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最早認識法輪功的校園:台大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中篇 扎根(17)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2日訊】【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最早認識法輪功的校園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最高學府——國立台灣大學。它不僅是早期最多教授學煉法輪功的大學,也是最早成立學生法輪功社團的大學。而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成立後,截至目前為止的兩任理事長均由台大教授擔任,對法輪功在台灣的弘傳有著重要的作用。

台大第一位修煉大法的教授

法輪功出現在台大校園,這得從經濟系教授葉淑貞說起。

一九九六年,是葉淑貞由副教授升任經濟系教授的一年,卻也是她健康狀況處於最谷底的一年。

性急又求好心切的葉淑貞,做事總是百分百地投入,即使日常生活也難以放鬆,講電話時,往往雙手不自覺地緊握話筒,掛上電話,才發現耳朵與手都十分疼痛。

一九九一年,當她與丈夫自美國學成回台時,身體已大不如前。不時的頭痛,再加上糖尿病、腸沾黏、胃病以及生小孩坐月子落下的腰酸背痛,睡到半夜想要翻個身子,都得仰賴丈夫從背後推一把,「真是痛不欲生。」

回台後到醫院求診,醫生卻一再警告她,必須中斷工作,「妳的身體不能再操勞,不能再工作,妳得請假。」但這對葉淑貞是難以實現的要求。「我請假五年去美國,才剛回來工作,馬上又要請假?不可能!」她的心情跌到谷底。

她悲觀的問醫生:「我能活到女兒二十歲嗎?」她希望自己至少能教養女兒成年。而醫生沒有明確回答她這個問題。那時,她的女兒才八歲。

葉淑貞有位忘年之交李瑋,她是丈夫指導教授的妻子,也是一位氣功愛好者。李瑋學氣功頗有心得,能感受到「氣動」,她常常向葉淑貞分享練功的心得,也大力推薦她練氣功健身。

她推薦的氣功分有「初級、中級、高級班」,一家三口學費高達十五萬台幣。盛情難卻的葉淑貞全家姑且一試。一開始有點效果,久了就無效了。

一天葉淑貞在陸委會上班的丈夫,看到單位裡一本來自中國的雜誌裡,有篇文章是大陸學者介紹法輪功,「那位大陸學者說,一般氣功練『氣』,法輪功是煉『功』。」她先生覺得很特別,影印後拿回家給葉淑貞看,她又轉寄給李瑋徵詢意見。

李瑋收到後,覺得法輪功非同尋常,開始試著以各種途徑聯繫這名大陸學者,並在台灣不斷打探教功的消息。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中旬,葉淑貞接到李瑋的電話。因糖尿病惡化,每天需自行施打兩次胰島素的她,身心壓力似乎已到極限。對著好友哭訴的葉淑貞聽到李瑋說:「妳有救了,我找到法輪功了。」原來李瑋好不容易在台灣找到法輪功,並已經煉了幾個月,確認是好的功法後,才推薦給葉淑貞。她告訴葉淑貞,十一月十七日在師大體育館有一場法輪功心得交流,要葉淑貞務必參加。

這是台灣學員第一次赴大陸交流回來後所舉辦的交流會。在交流會上,葉淑貞仔細聆聽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他要求修心性在先,煉功在後。」這讓她感到法輪功與一般氣功似乎大不相同。回家之後,葉淑貞讀了《精進要旨》,之後又讀《轉法輪》。

她先是發現,法輪功可以「獨修」,可以在家自行煉功,這對於教學與學術研究都十分忙碌的她,再合適不過了。另外,她又從書中得知,李洪志老師不要求拜師,也不收學費,「不用拜師,所以師父不求名;不用繳學費,所以不求利。我覺得凡是會騙人的,一定不是為了名,就是為了利。那不求名、不求利,一定不會騙人。」葉淑貞這樣想著。

學社會科學的葉淑貞,注重理論推理,當她閱讀《轉法輪》時免不了抱持學者嚴謹的心態,她發現:「書上邏輯性很強,而且都是一致的。」

另外這也是一本一般人看得懂的書。她說:「以前我因為身體不好,所以人家就送我《金剛經》,我看了半天就是看不懂。我一開始接觸《轉法輪》,我就覺得這是一本讓人讀得懂的書。」

煉功、看書,不知不覺中,葉淑貞在很短的時間內,各種病痛消失了,不再因腸沾黏而痛得在地上打滾,甚至不再需要顧忌飲食,葉淑貞如獲新生。日夜趕稿也依然精神奕奕的她,後來還出了兩本學術著作,這些都是過去體弱多病時不敢想望的事情。

原本身體羸弱的葉淑貞,修煉法輪大法後脫胎換骨。圖為二○一二年回母校美國匹茲堡大學,在歷史最悠久的建築物 Cathedral of Learning.前留影。(博大出版社提供)

一九九九年春,北京「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事件發生後,葉淑貞的故事出現在台灣媒體的報導中,許多人因此認識了法輪功。

教授之間傳遞寶書

煉功後的葉淑貞只要有機會,一定向他人介紹法輪功。一天她帶著耳機聽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帶,她所指導的一位碩士班學生樊家忠好奇的問:「老師,您聽什麼?」

「我在聽一個很棒的東西。」拿下耳機,葉淑貞向樊家忠介紹法輪功。後來他也成為修煉人。

幾個月後,葉淑貞寫了一封信投進台大經濟系教授的信箱裡,信裡寫道自己煉功後,身體與精神上的變化。

經濟系教授劉鶯釧看了心得後,急切地找到葉淑貞,問道:「這是什麼?」於是葉淑貞拿了一本《轉法輪》給她。劉鶯釧花了十小時一口氣讀完:「我覺得比武俠小說還好看。」看完後,她又找葉淑貞學功。後來劉鶯釧的丈夫──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與兒子也相繼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八年二月開始,葉淑貞與劉鶯釧兩人積極的在台大校園裡開設九天學法煉功班。

