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新版打土豪為何註定會失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戴河會議之後,中共推出了新的「劫富不濟貧」或者「劫富濟官」的政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時,強調要「重新分配財富」,加強對高收入者的「規範和調節」。分析家認為,習近平此舉是啟動新一輪的「打土豪分田地」,共產黨的強盜套路再次出現,還有中國可能要走文革2.0的路。

習近平在講話中告訴領導層,必須建立一個制度,重新分配財富以促進「社會公平」。曾幾何時,中共不是就是用「打土豪分田地」的1.0版,來重新分配過了中國社會的財富嗎?中共不是聲稱自己早已讓人民當家作主了嗎?人民「當家作主」了,當然是只有在公平的社會才可能實現,如果人民都作了主人,還會有什麼不公平呢?

如果中共不得不承認目前的中國社會是「不公平」的,是需要「重新分配財富」來促進公平的,那麼,人們必然會問,中國社會不公的源頭,究竟是什麼?中國社會財富如今分配不公,究竟是誰之過?人們同時還知道,整個中國社會都是在「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之下的,那麼造成社會不公、分配不均的源頭,為什麼不是中國共產黨呢?如果中共不得不承認造成社會不公、分配不均的源頭,的確是中國共產黨自己,那麼,由中共來主持建立這樣的制度、重新分配財富,豈不是緣木求魚、枉費心機?

中共中央的會議強調,有必要「加強對高收入者的規範和調節」,「合理調節過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中共政府可能怎麼樣對高收入者的財富進行「規範和調節」呢?

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已經用了雖然不那麼完善的超額累進所得稅制度。居民的綜合所得,適用3% – 45% 的超額累進稅率,稅級一共有7級,從年薪6萬(月薪5000)起征。對於  經營所得,適用5% – 35% 的超額累進稅率。如果是合法調節財富,就調整稅率就行了,尤其是對那些收入超過14萬的人們,他們要付出高達45%的稅。但是,再高一些的繳稅,要高到什麼地步?55%還是65%?世界各國確實有諸如北歐等高稅收的國家,但它們同時保持著更高的福利。中共如果只增加賦稅,而不能增加福利,那麼,增加的稅收都跑到哪裡去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去哪裡了。

再者,所謂的高收入,本來就是相對的概念。中共的高幹他們算不算是高收入?如果加上中共高幹們隱形的福利,從特權、特供、司機、保姆、衛兵那些都折算成工資,他們折算過後的工資有沒有超過14萬?他們有沒有被要求交更高的稅?中共要打土豪,那對中共他們自己人這些新貴、新土豪,究竟是打擊還是不打擊?

中共說要「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這個說法也是非法和不道德的。回報社會,對納稅人來說,他們已經回報了;因為社會的第二次分配,就是由政府通過稅收、社會福利、社會項目來實現的,高收入人的收入的一部分,那些累進制下的更高的稅費,已經是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和回報。如果他們被要求「更多」的回報,那所謂的「更多」,就又是打家劫舍、土匪的行徑了。慈善和奉獻,需要是自願的才行,才有意義,才顯示出社會公義和人類道德。如果慈善和奉獻是被逼迫的,那就徹底變味了,那就是政府的明搶暗奪、是無產階級暴政了。中共的土匪綁票的性質,從來就沒有改變。

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的這個決議中,還提出了要「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的願景。這可真是不打自招,這是中共不得不公開承認,中國目前的社會結構,不是橄欖形的,不是那種正常社會通常具有的,以中產階級為主、中間大上下小的橄欖形結構。這恰好說明,中國社會兩極分化的問題非常的嚴重,中產階級缺失,中共上層既得利益集團富裕,底層民眾貧窮並且數字龐大,是這樣一個倒金字塔形的畸形社會結構。

中共準備推出的這個政策中,強調新版打土豪的目的,是要「確保經濟金融大局穩定」,要「統籌做好重大金融風險的防範化解工作。」這也正好表明,中國社會的金融體系出現了巨大的麻煩,中共不得不通過打土豪、分田地的新掠奪政策來填補窟窿。並且,過度借貸、超額槓桿、房地產泡沫帶來的後果,對整個金融體系的衝擊,可能近在眼前。

本人早上在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接受採訪時,主持人林嵐女士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她說中共奪權前和奪權初期的「打土豪分田地」,真實目的被認為有三點,一是為它造反籌集資金,二是收買民意,第三是贖買農民子弟參軍,成為中共奪權的炮灰。但中共政權穩固以後,立刻卸磨殺驢,通過「合作化運動」,把分給農民的土地又收回國有了。那麼今天,中共推動「打土豪分田地2.0版」,其目的是什麼呢?

這個問題非常好。其實呢,中共的新版打土豪分田地,還是同樣的三個目的,實質是一樣的,只是內容略有不同。第一個還是為它的造反籌集資金,現在是繼續造反的成果、維護政權籌集資金。第二還是收買民意,欺騙民眾;現在是用來收買人心,表明是所謂的為人民服務,是為了掩蓋貧富差距加大、社會不公和國進民退。第三個仍然是贖買炮灰,中共收買人心和斂財,是試圖加大其維護政權的人力資源,從五毛到城管到黨衛軍,都需要資金和人員。中共流氓、土匪的本性,100年來都沒什麼改變。總的說來,就是因為中共政權岌岌可危,資金枯竭,又擔心民間資本和反對人士結盟、推翻共產黨,才會有新一輪的打土豪。

中共規範、調節高收入的動機明確了,但中共的目的會實現嗎?不能實現。新版的打土豪為何註定失敗呢,其必敗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為生產和生產力的要素,如今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企業和國家的競爭力的根源,也發生了變化。原來的田地、店鋪、紡織廠,現在都不值錢了。

中共所熟悉的,他們以前打家劫舍搶去的,是舊時期生產力的要素,從勞動力、資本、土地、廠房、機器等等,也許有部分的製造業技術。但從最近三十年開始,整個世界的生產力的提升,完全是來自於技術,技術的創新,高新技術,互聯網相關的技術,人工智能,以及高端的生產能力如芯片等。美國最近二十年新出現的、利潤最豐厚的公司,都是高科技的,與互聯網、信息技術、芯片、先進制造、人工智能、大數據相關。中共掠奪去了這些公司,也管理不好,運營不好。其最後的命運,就會跟數以百計的中國芯片公司一樣,一窩蜂地上,一窩蜂地跨,一窩蜂地投資打水漂。

下一輪技術進步、技術突破的時候,照樣不是中共僵化的國企可以掌握的,中國仍然必須依賴於那些在外國培養出來、學會了外國技術、回中國去創業的人才。當然,這樣的人才恐怕越來越少,越來越不願回去。即使有人回去了,照貓畫虎似的打造出一個中國版本的新科技公司,這些公司更可能是另外的一群馬雲式的人物、白手起家創建起來的,卻仍然不在中共的掌控之內。中共到時候也沒有辦法,如果中共那時候仍然還存在,還會重蹈覆轍,還會像今天一樣的打土豪、割韭菜,割未來馬雲二、馬雲三之類的新企業家。但最關鍵的問題是,中國會繼續跟在先進國家的後面,因為沒有真正創新的土壤,只會亦步亦趨,所以會永遠追趕著先進國家。

總而言之,中共的新版打土豪分田地,除了展示中共的貪婪和殘暴,只能加速資金外逃、智慧外流、人才外逃,只會打壓中國年輕人的創業意願。最後的結局,就是中共雖然抓了小錢,卻丟了大錢,並且會最終徹底的失敗。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