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習近平為何「輪番打擊」上市公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從去年11月叫停螞蟻金服上市以來,到8月初為止,中共政權或用監管與系列政策措施、或用引導輿論的文章輪番地打擊互聯網、房地產、外賣、電子遊戲、電子菸和醫藥等產業,引起在外上市的中概股中共A股市場的激烈動盪,不斷發生股價大幅度下跌,令所有人驚詫莫名,紛紛問道:到底習近平要做什麼?

仔細觀察每一個行業遇到的逆風,可以看到各波打擊有不同的誘因。概括地說,取消校外培訓行業、調控房地產和醫藥集中採購,除了要對學生思想加強控制以外,其它舉動似乎是對醫保資金越來越大的缺口、頻繁發生的金融爆雷做出的反應;打擊互聯網則是政治和安全因素兼而有之;炮轟網絡遊戲和電子菸是為了加強對行業的控制。

每一次風波涉及的問題多數都非常複雜,必須挪走許多人的奶酪。而習近平之所以啃這些「硬骨頭」,在根本上是為了保政權。

下面從最近發生的風波開始,一個行業一個行業看過來。

集中採購擴大範圍 打擊了醫藥股的價格

8月19日,中共安徽省醫藥集中採購服務中心發布公告,將對部分臨床檢驗試劑納入集中採購範圍,主要是化學發光檢測試劑。此舉令A股藥企和醫療設備板塊股價應聲而跌。藥企龍頭恆瑞醫藥的股價下跌9.99%,次日接著下跌,至今沒能恢復。醫療器械龍頭股邁瑞醫療股價跌幅超過17%,後兩天反彈後,至今仍保持了9%的跌幅。

醫藥集中採購(集採)並非新鮮事,中共從2018年試點藥品集中帶量採購,至今已經完成六批集採,平均每年兩批,據報導平均藥品降價超過50%。最典型和誇張的是心臟支架的價格,通過集採,價格從1.3萬元降到700元,證明集採是解決藥品價格虛高問題的對症辦法。從醫保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前三批節約的採購成本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

但是解決藥價虛高和節約醫保開支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

每一批集採開始前,醫藥板塊和醫療器械板塊的上市公司股價都遭遇大幅下跌。這一次股價波動也是因為市場對於原以為不會集採的化學發光檢測試劑被納入集採感到意外,而導致對醫藥上市公司的利空。

但是,結構改革本身一定是傷筋動骨的。集採帶來兩個現實的問題:

第一、中共正在進行的醫藥集採不僅僅是打掉了中間利潤和灰色收入地帶,也大大減少了多數醫藥製造企業的利潤。多數藥品即使是銷售數量大增也不能彌補利潤的減少。但是假如企業不中標則帶來的損失更大,因為這一塊銷售額就完全失去了。表現在上市公司的股價,就是中標跌,不中標大跌。

醫藥製造企業在集採中的表現各不相同,頭部大企業比較有能力根據新的形勢增加研發投入,生產原研藥減少價格競爭;有些生產仿製藥的企業本來銷售區域受到限制,但是中標幫助其擴大了市場;多數企業表現為營業收入和利潤下降甚至大幅下降。最受影響的是依靠仿製藥產生利潤以支持研發的企業,其產品集採被迫以「地板價」銷售使得這類企業幾乎難以為繼。

因此造成的第一個問題是相當數量的醫藥製造企業將會被淘汰出局,造成稅收的減少和失業人口擴大。另一個改變也將造成新增失業人口,就是醫藥代表這個群體大量面臨失業。醫藥代表是外國藥企帶入中國的一個職業,其本質是代表製藥企業溝通新藥的特點,以便更好地服務於病患和醫生。

但是在中國演變成為藥企跟醫藥聯絡的銷售員,也是實現醫生回扣的關鍵環節。現在大量仿製藥集採,除了創新藥品和器材的銷售之外,不再需要醫藥代表。據估計全國銷售代表有300萬—400萬人。因此,集採將帶來大量的新增失業人口;

