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誤吃大麻得重病 修大法後康復 解怨緣

施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6日訊】一個在澳洲悉尼留學的香港女孩,因為在一次與同學的聚會上誤吃了被放了大麻的餅乾而患重病。在花費了近萬元醫藥費、數月求醫無果、精神嚴重抑鬱焦慮的情況下,幸運地在網上遇到了美國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因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身體痊癒。她感激法輪大法的威德開始修煉,並放下了與同學的恩怨,令對方深受感動,表示也要學習法輪功

* 煩惱

2020年8月的一天深夜裡,21歲的夏洛特怎麼也睡不著。JT是她的男朋友,兩人最近因為各種原因爭吵不休,正處在分手的邊緣。

同學貝拉(Bella)和凱爾(Kyle)得知她的事情後說要找她出去玩,讓她開心一下。這兩個同學都是國際生,是一對情侶,女孩是蒙古人,男孩是越南人。夏洛特馬上答應了,心想明天出去和朋友散散心也是件好事。

此時的夏洛特躺在床上,有些害怕。她總是這樣,一遇感到壓力的時候,就不敢一個人待著。因為她老覺的周圍好像有很多人在盯著她看。她甚至感覺有人拽了她一下,就倏地縮一下腳,然後她坐起來,向四周看看,再支起耳朵聽聽,確認屋子裡並無他人後,又慢慢地鑽進被窩中。

深冬的悉尼叫人壓抑,夏洛特想起了遠在香港的媽媽。當年爸爸在新西蘭留學後回到香港工作遇到了媽媽,在一年的秋天生下了她,取名屈秋彤,就是「秋天生的兒童」,後來又生下了弟弟,但父母卻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後各奔東西了。

15歲那年,夏洛特來澳洲留學,幾年後爸爸把弟弟也接了過來,一家三人在悉尼生活。現在夏洛特正在Kirana學院讀幼師。她是個自卑的女孩,常常自責,感到自己很無用。雖然以前的男友總對她說「你很好看」,她也自信不起來。一遇到家庭、學習、生活的壓力,她的情緒就會垮掉,負能量愈來愈嚴重,前男友就建議她去看心理醫生。

「不去!」她斷然地反駁,在心裡頭想,「醫生幫不了我,鎮靜劑也幫不了我。」

在一次絕望的時候,她甚至想從陽台上跳下去。就在這種迷迷糊糊的回憶和胡思亂想中,臉色灰白的夏洛特終於昏沉地睡了過去,這時窗外的天已經微微發亮了。

* 中毒

夏洛特第二天穿了一件鮮豔的襯衣,襯托得臉更加蒼白。她塗了點口紅,讓自己顯得精神點。她是一個美麗的女孩,有一雙細長的丹鳳眼,一笑起來就彎彎的。

派對上一共有五六個人,貝拉拿出一盒餅乾,說:「給,嚐嚐我們在家製作的曲奇,你會喜歡的。」

一點胃口都沒有的夏洛特不想拂了他們的好意,就掰了一小塊放到嘴裡,感覺味道怪怪的。

「怎麼樣?」貝拉問,期待地看著她。

「唔,挺好的,還不錯。」夏洛特敷衍道。

又聊了幾句,大家提議去餐廳吃飯。夏洛特這時覺得有點不對勁,一陣困意襲來,頭腦很不清醒。

「我去一下洗手間。」她說了一句,就搖搖晃晃向廁所走去。

進了洗手間,她馬上擰開水龍頭,用水洗臉,頭卻愈來愈暈,而且全身難受,四肢無力。但是她的頭腦卻清醒了,想她平時不抽菸不喝酒,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反應,今天這是怎麼了?她心裡推斷:「我一定是被人下藥了。」

