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接種第三針疫苗 恐引發ADE效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以及全世界多個國家通過限制政策,強迫人們打疫苗之際,關於疫苗的效用和不良後果被越來越多的民眾曝光。

首先,很多人打疫苗出現了嚴重後果。美國VAERS數據庫顯示,從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8月13日,疫苗導致了595,622例跨越所有年齡組的負面事件,包括13,068人死亡,81,050嚴重受傷,許多人出現心臟病、心肌炎、殘疾、流產、嚴重過敏反應、血小板減少等症狀。

在中國大陸,近半年來網絡頻頻曝出打疫苗致死和重症案例。除了筆者在《接種疫苗現死亡重症案例 北京禁報導》一文中列舉的案例外,8月17日,一位豆瓣用戶發帖稱,她一向身體健康的爸爸打了北京科興滅活疫苗,導致患上格林巴利綜合症,現正在ICU搶救。格林巴利綜合症,是一種因免疫系統損害周圍神經系統,而導致的急性肌肉癱瘓疾病。患者的恢復期需數週到幾年之久,大約三分之一的患者會留有終生的肌無力的後遺症。

讓家人絕望的是,女孩的父親現在沒有生存欲望。該用戶將有關問題反映到疾控中心,才知道全國患有類似病的人不在少數,只不過她父親的病情嚴重。目前,此豆瓣原帖已變為「非公開討論」,該用戶也被禁言。

其次,疫苗的防護作用有限。在變異病毒出現後,包括輝瑞疫苗在內的疫苗的防護作用都出現了大幅度下滑。在接種率非常高的以色列,其衛生部的數據顯示,5月2日至6月5日,輝瑞疫苗預防感染的有效率為94.3%,但隨著德爾塔毒株傳播,6月6日至7月3日,輝瑞疫苗預防染疫有效率降至64%;6月20日至7月17日,有效率進一步下降到39%。另據以色列衛生部8月13日公布的數據,超過53%的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已經接種過兩劑疫苗,重症患者中有60%也已完成疫苗接種。

中共當局雖然沒有公布相關數據,但在南京、揚州等地出現的新一波疫情中,絕大多數感染者都是打過兩次疫苗的,其中還出現了重症和危症患者。這足以證實中共疫苗的效用有限,其曾公開說的打疫苗可以防感染、防發病、防傳播,甚至防重症,現今看來水分很大。

遺憾的是,疫苗引發的嚴重後果和有限的效用並未引起世界各國政府的警覺和在意,多國政府反而不顧所在國民眾的遊行抗議,強制民眾打疫苗,推行疫苗通行證,一些國家,如以色列、德國、法國、美國等國在7月底和8月初則宣布打第三針加強針。

而在中國大陸,多個地方政府出台政策,禁止未打疫苗者進入諸多公共場所,內蒙古呼和浩特更為過分,還禁止未打者進入居民小區。顯然,各地方政府出台如此政策,是為了政績,為了完成中共當局的指令,意在迫使仍未打疫苗者接種疫苗。中共當局公開且在各大官媒上強調的打疫苗「自願」,完全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在繼續強迫民眾打疫苗的同時,中共官媒也開始了是否打第三針的輿論鋪墊。如大陸多家媒體近兩日刊登的通稿《新冠疫苗要不要打第三針?何時打?》,先是引述經常為中共站台的呼吸病專家鍾南山的看法,稱「滅活疫苗或mRNA疫苗接種之後半年,免疫功能都有明顯下降。根據國內最新研究,接種疫苗第二劑後6個月再接種一劑,抗體水平增幅達到十多倍,且接種後再過6個月還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他表示,這是一個很有希望的增強免疫的辦法」。

隨後,為了打消人們的疑慮,文章又稱國藥和科興公司最近都報告了第三針疫苗的臨床研究結果。「結果顯示,第三針疫苗均未出現嚴重不良反應,仍像接種第一針和第二針一樣安全;同時,第三針接種後,受試者的中和抗體水平快速大幅提升,這預示著疫苗保護效果可能大幅度提高。」這說明「疫苗加強針具備可行性」。

無疑,中共通過此文是在告訴民眾,打過兩針疫苗還沒法維持抗體水平,因此打第三針疫苗勢在必行,而且不用擔心,打第三針也是安全的。至於何時打還要等中共當局的通知。

中共的鬼話值得相信嗎?看看打前兩針疫苗出現的死亡和重症案例,哪裡看出疫苗是百分之百安全的?試問兩家疫苗公司第三針的臨床試驗做了多久?多少人?為何不公布所有試驗結果?另外,如果打了第三針疫苗半年後,抗體減少,是否還要打第四針?