第二、集採一定會降低醫藥產品的質量。集採的定價方式是政府制定最高限價,要求競標藥企不得提出低於成本價的價格。但是,因為集採的品種是嚴重供過於求的仿製藥,企業為了生存,報價都是「地板價」,貼著成本甚至低於成本搶市場都是可能的。但是企業必須賺錢才能生存,因此在中標後一定會採取各種辦法節約成本以便獲取利潤。這也是社會普遍的擔心。

另一個潛在的問題,不是焦頭爛額的中共政府現在關注的,但是影響會很深遠。表面上集採會迫使藥企投入研發新藥,但只有少數頭部企業才有這部分資源。大多數藥企在利潤減少以後,要麼被淘汰,要麼處於掙扎求存的邊緣,行業研發的資源必然大大減少。即便是頭部企業也面臨同樣利潤減少帶來的研發資金制約。

因此上市藥企的股價波動並非某個新政造成,而是三年前開始的為了解決醫保資金不足、藥價高企的措施有了新進的發展而造成的。新的波動提醒人們這個重要問題的存在。

網絡遊戲被定性為「精神鴉片」

8月2日早晨,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一篇文章「『精神鴉片』長成數千億產業」,將網絡遊戲股票價格打得落花流水。其中,騰訊控股價格暴跌10%,網易跌超15%,心動公司跌20%。從跌幅可以看到該股票遊戲收入占比的大小,跌幅越大,遊戲收入占比越大。

午後,人們發現《經濟參考報》撤下了這篇文章,到傍晚再次發表的時候,標題已經改變成為「網絡遊戲長成數千億產業」,文章內也去掉了「精神鴉片」這幾個字。

據《經濟參考報》這篇文章,在四川瀘州一個中學進行的調查,兩三天玩一次遊戲的占比26%,每天玩遊戲的占12%。但是參與調查的班主任認為,實際數字大大高於這個數字,認為全班幾乎無一不玩遊戲。

部分學生玩遊戲上癮。據《經濟參考報》的文章和新浪網報導,北京人大附中一名高中生玩遊戲成癮,前後累積花費五萬多元在遊戲上,之後輟學、在家毆打父母並放火燒祖父母家的房子,最後被鑑定為精神二級殘疾。學生的母親劉女士為此將騰訊告上法庭。不僅僅是青少年容易成癮,成年人也有部分人不能避免,有人甚至因為沉迷於網絡遊戲導致婚姻破裂。

對網絡遊戲的詬病由來已久,但是網遊產業依然逐年迅速壯大,為何在中概股和A股上市公司頻頻受到行政打擊之際,突然提出來網絡遊戲的問題?令人不免揣度習近平此舉背後深意。

聯想到在此之前兩天,中共中辦、國辦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輔導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要求引導學生合理使用電子產品,防止網絡沉迷,許多人認為這些措施都是圍繞著一件事情在做:這就是要百姓生娃。

的確,至少從表面上看,網絡遊戲對青少年的影響增加了人們教育孩子的難度。

但是,要真正解決問題,卻是兩難。《經濟參考報》的文章表示,網遊產業要良性發展,並非要砍掉這個行業,而是要網遊企業負起責任來。其實,如果不能增加遊戲的黏性(網遊黏性是製造青少年沉迷網遊的關鍵因素),這個行業不僅不能增長,而且還會急劇萎縮。在2020年網遊銷售收入已經到達2300億元人民幣,打擊這個產業一定影響到各方面的收入。

最重要的是,網遊並不是造成青少年教育難的根本。在拜金的中共社會,人們不允許信仰神,導致人民普遍精神空虛,各種有害事物都會乘虛而入。而黨文化的進一步肆虐,造成青少年沒有正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如果一代人又一代人長成後都帶著想當官撈錢的思想,網遊的影響就顯得很次要了。

