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條幅飄揚在馬三家勞教所(3)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2日訊】地上一片狼籍,被子被拆到露出棉花來……整整7天7夜,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如臨大敵。獄警日夜值班,反覆搜查監舍,反覆審問囚室長、監工、生產組長等相關人員。馬三家所長楊健沒有回家,日夜蹲點、調查。

誰都沒有想到,在這個因迫害法輪功而臭名昭著的全國「樣板」勞教所,有人將一條寫著14個工工整整的水彩大字——「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三退保平安」的兩米長條幅堂堂正正地掛了出來。

原遼寧省大連市中心醫院的主管護師王春英,是這條橫幅的製作者。2009年7月21日清晨,她親自將其掛在監舍大樓的窗戶外。

在戒備森嚴的馬三家,她是如何做到的?

近日,她接受大紀元採訪,回顧了這個過程。

接上文:「法輪大法好」條幅飄揚在馬三家勞教所(2)

突如其來的變故

在掛條幅前一個月,王春英和一位同被關押在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商量好了:這次在「7.20」(7月20日,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周年日)掛真相條幅,由王春英負責準備好條幅,最後由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負責掛出去,兩人合作完成。

就在「7.20」前兩三天的時候,那位學員在奴工車間告訴王春英,她不能參與了。

王春英形容,她當時如同掉進「萬丈懸崖」。「我一屁股坐在工具箱上,像癱了一樣,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一時間,「巨大的壓力和恐懼,鋪天蓋地壓在我身上。覺得自己承受不住了。」

她說,馬三家有如人間地獄,空氣中都布滿了邪惡的因素。「馬三家原所長蘇境(2001年,王春英第一次被關押馬三家期間)在我們眼前一走一過,人的汗毛一下子就立起來了。」

歷經那麼多次驚險的搜身、搜監,王春英都躲過去了,她說,「我已經到極限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王春英要做出怎樣的決定?

一方面,她想:「我還有59天就解教回家了,一旦做了,被警察發現,給我加期。惡劣的酷刑手段,不是誰都能承受得了的。往日受酷刑的一幕幕又展現在眼前……」

另一方面,「女兒懷孕,要生孩子了。我一加期,孩子的月子都伺候不上了。孩子因為我入獄,結婚時就沒有舉行婚禮。(如果不能幫女兒做月子,)女婿家裡怎麼接受?」

經過一番思考,堅定的正念占據上風,王春英最後作出決定,要以這種形式告訴馬三家警察:法輪大法好!必須要退黨才能保平安。

「我一定要把條幅掛出去。」

「我想,這就是我的使命。不能指望別人。」

「7.20」到了

7月20日到了,那天下著小雨。

王春英,還有馬三家監舍其他犯人,都被叫到教室去訓話。

講台上的獄警和往常一樣,重複中共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以來的種種誹謗,如:「天安門自焚」偽案、「1400例」所謂法輪功學員殺人、自殺等謊言。

王春英對這番假話看得十分清楚。早在當年就一眼看出,「天安門自焚案」中的劉思影在做氣管切開手術後接受央視記者採訪並唱歌是造假。

王春英本人從事護士工作30年,在縣級醫院工作期間,護理過多例做氣管切開的病人。她說,「我護理了多少例氣管切開的病人?已經數不清了。」

她介紹,病人氣管切開手術後,需經歷複雜的恢復過程。

「氣管切開,屬於重症護理,病人要在重症護理室待著。有專人護士觀察呼吸。有什麼情況及時處理。病情變化時,立即向醫生報告。」

「等到病人呼吸通暢了,病情基本穩定了,這時才考慮拔管。」

「拔管,不能立即拔管,要做試驗性拔管。在氣管內管上放上一個小木塞,觀察患者呼吸情況。24小時內病人呼吸正常,才可以拔管。而且要把切開的皮膚縫上。」

「劉思影,從氣管切開到拔管,4天就能說話唱歌,可能嗎?比如,你的手劃破了,4天能癒合上嗎?」

王春英表示,做氣管切開術後的病人,「在拔管後說話,聲音都是非常難聽和沙啞的。」就連康復出院時,聲音都是很沙啞的。

她表示,中共中央電視台播出的「天安門自焚案」中的劉思影,在氣管切開術後4天正常說話,這在醫學上是不可能的。

「劉思影在接受中央電視台記者李玉強採訪時,正常地說話,還能唱歌,可能嗎?」「在醫學史上,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所以,『天安門自焚』完全是個徹頭徹尾的偽案。」王春英說。

