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最早认识法轮功的校园:台大

《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中篇 扎根(17)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2日讯】【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接前文

最早认识法轮功的校园是台湾首屈一指的最高学府——国立台湾大学。它不仅是早期最多教授学炼法轮功的大学,也是最早成立学生法轮功社团的大学。而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成立后,截至目前为止的两任理事长均由台大教授担任,对法轮功在台湾的弘传有着重要的作用。

台大第一位修炼大法的教授

法轮功出现在台大校园,这得从经济系教授叶淑贞说起。

一九九六年,是叶淑贞由副教授升任经济系教授的一年,却也是她健康状况处于最谷底的一年。

性急又求好心切的叶淑贞,做事总是百分百地投入,即使日常生活也难以放松,讲电话时,往往双手不自觉地紧握话筒,挂上电话,才发现耳朵与手都十分疼痛。

一九九一年,当她与丈夫自美国学成回台时,身体已大不如前。不时的头痛,再加上糖尿病、肠沾黏、胃病以及生小孩坐月子落下的腰酸背痛,睡到半夜想要翻个身子,都得仰赖丈夫从背后推一把,“真是痛不欲生。”

回台后到医院求诊,医生却一再警告她,必须中断工作,“你的身体不能再操劳,不能再工作,你得请假。”但这对叶淑贞是难以实现的要求。“我请假五年去美国,才刚回来工作,马上又要请假?不可能!”她的心情跌到谷底。

她悲观的问医生:“我能活到女儿二十岁吗?”她希望自己至少能教养女儿成年。而医生没有明确回答她这个问题。那时,她的女儿才八岁。

叶淑贞有位忘年之交李玮,她是丈夫指导教授的妻子,也是一位气功爱好者。李玮学气功颇有心得,能感受到“气动”,她常常向叶淑贞分享练功的心得,也大力推荐她练气功健身。

她推荐的气功分有“初级、中级、高级班”,一家三口学费高达十五万台币。盛情难却的叶淑贞全家姑且一试。一开始有点效果,久了就无效了。

一天叶淑贞在陆委会上班的丈夫,看到单位里一本来自中国的杂志里,有篇文章是大陆学者介绍法轮功,“那位大陆学者说,一般气功练‘气’,法轮功是炼‘功’。”她先生觉得很特别,影印后拿回家给叶淑贞看,她又转寄给李玮征询意见。

李玮收到后,觉得法轮功非同寻常,开始试着以各种途径联系这名大陆学者,并在台湾不断打探教功的消息。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中旬,叶淑贞接到李玮的电话。因糖尿病恶化,每天需自行施打两次胰岛素的她,身心压力似乎已到极限。对着好友哭诉的叶淑贞听到李玮说:“你有救了,我找到法轮功了。”原来李玮好不容易在台湾找到法轮功,并已经炼了几个月,确认是好的功法后,才推荐给叶淑贞。她告诉叶淑贞,十一月十七日在师大体育馆有一场法轮功心得交流,要叶淑贞务必参加。

这是台湾学员第一次赴大陆交流回来后所举办的交流会。在交流会上,叶淑贞仔细聆听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他要求修心性在先,炼功在后。”这让她感到法轮功与一般气功似乎大不相同。回家之后,叶淑贞读了《精进要旨》,之后又读《转法轮》。

她先是发现,法轮功可以“独修”,可以在家自行炼功,这对于教学与学术研究都十分忙碌的她,再合适不过了。另外,她又从书中得知,李洪志老师不要求拜师,也不收学费,“不用拜师,所以师父不求名;不用缴学费,所以不求利。我觉得凡是会骗人的,一定不是为了名,就是为了利。那不求名、不求利,一定不会骗人。”叶淑贞这样想着。

学社会科学的叶淑贞,注重理论推理,当她阅读《转法轮》时免不了抱持学者严谨的心态,她发现:“书上逻辑性很强,而且都是一致的。”

另外这也是一本一般人看得懂的书。她说:“以前我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人家就送我《金刚经》,我看了半天就是看不懂。我一开始接触《转法轮》,我就觉得这是一本让人读得懂的书。”

炼功、看书,不知不觉中,叶淑贞在很短的时间内,各种病痛消失了,不再因肠沾黏而痛得在地上打滚,甚至不再需要顾忌饮食,叶淑贞如获新生。日夜赶稿也依然精神奕奕的她,后来还出了两本学术著作,这些都是过去体弱多病时不敢想望的事情。

原本身体羸弱的叶淑贞,修炼法轮大法后脱胎换骨。图为二○一二年回母校美国匹兹堡大学,在历史最悠久的建筑物 Cathedral of Learning.前留影。(博大出版社提供)

一九九九年春,北京“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发生后,叶淑贞的故事出现在台湾媒体的报导中,许多人因此认识了法轮功。

教授之间传递宝书

炼功后的叶淑贞只要有机会,一定向他人介绍法轮功。一天她带着耳机听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她所指导的一位硕士班学生樊家忠好奇的问:“老师,您听什么?”