在第一次開班前,以學者慣有的嚴謹態度,她們慎重其事地先辦了一場關於九天學習班的說明會,時任台大經濟系主任的張清溪與妻子曹慧玲到場。但是張清溪並未參加後來的九天班,曹慧玲則在開班前已讀完《轉法輪》,她馬上就知道這就是她要找的。

作為東吳大學經濟系副教授,曹慧玲卻一心追尋聽道、念經、打禪七、練氣功。「她就是每天打坐啊!」張清溪這樣形容妻子曹慧玲。「我就想,說不定她什麼時候成仙了。」這一切看在張清溪的眼裡,他不反對,但自認與他無關。「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覺得沒有需要,我沒有想要修煉、成仙啊,我沒有這個想法。」

作為知名學者,張清溪與三位台大經濟系教授合著《經濟學:理論與實際》一書,是台灣第一本本土性的大專院校經濟學教科書,堪稱最為經典權威,也是非常受學生歡迎的教科書。

而當時的他更熱中於評論時政、針砭國事。自一九八九年,張清溪參與了台灣一群有相同理念的大學教授所成立的「澄社」,論政而不參政。那些年中,他認為人生的頭等大事,便是剷除人間不平、伸張社會正義。

而同時期,探索與修行多年的曹慧玲卻遇到了阻礙:「修到一個程度卡在那裡,你根本沒有一點希望,就覺得突破不了。」她想如果放棄名利,也許可以找回那個真我。她於是放棄大學的教職,帶著讀國中的兒子到南投山上,與丈夫的姊妹在山上種茶。

種茶三年,曹慧玲還學了治病手法。雖然她替別人治病,但是自己的身體卻日漸虛弱。三年後,搬回台北,不斷便血的她已奄奄一息,似乎死亡隨時將至。張清溪描述曹慧玲當時的情況說:「為了健康,她什麼都做,整脊、健康床、健康食品……,每天就弄中藥。」而張清溪除了支持妻子的嘗試之外,也別無良方。

當曹慧玲讀完葉淑貞送她的《轉法輪》後,就確定了這是能引領她修煉,能獲得生命昇華的法門。她說:「這本書就讓我非常明確的明白了以往疑惑不解的答案,所以我才會身心安頓,因為我覺得很踏實。」

妻子煉功、閱讀《轉法輪》後,表現出從未有過的欣喜,張清溪還是一如以往的尊重,但就如他自己所言,他沒有修煉的需要與想法。

不過,幾天後,一場為時兩小時的大塞車,讓張清溪對修煉的想法產生大逆轉。

一九九八年二月,大年十五慶元宵。台北市仁愛路首次以億萬盞燈泡裝飾成一條燈海,張清溪開車載著曹慧玲與兒子乘興賞花燈去,不料,出家門不久,車子就塞在長長的車龍裡,動彈不得。曹慧玲在車上播放李老師的講法錄音。就這樣,走走停停兩小時,元宵花燈算是看成了,張清溪已聽了兩個小時的李老師講法。

張清溪回憶:「聽了覺得很有意思啊!就覺得說,如果你不相信他講的話,你會覺得他講得很大,口氣很大。但是如果你想他講得是對的話,你會覺得他很謙虛,他很多東西都點到為止。」

張清溪心服口服,決定與妻子一起修煉。但日期訂在四個月後。因為四月他將卸任澄社社長,七月底也將卸下台大經濟系系主任的職務。

台大教授張清溪開車載著曹慧玲與兒子乘興賞花燈,卻因塞車聽了二小時李老師的講法錄音,決定與妻子一起修煉。(博大出版社提供)

七月過後,他與妻子每天六點多起床,步行到住家附近的中正紀念堂煉功(已更名為自由廣場)。曹慧玲弱不禁風的身體,煉功三個月後,神奇般的好轉。張清溪呢?曹慧玲說:「煉功後,他臉上的線條變得柔和了,臉色也紅潤了。」

雖然近年來在街頭運動,在重大國事議題上,見不到張清溪的身影,也沒有鋒利的評論文章見諸報端,但他認為自己對社會的關懷並未減少。他說:「事實上是比以前更關心這個社會,而且我們是真正的關心,因為真正能夠使社會變好,必須要從人心改變。人心不變,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用處。」

三位台大經濟系教授葉淑貞、劉鶯釧及張清溪先後修煉法輪功,讓外界對法輪功多了一份信任,葉淑貞說:「讓社會知道高知識分子也學功,不是迷信。」後來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及法律系教授謝銘洋也相繼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台灣成立台灣法輪功研究學會,二○○二年八月更名為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張清溪教授任會長至二○一四年,而後由張錦華教授接任。

張錦華教授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在美國看到法輪功遭中共迫害的新聞後,對於這個有上億人學煉的功法自己竟然一無所知,感到非常好奇。回台後,中華經濟研究院的朋友為她接風洗塵時,送了她一本《轉法輪》,她立刻在週末一口氣看完,就此走入修煉人的行列。並以她的新聞專業擔任台灣法輪功新聞聯繫的工作。

目前台大校園有兩個法輪功的團體,一個屬於教職員,稱為台大教職員工文康活動委員會法輪功分會;另一個屬於學生的社團,稱為台大法輪功社,成立於二○○○年。

漸漸的,其他大學裡也先後成立法輪功社,如世新、政大、成大、高雄大學、環球科技大學、海洋大學、東海、東華、中山、中正、嘉義大學、文化、台藝大,中興、中央大學等。在台灣各大專院校裡埋下青年學子修煉法輪功的機緣。

(待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