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共同富裕 「合法」搶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2日訊】3天前,中共2.0版的「打土豪、分田地」政策出臺了,習近平提出了要「共同富裕」,「合理調節過高收入」,不過呢,這被一些分析解讀為中共這是要通過「綁架式」慈善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我們看到,中共今年在各行業的一連串大動作,已經讓民企富豪們成了整肅對象,而教師、公務員們也未能倖免,那麼,接下來又會波及到哪個行業、哪些人群呢?這個所謂「共同富裕」的政策又將如何執行?對中國人又會有什麼影響呢?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政策解析

8月1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主題是「促進共同富裕」,會議強調,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合理調節高收入,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回報社會。還提到,要取締非法收入,整頓收入分配秩序。

那麼,在中國什麼算是高收入呢?什麼又算非法收入呢?我們知道,之前風聲水起的校外教育培訓,現在已經屬於非法了,所以,具體的標準都要看中共政府給出的定義,而且這個定義是會經常變化的。

去年時,中國暨南大學的一份調查提到,中國高收入人群如果定在可支配月收入一萬元人民幣以上,那麼,中國的高收入人群大約會有800多萬人,大約占到總人口的0.61%。也許這800多萬人,現在心裡就要打鼓了,因為很可能在「共同富裕」的口號下,有一部分收入不知道會被調節到哪裡去了。

那麼,中共怎麼解釋「共同富裕」呢?官媒報導中說,要「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還要「加大稅收、社保、轉移支付等調節力度」。

什麼是財富的初次、再次和三次分配呢?

初次分配是指通過勞動得到的財富;再次分配指的是通過稅收來調節收入,就是收入高的多繳稅,那麼接下來可能會針對富人出臺一系列稅收,比如消費稅、房地產稅、遺產稅等。

第三次分配就是要富人回饋社會,其途徑就是捐款、做慈善。從「十四五」規劃到這一次會議,中共多次提到發揮慈善的第三次分配作用,所以未來的一大趨勢,就是會要求富人多捐款。

不過,這也讓原本自發自願的慈善,可能會變成強行募捐了,其實這種強行募捐,中共也沒少搞,之前也有過一些政府機構直接扣除部分工資,強行募捐的事情。如果把富人回饋社會變成一個指導性的政策的時候,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亂象,會不會讓一些有了更大權力的機構或個人滋生腐敗呢?

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共打壓下,一些富人已經在被迫用捐款來保命,比如,騰訊在今年4月就宣布,將投入人民幣500億元用於解決社會問題和幫助中國鄉村脫貧,當時習近平正高喊著今年要全民脫貧。

而在習近平剛說完要「共同富裕」之後,8月18日,騰訊又宣布,將再投入人民幣500億元,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騰訊在聲明中稱,這是對國家戰略的積極響應,並提到,騰訊已經規劃連續投入人民幣1千億,充分發揮企業在「三次分配」中的主觀能動性,持續探索助力「共同富裕」。不得不說,馬化騰為了表忠心,也是拚了。

除了騰訊,今年以來,像是小米、美團、字節跳動這些中國科技大佬們也都紛紛展開了慈善事業,今年7月,小米創辦人雷軍捐出了價值22億美元的股票作為公益用途;美團創辦人王興,也給自己創辦的慈善基金會,捐了23億美元的公司股份做公益。

一邊是對網絡公司的嚴格審查,一邊是當局的「共同富裕」政策,估計未來,熱愛公益事業的企業大佬們會越來越多。

在一些西方國家,比如美國,政府是通過免稅來鼓勵富人捐款的,比如你一年賺了50萬,你喜歡傳統藝術,你就拿出20萬捐給了藝術團,那麼這20萬就可以免稅,而且捐款通常是經過非營利組織完成的,而政府對非營利組織的監管非常嚴格,財務需要公開、透明。

但在中國,捐款卻是不透明的,比如紅十字會,如果不是郭美美,我們恐怕還不知道這裡面隱藏了多少貓膩。

另外,中國還有一些基金會是打著慈善的名義斂財。比如,上海慈善基金會,就被稱為「官太俱樂部」,原上海市長黃菊的妻子余慧文曾經擔任副會長,當時許多活躍於上海商界的巨賈,都想方設法接近她,據說上海首富周正毅,就曾給這個基金會捐了2千萬人民幣。

誰屬於「高收入人群」?

提到這個「共同富裕」,我們就得說一下中國現在的貧富分化情況。在過去40年裡,中國雖然經濟在快速發展,但是貧富差距依然嚴重,去年開始的疫情更拉大了這種差距,有數據顯示,疫情幾乎沒有影響到中國上層權貴的收入,但普通民眾的工資卻停滯不前,甚至下降。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數據顯示,中國的基尼係數,2000年時是0.599,到了2020年時,則擴大到了0.704,成為全球收入最不平等的主要經濟體之一。

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是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根據聯合國對基尼係數的規定: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懸殊。據經合組織的數據,2017年美國的基尼係數是0.39。

在日本、澳洲等國家,一般是5%的家庭控制國家50~60%的財富,而中國財富向富人的集中度正以年均12.3%的加速度增長,是全球平均增速的2倍。

2006年,中國社科院等部門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供剪輯參考《全國地方黨政部門、國家機關公職人員薪酬和家庭財產調查報告》),在中國資產超過1億美元的大富豪中,中共官員家屬就有9,700多人,占富豪總數的86%。中共各級官員的年收入,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到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25到85倍!