這時一個韓國女生走了過來,扶著她問,「你怎麼了?看你很久沒出來了,就進來看看你。」然後她就扶著夏洛特出去呼吸新鮮空氣。

其他人也過來問她怎麼了。她掏出手機想給爸爸打電話,可是手卻被貝拉按住了。

「不要打!」貝拉說,「你這不是生病,是我們在餅乾裡放了大麻,想讓你嗨起來,你這是大麻反應,你會沒事的。」

「什麼?!」夏洛特喊道,雖然吸食大麻在澳洲合法,那也得事先告訴她啊,「我在難受,不是在嗨好吧?」

她先給爸爸打了電話,可是爸爸在工作走不開,就讓姑媽姑丈開車過來接她。坐上車之後,夏洛特雖然頭不暈了,但是卻非常口渴,呼吸竟然困難了。

這時夏洛特要去醫院,但是她又猶豫。因為去醫院就要說出吃大麻的事情,貝拉和凱爾沒有事先告訴她就讓她吃下去,這叫下毒,如果報官肯定會落下案底的,對他們國際生來說是個大麻煩。他們這麼做的初衷並不是想害她,她不想讓朋友陷入麻煩。

但是最後,夏洛特實在堅持不住了,她就去了醫院急診,跟醫生說「食物過敏」。在去醫院的路上,家長們一通給她灌水,到了醫院她便去廁所排泄,後來症狀似乎有所緩解,醫生看了看就讓她回家了。

夏洛特和家人以為,這只是一次偶然的中毒事件,過去之後就會沒事了。可是他們沒想到,從那以後夏洛特的生活就像一個開了蓋的潘朵拉盒子,開始了一個接一個的厄運。

* 病重

先是一次次的頭暈,夏洛特的身體越來越弱,後來鼻子竟然不通氣了,伴隨著的是嚴重的胃疼,她可是在之前這些病症一個都沒有的。從9月開始,夏洛特開始不停地打嗝,去看醫生,誰也說不出來是什麼病。因為經常上不來氣,她連覺都不敢睡,只能坐著,一躺下就會胸悶,呼吸不了;剛睡一會兒不是因為悶醒了,就是胃裡酸得翻江倒海的,難受得睡不著。她一坐就是一夜,經常半夜裡頭暈、氣喘,這個時候就要去急診。

有一天下午,只有她和弟弟在家。夏洛特在床上躺著,突然很想吐,因為看醫生也不好使,誰也說不出病灶,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焦慮。突然,她的心跳加快,感覺自己要死了。弟弟馬上打車帶她去急診,夏洛特在出租車裡面一直在發抖,恐懼到了極點。

在8月到11月間,這樣的急診她跑了6趟。一個家庭醫生給她開藥時對她說:「如果吃了這個藥還是好不了,只能排專科了,一般要等兩週以上。」

夏洛特就去看肺病專科、胃病專科,專科大夫們也說不出什麼來;她就又去找中醫,中醫的說法是:「嚴重氣血不足」、「低血糖」和「焦慮症」。

這期間,男友JT又回到了夏洛特身邊。他日夜伺候她,只有他知道她的病多麼嚴重。由於鼻子不通氣,嘴巴還不停打嗝,正常呼吸也變得奢侈了,夏洛特連句整話都不敢說;她的身體虛弱到澡都不能洗,天天坐在家裡,和厚厚的藥單、帳單為伴,幾個月她就花掉了8000澳元。

到這個時候,夏洛特什麼都不能幹了,徹底被病魔擊垮,她只好休學了。

* 交惡

雖然夏洛特病得這麼重,但是她畢竟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她的身體狀況除了男朋友外誰也不相信這麼嚴重,連家裡人也不相信她。

爸爸和弟弟說:「你不就是胃病、頭暈嘛,哪有那麼嚴重?」媽媽一聽到她去醫院了,也在電話裡埋怨她:「怎麼又去醫院?你不是這麼弱的啊!」

幾個月內她的體重急速下降,情緒經常崩潰。想她年紀輕輕就成了廢人,夏洛特就想找貝拉和凱爾理論,因為這一切都因為他們倆給她吃的大麻造成的。

貝拉剛開始還承認,她是因為看夏洛特是朋友,是她提議給夏洛特做大麻餅乾吃的,想讓她高興高興。雖然凱爾和其他同學都表示了反對,但是誰也沒有用行動阻止。因為這些年輕人圈子裡的人都吸大麻,他們覺得這個事情很正常,不會出事。

