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名中國難民在巴哈馬滯留 求國際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1日訊】16位大陸難民近日在巴哈馬乘帆船赴往美國,不久在巴哈馬附近一片淺灘擱淺。目前5人被巴哈馬海巡部門扣留。他們希望獲得國際社會關注。

一艘載有16名中國難民的帆船8月18日從巴哈馬啟航後,不久在巴哈馬附近一片淺灘擱淺。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現居美國洛杉磯的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副主席鄭存柱表示,「擱淺以後,有旁邊經過的船知道後向巴哈馬警察跟海巡部門求救。所以海巡部門的人來了,首先把裡邊的婦女和幾個小孩一起,再加上有兩個人,包括流亡者阿龍,讓他們陪着小孩和幾位婦女,通過坐其它的船送到了安全的島上。」

此外,還有5人連同帆船一起被巴哈馬海巡部門扣留。鄭存柱透露,目前的情況是:「阿龍先生已經向聯合國難民署寫出了難民申請,那麼其他被釋放的幾位都正在準備之中,估計這一兩天都會向聯合國難民署提出申請。」

鄭存柱說「這艘帆船上有好幾位都是我們中國民主黨在國內的秘密黨員,他們在國內都做了很多工作。」

他表示,在這幾位秘密黨員中,有一位網名為「千里」的成員曾在武漢爆發中共病毒疫情時,試圖進入武漢對疫情進行獨立調查,並曾因此被警方扣留。

鄭存柱說,16名難民由多個家庭構成,包括10名成年人和6名兒童。他們的帆船於8月18日從巴哈馬啟航,原計劃航行至美國東海岸,再沿海岸線北上,從紐約登陸美國。

在啟航前,流亡者中來自江西,今年34歲的汪大勇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十餘年來他一直關心中國政治問題。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他因向同事積極宣講香港抗爭的實際情況,被人錄音並向警方舉報。在此情況下,他不得不逃出中國

曾是一名工廠技術人員的汪大勇說:「2021年4月份左右的時候,我就先來到了第三國。6月份,我聯繫到了『進步哥』,因為我也跟他在同一個時政群。」

流亡者之一的「進步哥」(網名)表示,今年41歲的他是一名來自廣東惠州的個體戶。兩年多以來,他的時政群中持續討論着與香港反送中和武漢疫情相關的話題,有一些群友因此遭到了中國警方傳喚。

他舉例說:「我們當時有(一個)五個人的小群,有個群友聊了一句話,然後竟然因為一句話就被叫去『喝茶』了。沒幾天,他就告訴我們他要退群了,被『喝茶』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進步哥」在今年與一批身處中國各地的網友分批輾轉逃亡到巴哈馬。在對中國人實行30天免簽入境政策的巴哈馬,他們購買了一艘帆船,計劃用來逃亡到美國:「我們今年3月份就開始商量,當時也有幾套方案,然後最後選定了合夥買一條船,逃出去。」

流亡者之一的「阿龍」(網名)來自四川,今年36歲的他是一名音樂教師,也是「進步哥」網絡群組中的成員。他講述:「今年我們跟『進步哥』商量,從3月多開始決定要出來。然後6月他(「進步哥」)出去以後,就給了我很大的一個鼓舞。我們在出去的時候,也是得到了一些海外民運人士的指點。」

此外,據大紀元報導,「阿龍」說:「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只能開船去逃,留在中國我們會被迫害致死。我們就是最底層的韭菜。」在中共統治下,苛政猛於虎,這16人發起「中國韭菜逃亡宣言」,效法當年尋求獨立的英國人,逃向自由的美洲大陸,希望獲得最基本的自由與生存權。

他說:「我們現在真的是進退兩難,雖然暫時不會被遣返。但巴哈馬物價很高,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每個人都很緊迫、焦慮。」

「進步哥」則表示,他們都不是紅二代、紅三代,在中國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底層的平民,被中共政府當作韭菜一茬茬地收割,他說:「國內情況並不樂觀,很多地方都開始封村,限制條件非常多,高風險地區連出門都出不了。」地方官員為了保住烏紗帽,封城措施都很殘忍,而且消息也封鎖得很快,像他使用的時政群,一兩天就被查封了,但他們就是不斷地封、不斷地重建。

「進步哥」說:「我們也知道流亡風險很大,但中共給我們的恐懼更大,所以寧願選擇出逃。」

16人中的何虎林在大陸經常資助海外民運活動,還曾捐款「新黃雀行動」幫助香港人出逃,他目前仍在巴哈馬監獄內,妻子與兩名女兒很擔心他的安危。

目前16名逃亡者都仍滯留在巴哈馬,他們希望獲得國際社會關注,免於被遣返,最後抵達自由的國度。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