此外,無論是世界銀行,還是中國的大學、民間機構,都無法統計到中國人「黑色收入」、「灰色收入」、以及「暗收入」的資料。那麼,如果考慮中共龐大的權貴集團通過貪污、受賄、洗黑錢等方式得來的「不可見收入」,中國的真實基尼係數將會更加驚人。

2013年,維基解密「中國密件」中披露的消息顯示,中共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5,000個帳戶,2/3是中共中央官員。目前還有150個名字尚未確認,估計是家眷。部級以上和大多數的中央委員,幾乎人人有份。

1985年時,鄧小平說要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再帶動和幫助其它地區、其他的人,逐步達到「共同富裕」。結果就是,中共官員們紛紛成了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不過,「共同富裕」卻沒有實現,反而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中國財富已經被500個權貴家族所控制,如今中共高層和太子黨家族一如既往地圈錢、圈地、洗錢,各個家族的資產成百上千億,更有以萬億計算的。比如,根據在美國的大陸富豪郭文貴去年的爆料,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至少坐擁5,000億美元以上的資產,江澤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財富至少在1萬億美元。

去年5月,中共總理李克強提到,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人民幣,而根據北京師範大學在去年6月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這6億人中,有2.2億人的月收入低於500元,546萬人沒有任何收入。

而普通民眾在經歷了中美貿易戰以及疫情的重創之後,失業率暴增,生活艱難、民不聊生。

「共同富裕」可行?

鄧小平來不及做的「共同富裕」,現在習近平要來完成了。對習近平宣告的「共同富裕」,北京經濟學者彭定鼎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說,「你只要是用合法正當取得的財富,不管多巨大,都應當受到保護。不能因為政策目的,變成有錢我就打你。」

大家知道,前段時間剛被判了18年的孫大午,在民間的口碑很好,被稱為良心企業家,但現在卻是這樣的下場。有人分析說,這是因為孫大午沒有把錢捐給政府,人們感恩戴德的是孫大午,而不是中共。

那麼中國社會的貧富差距是怎麼造成的呢?我們看到在資源、機會、競爭等方面,因權貴們手中的特權而造成的不平等的情況隨處可見。

比如教育資源不平等。相對於農村,城市的教育資源更多,而相對於二、三線城市,一線城市的教育資源更多,而對北京來說,西城區、海淀區的教育資源更多。

比如在2020年,北京各區考入北大清華的學生人數是862人,海淀區占了479人,西城區是213人,兩個區的學生就占了總人數的80%。怪不得家長們拚了命要到這兩個區買房子。

我們再看看醫療,最近東京奧運上的中國跳水冠軍全紅嬋,在受訪時提到,她拚命拿冠軍的目的就是要賺錢給母親看病。但中共官員的醫療情況是怎樣的呢?中共官媒曾披露,一名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高達300萬元,而一個市局級別的高幹病房,一天的費用就要20多萬,一年是7,000多萬。

此外還有競爭的不平等。比如,一些商人,通過收買當地官員的方式,廉價獲取國有資產經營權,或自然資源開採權,由此帶來高額利潤,但這種財富並不是通過公平競爭獲得的。

中共搞改革開放40年,使中國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這些紅利去哪了呢?相當一部分是進了中共官員的腰包。

打土豪分田地2.0

現在的情況是,隨著國際社會的圍剿,中共財政收入越來越少,那麼,像是醫療、養老金這些巨大的虧空如何填補呢?這時,中共又打起了高收入人群的主意,利用一些人的仇富情結「劫富濟貧」,這其實也是中共慣用的套路,既可以收買人心,又可以轉移視線,讓中共再次度過劫難。

也許有人認為中共的均貧富是好事,我們看到,現在中共已經在演藝圈、科技圈,包括老師、公務員等領域都割了一圈韭菜了,如果醫療、養老的缺口還是堵不上,那中共可能還會想出更多的全民割韭菜的辦法來。

當年,中共打土豪分田地時,曾經騙取農民為了保衛土地參加內戰,然而他們的土地僅僅收穫了幾茬兒麥子,1953年,中共一搞合作化運動土地就又沒了。曾有人總結中共的黨史:以革命的名義殺人,以人民的名義搶劫,以改革的名義分贓……接下來的「共同富裕」,或許又將書寫一段中共「合法」搶劫的歷史了。

策劃:財商經濟研究所
撰文: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82AiO-ehTTIZ3PpnTkecvA/?sub_confirmation=1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