刪除校外培訓行業 掀起軒然大波

7月23日,網絡流傳一份關於減輕學生作業負擔和課外培訓負擔(以下稱「雙減」)的意見,導致在港上市的教育股暴跌,到北京時間晚間,美股開盤後,教育類中概股集體暴跌,新東方跌54%,好未來跌70%,所有其它教育股都不能倖免。

第二天,意見正式出台,新政策規定,凡是中小學校內學科一律禁止校外培訓,幾乎「一鍵刪除」1999年以後逐漸壯大起來的中小學生校外培訓行業。

教育股股價在今年2月份到達一個高點,在那以後直到8月初,教育股三巨頭「新東方」「好未來」「高途」的市值累計蒸發1125億美元,合人民幣約7300億元。

關於為什麼習近平要刪除校外培訓企業,人們的解讀不外乎兩個方面:第一,似乎是應對自從教育產業化以來越來越尖銳的社會矛盾,至少從觀感上做到減輕人們生養子女的負擔,以達到刺激生育的目的,另一是控制西方思潮對青少年的影響。

自從1999年開始,子女教育經費早已成為中共治下壓在普通百姓頭上的一座山,這些經費裡除了學雜費以外,課外培訓費是主要部分。在中產以上人群高呼「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另一面,是大量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們已經徹底輸在起跑線上。即便是中產家庭,也同樣因為各種培養孩子的支出而苦不堪言。教育開支亂象與教育領域的各種腐敗一起成為民怨激憤的一個主要焦點。

但是刪除校外培訓這個行業,只能令這個領域的巨大貧富差距從表面上減輕,並不能改變貧窮家庭的劣勢問題,社會並不因此而變得公平。因為教育和高考是剛需,依靠行政手段並不能根除校外培訓,只會把黑市價格大大抬高。高收入家庭和高學歷家庭的孩子依然享有更優越的受教育條件,在高考階段一樣會占盡優勢。

不能僅僅從教育經費的角度解決教育負擔問題,必須從兩個角度入手才是根本的辦法:其一,實施公平合理的社會制度,使得各階層和各行業有相對公平的機會謀生和改善生活條件;其二,提高教師隊伍的職業道德,使大多數教師真正成為學生的「靈魂工程師」,而不是把學生當作謀生賺錢的對象。目前符合這個標準的好教師很少。但是在中共體制下,收入較為優厚的教師與其他人一樣同樣有積攢財富的內在動機,以便應付未來可能遭遇的任何一種滅頂之災。

已經死亡的教培行業,原有約1000萬從業人員,這些人已經加入失業大軍。習近平在貌似「解決」政權危機的同時,不斷地減少著財政收入和相關行業的收入,並且擴大著失業隊伍。

反壟斷和網絡安全監管 打擊網絡獨角獸

7月2日,剛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的滴滴出行,被宣布受到網絡安全方面的調查。其24個APP隨之被下線。滴滴的存託憑證價格大幅下跌,目前早已跌破發行價,並且看不到何時能夠再度起飛。

人們普遍認為滴滴與阿里巴巴受到打擊的原因類似,那就是觸犯了中共黨魁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尊嚴。按照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新規定,中共來美國上市的公司必須提交會計底稿。滴滴出行這樣的壟斷行業的獨角獸,其會計底稿一定包括大量敏感數據,安全隱患是存在的,但是網監辦沒有能夠及時提出這個問題從而向其明確必須等待有關問題解決才能上市,而是在滴滴搶跑、觸怒當局之後才明確提出這個問題。

類似地,阿里的壟斷問題由來已久,對商戶要求在阿里與京東之間「二選一」也不是新鮮事情,但是卻在馬雲怒轟監管之後才以報復的姿態進行反壟斷,是中共當局的管理敗筆。

獨角獸大型企業敢於捋虎鬚、甚至太歲頭上動土,當然是危及執政地位、令習近平不安的事件。而打擊獨角獸企業,不僅僅是傷害中共自己的錢袋子,甚至打擊了國際資本對中共的信心,最終產生阻斷外資進入中國的效果。