顯然,打第三針即所謂的加強針的嚴重後果已經在以色列顯現。來自以色列官網的最新數據顯示,從2021年7月30日以色列開始進行第三針的疫苗接種後,感染中共病毒確診或者注射後的死亡率急速大幅的上升;而從八月一週的確診數據來看,已接種而確診的人數幾乎是未接種而確診的人數的五倍。

不知這是否是ADE現象?根據維基百科,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翻譯成中文是「抗體依賴性感染加劇效應」,是指人體在正常情況下感染某一病毒痊癒後,免疫系統會產生針對這個病毒的抗體(或者注射了某一疫苗產生單一抗體),阻止再次感染從而實現免疫。然而,如果這一病毒後續發生了變異,人體內原有的抗體對變異後的病毒將不會起作用,而這個時候因為人體的免疫系統誤以為病毒已經被「阻抑」,使得這時候人體免疫系統對此病毒完全不設防,這會導致此患者會比沒有抗體的人症狀反而更嚴重。

簡單的解釋就是病毒在感染宿主細胞時,由於某些原因導致相關病毒增強其感染能力的現象。或者通俗點說,就是接種疫苗者,如果抗體無法對抗病毒,就成了病毒進入細胞的敲門磚,反而增強了病毒的毒性,提高致死率,這符合以色列目前的情況。

網絡上一篇題目為「歷史解密:登革熱病毒的ADE效應」的文章詳述了ADE效應。ADE效應,最初是1973年在登革熱病毒上發現的。登革熱病毒有四個血清型,如果感染過二型病毒後產生抗體,若不幸再不小心感染四型時,往往會導致病毒瞬間暴增(醫學上叫重症登革熱),致死率提高300倍左右。

世界多家藥企巨頭曾研發登革熱病毒疫苗,都在ADE效應面前折戟沉沙。法國賽諾菲藥業吸取前人登革熱疫苗失敗的教訓,用了二十多年,花費15億美元,製造了一種四價疫苗,即同時做出登革熱四個亞型病毒的疫苗,混合使用,讓人同時產生四種抗體。

2015年12月,賽諾菲的四價登革熱疫苗登瓦夏(Dengvaxia)完成了全部動物實驗和人體三期臨床試驗,通過了嚴格的科學測評。但是在長達6年的臨床試驗後期,在2~5歲年齡組兒童出現了15例重症住院(而未注射疫苗的僅有1例住院),賽諾菲為了保險,把疫苗接種的門檻提高到9歲。

2016年4月,菲律賓的73萬以上的兒童開始注射該疫苗。7月,世衛組織向全球登革熱流行區,鄭重推薦登瓦夏,推出接種指南,建議9-16歲少兒注射。不久,不良反應、重症相繼出現。實踐中發現,該疫苗只對曾經染病的人有效,未曾染病的人反而可能出現更嚴重病症。隨著幾十名兒童的死亡,2017年12月,菲律賓政府叫停了該疫苗,還向賽諾菲索賠7,000萬美元疫苗費,並準備追查其中的腐敗、瀆職,追責賽諾菲的數據和世衛的背書。賽諾菲一面聲明那不是疫苗問題,一面答應賠償2,800萬美元另加住院醫療費。

截止目前,人類已知有ADE效應的相關病毒有:登革病毒、西尼羅河病毒、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羅斯河病毒等。正如文章作者所言:ADE效應對人類健康最大的威脅是把我們用來保護自己的盾變成了刺殺自己的矛。

前車之鑑並不遙遠。缺乏足夠的臨床試驗數據的中共病毒疫苗,貿然給世人打後,已經出現了太多的問題。如果證實以色列在接種第三針疫苗後出現的就是ADE效應,意味著什麼已不言而喻。

有著幾副面孔的中共疾控中心高福在去年底接受記者採訪時,曾坦承:「ADE現象到現在沒有結論,那麼通過動物試驗、通過各種細胞試驗,實驗室告訴我們說,沒有或者很輕微,但是到了人群以後它是什麼我們不知道。」

面對著這麼多的未知,人們還要繼續打疫苗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