰,你一拳我一腳的打他,給彭光俊灌辣椒水,大冬天又拿水從脖子灌到腳。警察更是瘋狂的毆打、持續電擊、熬夜等,僅僅四天,彭光俊就被酷刑致死。北京市勞教局連夜召開緊急會議,掩蓋事實真相。

高昌澤被強迫寫「揭批」文字,長時間坐「兒童椅」,看邪惡誹謗大法的東西,不許離開,強迫著並被剝奪正常的睡眠時間。因為向警察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延期三個月,惡警高建國長期指示包夾迫害,用擦地布堵嘴,不讓大小便、關禁閉、侮辱謾罵、圍攻毒打,剋扣糧食,關獨立小黑屋。惡警李偉還偷偷的在他的飯裏下藥。劉福山因堅定信仰被嚴管1個月,控制吃飯,不讓休息,酷刑迫害,身體對折頭扎在兩腿中間。

在勞教人員調遣處,李淑清被扒光衣服,讓寫「保證書」,姓果的女隊長連打帶踢,穿大皮鞋跳起來往身上踢,踢在前胸上極痛苦。被強迫做奴工包筷子到凌晨三點,最後吐血。

在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李鳳淑被關小號,不讓去廁所。週會明坐小板凳、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澡、洗漱受限制、做奴工。家人遭到威脅恐嚇,丈夫幾乎精神崩潰。蔡景香在集訓隊等處遭受迫害,被惡警萬某用三個環的銬子把雙手銬在床上,腳腕銬在下床頭,頭上三個環沒有距離就緊挨著,手只好在頭頂床頭上,幾天幾夜都這麼舉著,人就這麼兩頭吊著,無法吃飯、喝水、大小便,臀部被尿液浸紅,還叫男護工處理。朱鳳雲接不出大便,警察指使犯人用棍往裏捅。

吳國芹被脫光衣服搜身、蹲著抱頭,遭受高強度的奴役、洗腦、坐小凳子、洗冷水澡、剝奪睡眠、罰站等迫害。楊秀鳳被背銬,強制洗腦、做奴工,不讓吃飯、不讓睡覺,上廁受限,注射不明藥物。調遣處劉莎用2根電棍電,還用開水擦身燙,然後再到外面罰站凍,反覆多次。

孫桂清被迫害致幾近失明,對面都看不見人,被強迫注射不明藥物。溫玉紅因不放棄信仰,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不讓喝水、不給吃飽飯、不讓洗澡洗腳、換內衣等,雙腿幾乎不能走路;雙眼視線模糊,幾乎看不清對面人的模樣;每天被強迫吃一大把莫名其妙的藥,估計是破壞神經系統的,吃後身體每況愈下,思維紊亂,渾身疼痛,生命垂危,被送到醫院,家屬提出保外就醫,被惡警無理拒絕。張桂所出現了吐血等嚴重的病症,家屬提出保外就醫,同樣被無理拒絕。張鵬芝的丈夫去世,都不准回家見一面。

有高齡老人、哺乳期婦女與殘廢軍人也遭到中共沒有人性的拘留迫害。被非法拘留的年齡最大的是徐秀榮,今年92歲,2000年時,她已經超過70週歲,被非法拘留1個月,後出來看拘留證明時才發現,警察為了非法拘留迫害她,違法把她的年齡偷偷給改成了60歲。

2001年底,孕婦焦淑英在被迫流離失所中生下一個女兒,生完孩子幾天,就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看守所時,遭受毒打、潑涼水、體罰等迫害。

張進棋是國家二等乙級殘廢軍人,傷殘六級,惡警指使犯人給脫光衣服,用五十桶冷水從頭上往下慢慢倒,一邊倒水,一邊打罵,被迫害的出現病症。

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看守所,首先是全身脫光檢查的羞辱,所帶財物被獄警隨意處置。2000年,劉桂琴被綁架懷柔看守所,不給衛生紙、牙刷、牙膏、洗衣粉、被褥等任何基本生活用品。

在看守所裏,法輪功學員遭體罰、毆打、不讓睡覺、銬刑、電棍電擊、強制灌食辣椒油濃鹽水、吃大便、冰凍、拖拽、綁刑、上死人床、上大掛等多種酷刑折磨,有的致傷殘回家後死亡。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北京市懷柔區法輪功學員22年被迫害綜述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