但到夏洛特的病久治不好而休學後,貝拉這些朋友就不再和她聯繫了。有一次夏洛特爆發了,對貝拉說:「是你們把我害成這樣,你們倒是逍遙自在!我看病花了這麼多錢,你們需要還我錢!否則我就報警!」

後來貝拉就躲著夏洛特不見,夏洛特只好去找她男朋友,但是凱爾反而控訴夏洛特騷擾貝拉,最後一次他說:「請不要再煩我們了,好嗎?」就把夏洛特拉黑,讓她再也聯繫不上他們了。

這讓身患重病,本來就焦慮而恐懼的夏洛特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她的心瞬間被怨恨充填。她發誓,現在先治病,她要在身體恢復後的第一時間內報警,她要報復那兩個人。

* 得救

因為當地的醫生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夏洛特就天天在網上尋醫問藥。她甚至找大陸的中醫,和他們在微信上討論她的病情,並花了好幾千元買藥寄過來。

十一月的一天,她在諮詢一種藥效的時候,對方的客服人員對她說了一句話,一下子點燃了夏洛特對生活的希望。

那人說:「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奇蹟存在的。」

夏洛特從小在教會學校讀書,並不排斥神;而且她的媽媽和姑媽都是信佛的,所以她對神佛是抱著「雖不相信但尊敬」的態度。在她所有的焦慮與恐懼的日子裡,她總在心裡隱隱地尋找著某種奇蹟,她想,「世界上有沒有什麼口訣能給我勇氣,我念了我就不會焦慮了?」

所以,當她聽了「奇蹟」這個詞之後,夏洛特馬上就問是什麼方法。

對方說:「這是一句九字真言,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夏洛特馬上就隨著對方念出聲來。對於法輪功,她一點都不了解,只記得小時候似乎聽父母說過一些對法輪功不好的話。長大後她僅有的一點點印象是,在香港或者悉尼的街頭,一群在那裡靜靜地打坐的人。因著父母的話,她曾對法輪功學員擺的照片心裡有排斥,也不敢看。

可她現在身患重病,誰都不理睬她,醫生也無能為力,法輪功學員卻在告訴她:「世界上有奇蹟!」這怎能不給她希望?當天晚上,夏洛特就按照法輪功學員的話做,心裡一直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果真,奇蹟發生了——她很快地、安穩地睡著了,這在她生病之後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洛特還做了一個溫馨的夢。在夢裡,她和家人在一起,平時不怎麼關心她的爸爸摟著她的肩膀,對她說:「你要好好讀書。」

她說:「會的。」然後爸爸竟然親了一下她的臉頰。這份久違了的親情讓夏洛特感動得一下子就醒了過來,她意識到,自己這一夜睡得好香甜啊。

第二天夏洛特的心情格外好,她開心極了。她發現,她的鼻子竟然也通氣了,她激動地說:「九字真言好有效果!這世界真有奇蹟哎!」

夏洛特馬上到網上,找到法輪功的網站,花了九天時間看完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後來又讀了《轉法輪》這本書。有一次她身體出現難受的感覺,呼吸困難和胃脹,她想,再去醫院也是沒有用的,她就上網去找那個介紹她大法的學員。對方就給她讀書,讓她先聽,等到她能再讀的時候就一起讀。夏洛特發現,她一讀書就感到很舒服,而且越讀越有力量。

就這樣,夏洛特學起了法輪功,遇到不明白的問題她就問老學員。她的身體一點點好起來了,她有力氣料理自己的生活了,有力氣去超市買東西了。聖誕節之前,她竟然能出去會朋友了。

「剛開始的時候,我害怕自己走一半就會暈倒,我就自己鼓勵自己,害怕的時候我就念九字真言。」夏洛特在今年8月接受本報採訪的時候回憶當時的情景說,「有一天我驚訝地發現,我這個胃竟然可以吃辣的了!」

夏洛特對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況越來越自信,到今年2月份,她復學了。

* 解怨

在夏洛特重拾對生活的希望之後,家裡人卻都站出來反對她煉法輪功。在開始的半年裡,她經常跟他們吵架。隨著深入學習法輪功,夏洛特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她就想,她要用行動來證明法輪功是好的。慢慢地,家裡人也發現了她的變化。

