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名中国难民在巴哈马滞留 求国际关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1日讯】16位大陆难民近日在巴哈马乘帆船赴往美国,不久在巴哈马附近一片浅滩搁浅。目前5人被巴哈马海巡部门扣留。他们希望获得国际社会关注。

一艘载有16名中国难民的帆船8月18日从巴哈马启航后,不久在巴哈马附近一片浅滩搁浅。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现居美国洛杉矶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副主席郑存柱表示,“搁浅以后,有旁边经过的船知道后向巴哈马警察跟海巡部门求救。所以海巡部门的人来了,首先把里边的妇女和几个小孩一起,再加上有两个人,包括流亡者阿龙,让他们陪着小孩和几位妇女,通过坐其它的船送到了安全的岛上。”

此外,还有5人连同帆船一起被巴哈马海巡部门扣留。郑存柱透露,目前的情况是:“阿龙先生已经向联合国难民署写出了难民申请,那么其他被释放的几位都正在准备之中,估计这一两天都会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申请。”

郑存柱说“这艘帆船上有好几位都是我们中国民主党在国内的秘密党员,他们在国内都做了很多工作。”

他表示,在这几位秘密党员中,有一位网名为“千里”的成员曾在武汉爆发中共病毒疫情时,试图进入武汉对疫情进行独立调查,并曾因此被警方扣留。

郑存柱说,16名难民由多个家庭构成,包括10名成年人和6名儿童。他们的帆船于8月18日从巴哈马启航,原计划航行至美国东海岸,再沿海岸线北上,从纽约登陆美国。

在启航前,流亡者中来自江西,今年34岁的汪大勇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十余年来他一直关心中国政治问题。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他因向同事积极宣讲香港抗争的实际情况,被人录音并向警方举报。在此情况下,他不得不逃出中国

曾是一名工厂技术人员的汪大勇说:“2021年4月份左右的时候,我就先来到了第三国。6月份,我联系到了‘进步哥’,因为我也跟他在同一个时政群。”

流亡者之一的“进步哥”(网名)表示,今年41岁的他是一名来自广东惠州的个体户。两年多以来,他的时政群中持续讨论着与香港反送中和武汉疫情相关的话题,有一些群友因此遭到了中国警方传唤。

他举例说:“我们当时有(一个)五个人的小群,有个群友聊了一句话,然后竟然因为一句话就被叫去‘喝茶’了。没几天,他就告诉我们他要退群了,被‘喝茶’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进步哥”在今年与一批身处中国各地的网友分批辗转逃亡到巴哈马。在对中国人实行30天免签入境政策的巴哈马,他们购买了一艘帆船,计划用来逃亡到美国:“我们今年3月份就开始商量,当时也有几套方案,然后最后选定了合伙买一条船,逃出去。”

流亡者之一的“阿龙”(网名)来自四川,今年36岁的他是一名音乐教师,也是“进步哥”网络群组中的成员。他讲述:“今年我们跟‘进步哥’商量,从3月多开始决定要出来。然后6月他(“进步哥”)出去以后,就给了我很大的一个鼓舞。我们在出去的时候,也是得到了一些海外民运人士的指点。”

此外,据大纪元报导,“阿龙”说:“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只能开船去逃,留在中国我们会被迫害致死。我们就是最底层的韭菜。”在中共统治下,苛政猛于虎,这16人发起“中国韭菜逃亡宣言”,效法当年寻求独立的英国人,逃向自由的美洲大陆,希望获得最基本的自由与生存权。

他说:“我们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虽然暂时不会被遣返。但巴哈马物价很高,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每个人都很紧迫、焦虑。”

“进步哥”则表示,他们都不是红二代、红三代,在中国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底层的平民,被中共政府当作韭菜一茬茬地收割,他说:“国内情况并不乐观,很多地方都开始封村,限制条件非常多,高风险地区连出门都出不了。”地方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封城措施都很残忍,而且消息也封锁得很快,像他使用的时政群,一两天就被查封了,但他们就是不断地封、不断地重建。

“进步哥”说:“我们也知道流亡风险很大,但中共给我们的恐惧更大,所以宁愿选择出逃。”

16人中的何虎林在大陆经常资助海外民运活动,还曾捐款“新黄雀行动”帮助香港人出逃,他目前仍在巴哈马监狱内,妻子与两名女儿很担心他的安危。

目前16名逃亡者都仍滞留在巴哈马,他们希望获得国际社会关注,免于被遣返,最后抵达自由的国度。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