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新版打土豪为何注定会失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戴河会议之后,中共推出了新的“劫富不济贫”或者“劫富济官”的政策。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时,强调要“重新分配财富”,加强对高收入者的“规范和调节”。分析家认为,习近平此举是启动新一轮的“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党的强盗套路再次出现,还有中国可能要走文革2.0的路。

习近平在讲话中告诉领导层,必须建立一个制度,重新分配财富以促进“社会公平”。曾几何时,中共不是就是用“打土豪分田地”的1.0版,来重新分配过了中国社会的财富吗?中共不是声称自己早已让人民当家作主了吗?人民“当家作主”了,当然是只有在公平的社会才可能实现,如果人民都作了主人,还会有什么不公平呢?

如果中共不得不承认目前的中国社会是“不公平”的,是需要“重新分配财富”来促进公平的,那么,人们必然会问,中国社会不公的源头,究竟是什么?中国社会财富如今分配不公,究竟是谁之过?人们同时还知道,整个中国社会都是在“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之下的,那么造成社会不公、分配不均的源头,为什么不是中国共产党呢?如果中共不得不承认造成社会不公、分配不均的源头,的确是中国共产党自己,那么,由中共来主持建立这样的制度、重新分配财富,岂不是缘木求鱼、枉费心机?

中共中央的会议强调,有必要“加强对高收入者的规范和调节”,“合理调节过高收入,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中共政府可能怎么样对高收入者的财富进行“规范和调节”呢?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用了虽然不那么完善的超额累进所得税制度。居民的综合所得,适用3% – 45% 的超额累进税率,税级一共有7级,从年薪6万(月薪5000)起征。对于  经营所得,适用5% – 35% 的超额累进税率。如果是合法调节财富,就调整税率就行了,尤其是对那些收入超过14万的人们,他们要付出高达45%的税。但是,再高一些的缴税,要高到什么地步?55%还是65%?世界各国确实有诸如北欧等高税收的国家,但它们同时保持着更高的福利。中共如果只增加赋税,而不能增加福利,那么,增加的税收都跑到哪里去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去哪里了。

再者,所谓的高收入,本来就是相对的概念。中共的高干他们算不算是高收入?如果加上中共高干们隐形的福利,从特权、特供、司机、保姆、卫兵那些都折算成工资,他们折算过后的工资有没有超过14万?他们有没有被要求交更高的税?中共要打土豪,那对中共他们自己人这些新贵、新土豪,究竟是打击还是不打击?

中共说要“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这个说法也是非法和不道德的。回报社会,对纳税人来说,他们已经回报了;因为社会的第二次分配,就是由政府通过税收、社会福利、社会项目来实现的,高收入人的收入的一部分,那些累进制下的更高的税费,已经是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和回报。如果他们被要求“更多”的回报,那所谓的“更多”,就又是打家劫舍、土匪的行径了。慈善和奉献,需要是自愿的才行,才有意义,才显示出社会公义和人类道德。如果慈善和奉献是被逼迫的,那就彻底变味了,那就是政府的明抢暗夺、是无产阶级暴政了。中共的土匪绑票的性质,从来就没有改变。

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的这个决议中,还提出了要“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的愿景。这可真是不打自招,这是中共不得不公开承认,中国目前的社会结构,不是橄榄形的,不是那种正常社会通常具有的,以中产阶级为主、中间大上下小的橄榄形结构。这恰好说明,中国社会两极分化的问题非常的严重,中产阶级缺失,中共上层既得利益集团富裕,底层民众贫穷并且数字庞大,是这样一个倒金字塔形的畸形社会结构。

中共准备推出的这个政策中,强调新版打土豪的目的,是要“确保经济金融大局稳定”,要“统筹做好重大金融风险的防范化解工作。”这也正好表明,中国社会的金融体系出现了巨大的麻烦,中共不得不通过打土豪、分田地的新掠夺政策来填补窟窿。并且,过度借贷、超额杠杆、房地产泡沫带来的后果,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冲击,可能近在眼前。

本人早上在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接受采访时,主持人林岚女士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她说中共夺权前和夺权初期的“打土豪分田地”,真实目的被认为有三点,一是为它造反筹集资金,二是收买民意,第三是赎买农民子弟参军,成为中共夺权的炮灰。但中共政权稳固以后,立刻卸磨杀驴,通过“合作化运动”,把分给农民的土地又收回国有了。那么今天,中共推动“打土豪分田地2.0版”,其目的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呢,中共的新版打土豪分田地,还是同样的三个目的,实质是一样的,只是内容略有不同。第一个还是为它的造反筹集资金,现在是继续造反的成果、维护政权筹集资金。第二还是收买民意,欺骗民众;现在是用来收买人心,表明是所谓的为人民服务,是为了掩盖贫富差距加大、社会不公和国进民退。第三个仍然是赎买炮灰,中共收买人心和敛财,是试图加大其维护政权的人力资源,从五毛到城管到党卫军,都需要资金和人员。中共流氓、土匪的本性,100年来都没什么改变。总的说来,就是因为中共政权岌岌可危,资金枯竭,又担心民间资本和反对人士结盟、推翻共产党,才会有新一轮的打土豪。

中共规范、调节高收入的动机明确了,但中共的目的会实现吗?不能实现。新版的打土豪为何注定失败呢,其必败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生产和生产力的要素,如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企业和国家的竞争力的根源,也发生了变化。原来的田地、店铺、纺织厂,现在都不值钱了。

中共所熟悉的,他们以前打家劫舍抢去的,是旧时期生产力的要素,从劳动力、资本、土地、厂房、机器等等,也许有部分的制造业技术。但从最近三十年开始,整个世界的生产力的提升,完全是来自于技术,技术的创新,高新技术,互联网相关的技术,人工智能,以及高端的生产能力如芯片等。美国最近二十年新出现的、利润最丰厚的公司,都是高科技的,与互联网、信息技术、芯片、先进制造、人工智能、大数据相关。中共掠夺去了这些公司,也管理不好,运营不好。其最后的命运,就会跟数以百计的中国芯片公司一样,一窝蜂地上,一窝蜂地跨,一窝蜂地投资打水漂。

下一轮技术进步、技术突破的时候,照样不是中共僵化的国企可以掌握的,中国仍然必须依赖于那些在外国培养出来、学会了外国技术、回中国去创业的人才。当然,这样的人才恐怕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愿回去。即使有人回去了,照猫画虎似的打造出一个中国版本的新科技公司,这些公司更可能是另外的一群马云式的人物、白手起家创建起来的,却仍然不在中共的掌控之内。中共到时候也没有办法,如果中共那时候仍然还存在,还会重蹈覆辙,还会像今天一样的打土豪、割韭菜,割未来马云二、马云三之类的新企业家。但最关键的问题是,中国会继续跟在先进国家的后面,因为没有真正创新的土壤,只会亦步亦趋,所以会永远追赶着先进国家。

总而言之,中共的新版打土豪分田地,除了展示中共的贪婪和残暴,只能加速资金外逃、智慧外流、人才外逃,只会打压中国年轻人的创业意愿。最后的结局,就是中共虽然抓了小钱,却丢了大钱,并且会最终彻底的失败。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