有一次,男友把他小時候在大陸受到的共產黨的謊言灌輸都寫在日記裡,被夏洛特發現了。看到那些對法輪功的惡毒誹謗,夏洛特哭了。

「我生病的過程中,是你照顧我的起居飲食,我如何無力、無助,連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可你是最清楚的。」夏洛特對男友說,「我修煉後什麼藥都沒吃,身體卻變得這麼好,做人要講良心,你去跟師父道歉。」

男朋友承認,夏洛特確實是因為煉了法輪功身體好了;而且,夏洛特在修煉之後變得非常理智,從一個焦躁起來不講道理的人變得溫柔善良,通情達理。

思來想去,JT親手把誹謗大法的日記燒掉了,並仰望天空,說了一句:「李師父,對不起。」

現在,夏洛特遇到身體不舒服,JT就會說:「你去煉功吧。」夏洛特問他,今後去大陸見公婆,一看她煉法輪功怎麼辦?

JT說,「不要擔心,我會幫你解釋的:法輪功是好的,煉功沒有錯。」

媽媽那邊也是,本來一聽夏洛特修煉法輪功,媽媽也不贊成,還跟JT私底下說,夏洛特就是一時新鮮,過一段時間就會放棄的。

有一天媽媽突然得了急病,夏洛特把九字真言告訴了她。結果媽媽打過來電話說:「女兒,我聽你的了,念完就好啦!女兒謝謝你啊!」

夏洛特說:「不要謝我,是師父救了你!」

隨著學習法輪功書中的道理,夏洛特也放下了對貝拉的怨恨。在回首過去一年所經歷的種種,夏洛特反而很感謝貝拉。她認為,正是因為被吃大麻得了病,在治病的過程中她找到了這麼好的大法,讓她獲得了新生。

她主動找到貝拉,對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以前我想的是,你不還我錢我就報警;而現在我想,可能以前我是欠你的,我們和好吧。」

貝拉很感動,她隨夏洛特來到街上的法輪功真相攤位前,在反迫害的徵簽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今年7月份的一天早晨,夏洛特起床看到了貝拉在半夜給她發來的短信,上面寫著:「我應付不了,我不能呼吸了。」

夏洛特看了很擔心,心怕貝拉出什麼事。她打了很多通電話也沒人接聽,她又給凱爾打電話,也沒人接。上課的時候夏洛特問老師能不能聯繫貝拉的家人。後來她才得知,凱爾因為吸毒過量出現幻覺,從8樓跳下來摔死了。聽到這個噩耗,夏洛特當時就哭了。

夏洛特要去看望貝拉,遭到家裡人的反對。他們說現在疫情期間,多見人就多一分傳染的機率,而且要被罰款。家人說:「他們把你害成這樣,這是報應,活該!」。

可夏洛特想,貝拉在最痛苦的時候想到的是她,如果她因為害怕疫情聚會被罰款損失利益而不去,那還算是好人嗎?

當貝拉見到夏洛特的時候,像見到了親人。抓著她一邊哭,一邊訴說當晚的過程和心中的痛苦。夏洛特抱著貝拉安慰她,給她講生死輪迴之事,告訴貝拉她修煉後出現的種種奇蹟。

貝拉聽著聽著就不哭了,她抬起頭看著夏洛特。

「法輪功這麼好,讓你不計前嫌過來安慰我。」貝拉說,「你能教我嗎?我也想煉法輪功。」

夏洛特現在感覺,作為一個剛剛修煉的新學員,雖然她還像別的年輕人一樣愛社交,願意出去玩兒,但她的心理和以前相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人,讓人整個都變善良了,讓人更理性,知道了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尤其對心理健康特別好。」夏洛特說,她現在的負面情緒已經變得很少了。

夏洛特現在的心情很平靜,她對未來抱著一種隨其自然的態度。

「我今後會當一名幼兒教師。」她說,「我只有一個心願,就是我以後如果生孩子的話,我希望孩子也和我一起修煉法輪功。」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