“我在听一个很棒的东西。”拿下耳机,叶淑贞向樊家忠介绍法轮功。后来他也成为修炼人。

几个月后,叶淑贞写了一封信投进台大经济系教授的信箱里,信里写道自己炼功后,身体与精神上的变化。

经济系教授刘莺钏看了心得后,急切地找到叶淑贞,问道:“这是什么?”于是叶淑贞拿了一本《转法轮》给她。刘莺钏花了十小时一口气读完:“我觉得比武侠小说还好看。”看完后,她又找叶淑贞学功。后来刘莺钏的丈夫──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与儿子也相继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二月开始,叶淑贞与刘莺钏两人积极的在台大校园里开设九天学法炼功班。

在第一次开班前,以学者惯有的严谨态度,她们慎重其事地先办了一场关于九天学习班的说明会,时任台大经济系主任的张清溪与妻子曹慧玲到场。但是张清溪并未参加后来的九天班,曹慧玲则在开班前已读完《转法轮》,她马上就知道这就是她要找的。

作为东吴大学经济系副教授,曹慧玲却一心追寻听道、念经、打禅七、练气功。“她就是每天打坐啊!”张清溪这样形容妻子曹慧玲。“我就想,说不定她什么时候成仙了。”这一切看在张清溪的眼里,他不反对,但自认与他无关。“我不是不相信,我只是觉得没有需要,我没有想要修炼、成仙啊,我没有这个想法。”

作为知名学者,张清溪与三位台大经济系教授合著《经济学:理论与实际》一书,是台湾第一本本土性的大专院校经济学教科书,堪称最为经典权威,也是非常受学生欢迎的教科书。

而当时的他更热中于评论时政、针砭国事。自一九八九年,张清溪参与了台湾一群有相同理念的大学教授所成立的“澄社”,论政而不参政。那些年中,他认为人生的头等大事,便是铲除人间不平、伸张社会正义。

而同时期,探索与修行多年的曹慧玲却遇到了阻碍:“修到一个程度卡在那里,你根本没有一点希望,就觉得突破不了。”她想如果放弃名利,也许可以找回那个真我。她于是放弃大学的教职,带着读国中的儿子到南投山上,与丈夫的姊妹在山上种茶。

种茶三年,曹慧玲还学了治病手法。虽然她替别人治病,但是自己的身体却日渐虚弱。三年后,搬回台北,不断便血的她已奄奄一息,似乎死亡随时将至。张清溪描述曹慧玲当时的情况说:“为了健康,她什么都做,整脊、健康床、健康食品……,每天就弄中药。”而张清溪除了支持妻子的尝试之外,也别无良方。

当曹慧玲读完叶淑贞送她的《转法轮》后,就确定了这是能引领她修炼,能获得生命升华的法门。她说:“这本书就让我非常明确的明白了以往疑惑不解的答案,所以我才会身心安顿,因为我觉得很踏实。”

妻子炼功、阅读《转法轮》后,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欣喜,张清溪还是一如以往的尊重,但就如他自己所言,他没有修炼的需要与想法。

不过,几天后,一场为时两小时的大塞车,让张清溪对修炼的想法产生大逆转。

一九九八年二月,大年十五庆元宵。台北市仁爱路首次以亿万盏灯泡装饰成一条灯海,张清溪开车载着曹慧玲与儿子乘兴赏花灯去,不料,出家门不久,车子就塞在长长的车龙里,动弹不得。曹慧玲在车上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就这样,走走停停两小时,元宵花灯算是看成了,张清溪已听了两个小时的李老师讲法。

张清溪回忆:“听了觉得很有意思啊!就觉得说,如果你不相信他讲的话,你会觉得他讲得很大,口气很大。但是如果你想他讲得是对的话,你会觉得他很谦虚,他很多东西都点到为止。”

张清溪心服口服,决定与妻子一起修炼。但日期订在四个月后。因为四月他将卸任澄社社长,七月底也将卸下台大经济系系主任的职务。

台大教授张清溪开车载着曹慧玲与儿子乘兴赏花灯,却因塞车听了二小时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决定与妻子一起修炼。(博大出版社提供)

七月过后,他与妻子每天六点多起床,步行到住家附近的中正纪念堂炼功(已更名为自由广场)。曹慧玲弱不禁风的身体,炼功三个月后,神奇般的好转。张清溪呢?曹慧玲说:“炼功后,他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了,脸色也红润了。”

虽然近年来在街头运动,在重大国事议题上,见不到张清溪的身影,也没有锋利的评论文章见诸报端,但他认为自己对社会的关怀并未减少。他说:“事实上是比以前更关心这个社会,而且我们是真正的关心,因为真正能够使社会变好,必须要从人心改变。人心不变,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用处。”

三位台大经济系教授叶淑贞、刘莺钏及张清溪先后修炼法轮功,让外界对法轮功多了一份信任,叶淑贞说:“让社会知道高知识分子也学功,不是迷信。”后来台大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及法律系教授谢铭洋也相继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台湾成立台湾法轮功研究学会,二○○二年八月更名为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张清溪教授任会长至二○一四年,而后由张锦华教授接任。

张锦华教授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在美国看到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新闻后,对于这个有上亿人学炼的功法自己竟然一无所知,感到非常好奇。回台后,中华经济研究院的朋友为她接风洗尘时,送了她一本《转法轮》,她立刻在周末一口气看完,就此走入修炼人的行列。并以她的新闻专业担任台湾法轮功新闻联系的工作。

目前台大校园有两个法轮功的团体,一个属于教职员,称为台大教职员工文康活动委员会法轮功分会;另一个属于学生的社团,称为台大法轮功社,成立于二○○○年。

渐渐的,其他大学里也先后成立法轮功社,如世新、政大、成大、高雄大学、环球科技大学、海洋大学、东海、东华、中山、中正、嘉义大学、文化、台艺大,中兴、中央大学等。在台湾各大专院校里埋下青年学子修炼法轮功的机缘。

(待续)@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