4月,反壟斷風暴波及最大餐飲外賣平台美團,美團一向被指責為要求餐飲商戶在其與競爭者「餓了麼」中二選一。美團在香港股票市場價格遭遇十連跌,幾近腰斬。

偶然的事件也湊到一起來打擊國際資本對中概股的信心。

3月22日,工信部就修改《菸草專賣法實施條例》公開徵求意見,擬在附則中增加一條:「電子菸等新型菸草製品參照本條例中關於捲菸的有關規定執行。」只一句貌不驚人的話,令在美國上市的最大電子菸上市公司霧芯科技的股價一路下跌,從曾經的最高超過33美元,下跌到最近的5美元上下。

而該擬議中的條例,來自於社會逐漸增加的對於電子菸的認識。據中共媒體報導,其對於電子菸的管理依據是世衛組織發布的《2019年全球菸草流行報告》中所稱之電子菸的危害。但是,此舉將把至今為止尚屬自由的電子菸產業納入如同菸草專賣的範疇。這就是為什麼電子菸中概股受到打擊。

此項菸草行業的管理事件,無意中造成了中共集中打擊中概股的現象。

調控房產價格 控制房地產的擴張

為了防止大型企業和平台的不斷爆雷,抑制房地產過熱,同時也控制房產價格進一步高漲,中共在過去十年中兩度控制房地產行業的發展和房價。

從8月17日中共統計局公布的數據看,7月份連續第三個月房產價格指數出現微跌。

在房產價格的管控中,中共面臨兩難。既不能讓其任性上漲、激起更強烈的民怨,也不能讓其下跌,否則銀行的資產價值打折扣,更加危及政權。

為了限制房價上漲、也控制行業外資金進入房地產行業,中共在中央和地方各級同時多政齊發進行嚴厲管控。假如有開發商要降價銷售則更是動員基層行政力量進行阻止。

這樣調控的結果,一方面控制住房價不再上漲,另一方面令許多開發商陷入困境。最著名的就是龍頭企業恆大地產,屢屢傳出瀕於爆雷的邊緣。如果不是因為房地產銷售放緩,恆大的債務負擔並不會這麼快就凸顯出來,也不排除許家印能夠渡過周轉難關。

但是在嚴厲的調控下,體量過大、債務過重的企業就會在各個方面遇到打擊。房地產調控下,股票紛紛下跌。2020年7月恆大股票在香港市場漲到28港元,到最近已經跌到4塊多港元。股票越跌,融資能力越差。再加上調控下,銀行貸款對於債務過高的恆大緊閉大門,房地產銷售又不暢,可以說多方面遭遇困難與損失。

不僅僅恆大,多數房地產企業都處於困難之中。

房價高企給百姓造成的居住負擔,是貧富分化加劇的重要指標之一。中共僅僅是要抑制其上漲的步伐,就造成一批企業的嚴重困難。而大型房企的困難並非其一己承擔,死時會拉上許多墊背的。

中共越來越處於所做非所願的處境

綜合以上的分析,習近平「輪番打擊」上市公司並非有一個具體的目的,都是被動反應式的、為解決四十年來「摸著石頭過河」式的經濟改革所積累問題所不得不採取的措施。

這些舉動有的是上市公司舉動在先,身為一尊不得不反擊,例如滴滴和對阿里的反壟斷行動;有的是過去的既定政策的進一步推進,例如禁止校外培訓和房地產、醫藥集採;有的則是行業的管理措施意外地打擊了中概股。例如擬議中的對電子菸的條例。

這些風波聚集在這短短的的大半年中,產生了一種對於中共吸引外資非常不利的恐慌局面,也引起了美國監管當局的保護本國投資者的措施進而幾乎阻斷中國企業來美上市之路,這些相信都不是中共當局的本意,因為外資一直是中共的輸血庫。

中共政權越來越處於這樣所做非所願的處境,而所採取的措施又總是同時帶來更多更大的問題,說明這個體制病入膏肓,刮骨療毒的時機早已過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