「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指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門廣場發生所謂5人「自焚」案。中共喉舌媒體聲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此案漏洞百出,被國際社會公認,這是由中共炮製、嫁禍法輪功的騙局,以煽動仇恨。

由「新唐人」電視台製作、分析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紀錄片《偽火》(False Fire),後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7月20日那天,馬三家獄警在講台上講他的,王春英在講台下想著自己計劃掛法輪功真相條幅的事情。

她坐在教室的窗戶邊上,「那時候,我很平靜,沒有什麼怕心。 」

傍晚時分,「我把窗戶打開,把手伸出窗外,一縷霞光落在手上。我心裡那麼的坦然、平靜。」

「我心想,明天7月21日,一定是個好天氣,我一定把條幅掛出去。」

兩米長的條幅在馬三家飄展

7月21日凌晨4點,王春英耳邊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到點了。

「我一下子就醒了。」

王春英一看周圍沒人,只是窗外站著一個「四防」(監控犯人),趴著窗戶正在往監舍裡看。

「我一看不行,躺著。心想:讓他趕快離開。」

真是天遂人願,不一會兒,那個人離開了。

「我就爬到床底下,把條幅取出來。」王春英把條幅別在褲腰,就去上廁所。

「四防(監控犯人)」在廁所門口守著。王春英心想:趕緊離開吧。那人果真離開了。

王春英迅速把廁所的紗窗拉開,把條幅的繩子繫在廁所的鐵欄杆上,順勢一甩,「『嘩』一下,整個條幅在下面展開了……」

「那一瞬間,那一霎那,我真的覺得自己就像在天安門證實大法的感覺,覺得自己那麼高大。」

大陸某地懸掛的法輪功真相條幅。(明慧網)

「我迅速把紗窗拉上,回到囚室。」

整個過程,人不知鬼不覺。

王春英回到監舍,躺在床上。囚室的牆上有個鐘錶,有條不紊地滴答著。

馬三家如臨大敵

半個小時後,王春英聽到警察嘩啦嘩啦跑上了她所在的監舍二樓,外面一片混亂。

王春英說,「他們(馬三家)沒有想到,在這麼戒備森嚴、在筆和紙管理得這麼嚴格的情況下,馬三家出了這樣的東西,(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不管怎麼搜查,怎麼審問,馬三家的獄警就是不敢提條幅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誰幹的。

作為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先進」,馬三家根本不敢聲張條幅的事情,一怕犯人知道,將消息傳播出去;二怕上級知道,獎金受到影響。

馬三家獄警惱羞成怒,翻箱倒櫃,挨個搜行李,被子被拆到露出棉花來,也找不到證據和把柄。所長楊健都沒回家。最後,什麼也沒搜出來。

馬三家獄警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令被關押的囚犯見證了中共的邪惡;而法輪功學員在那裡的善良表現,令很多人明白了法輪功真相。

2009年11月,王春英刑滿釋放。出獄前,同監舍的很多囚犯了解了真相,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

出獄的當天,王春英向曾向她施行酷刑的獄警講真相。那位警察也明了真相退黨。

「他們給我『上大掛』,我一點都不恨他們,就是慈悲地去講。」

王春英還告訴對方,「你到大連來,我領你去吃海鮮。」

……

回想起當年在馬三家掛條幅的一幕幕,現旅居美國華盛頓DC的王春英說,「這件事情太驚險了,刻骨銘心,清晰得如同發生在昨天。至今我還非常震撼。」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