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今:「刻舟求劍」新啟示及其他

何與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呂氏春秋·慎大覽》中的第八篇《察今》講了三個寓言,其中一個說:「楚人有涉江者,其劍自舟中墜於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劍之所從墜。』舟止;從其所契者入水求之。」這故事本意是警示這個道理:「舟已行矣,而劍不行,求劍若此,不亦惑乎?」中共外交部華春瑩發言人看來是有才的,她在8月19日例行記者會上引用了這個寓言。回答中共是否將承認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時,她強調,對塔利班——她暱稱為「阿塔」,不僅要看「過去怎麼樣」,也要看「現在怎麼樣」。據她說,如今的「阿塔」,比上次執政時期「更加清醒和理性」了。因此,華春瑩向世人佈道:「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變的。……如果不與時俱進,而是抱守固定思維,無視形勢發展,那就是刻舟求劍,就不會得出符合實際的結論。」華春瑩振振有詞,不過,人們突然發覺,她自己不就是一個「刻舟」者嗎?她這個「刻舟」者,不是自惑而是惑人,是企圖引導世界去相信並不存在的虛假幻象,而放過蹲在原地發著凶光的塔利班那把「劍」。她一反古代寓言中那個「刻舟求劍」原型,絕不愚蠢,更非可笑,起碼她自認如此。

但是,非常遺憾,「阿塔」很難完美配合華春瑩同志。

8月17日,在第一次對外新聞發布會上,塔利班即神學士發言人的確力陳他們會怎麼樣怎麼樣,簡直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了,一派和解的語氣,希望國際社會放心。但是,話音未落,塔利班就開始原形畢露了。這些天,一單單恐怖事件在阿富汗接連發生,世人正在目睹它的令人髮指的真實面目。其實,「阿塔」已經明確宣布了,他們「建國」,就是「復國」,是恢復「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這是已經被聯合國安理會定了性而且不予承認的極端的塔利班政權。「阿塔」也明確表示:將嚴格按照伊斯蘭教法運作,不會成為民主國家,不實行選舉,由最高領導人和執政委員會統治全國。

真不需要聯合國的認定,「阿塔」是什麼東東,正常人都會看得清楚。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孫立平教授曾提出一個「短鏈條正義」的概念。所謂短鏈條正義,是指在一件事情是否正義的判斷中,去除掉動機、背景、實質、效果等等相關因素,就事情本身做出簡單的判斷。根據「短鏈條正義」,孫立平教授希望我們有「短鏈條視野」,就是從常識出發,從內心的基本良知出發,就簡單明了地對事情做出判斷即可。比如,恐怖主義好不好,應不應當遇事就可以傷及無辜,甚至草菅人命?比如,應不應當對女性平等對待,應不應當婦女上街必須穿上罩袍,違反了某些清規戒律就要施以酷刑?比如女孩應不應當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權利?比如人們基本的自由權利應不應當得到保障?比如人們應不應當生活在一個平靜而沒有恐懼的環境當中?比如要不要尊重歷史文化遺產?抽象一點說,要文明還是要野蠻?所有這樣的問題,都很簡單明了,用不著高深的理論,用不著深邃的思考,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判斷,給出自己的答案。

華春瑩為「阿塔」喬裝打扮,企圖引導世人去相信她無中生有的虛假幻象,看來難以矇騙過關。

正如《呂氏春秋·慎大覽》的《察今》篇還這樣告訴我們:「有道之士,貴以近知遠,以今知古,以益所見,知所不見。故審堂下之陰,而知日月之行、陰陽之變;見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魚鱉之藏也;嘗一脟肉,而知一鑊之味、一鼎之調。」中共急於為「阿塔」洗白,人們因此可以進而明白很多事理。

恐怖主義其實與極權主義同根同源。這也不用說什麼大道理。近日有一個事例,既有趣也有意思。8月21日,在中國網絡瘋傳一張署名「黃明志」微博截圖,顯示他給塔利班的儘快採取措施穩定阿富汗的八條「建議」。它們是:1、封鎖臉書、油管、谷歌這些邪惡網絡媒體,不讓國民跟外界有任何交流。2、成立自己的官方新聞網站,製作自己的通訊軟件和社交Apps,長期播放官方新聞,告訴人民那些批評他們不好的外國媒體都是邪惡的境外勢力,都是假新聞,不要看。3、打造塔利班領袖的巨型雕像,放在總統府門口。在街上到處貼標語,在學校給學生洗腦教育,告訴人民塔利班領袖有多偉大。4、鼓吹國民翻牆到外網出征,只要有人批評他們的政府哪裡不好,便去留言說別人是「辱阿分子」,「反阿青蛙」、「NMSL」。5、國慶日的時候,花大錢請一堆外國人到他們的慶典上演唱「我的阿國」和「沒有阿國就沒有新阿富汗」等等愛國歌曲。6、國民只要對政府有任何不滿,就馬上蓋一棟類似監獄(但不能對外說是監獄)的地方,把那些有自主思想的人,都關進去再教育。然後請境外媒體來拍攝,並逼囚犯們演得很開心的樣子。7、開拍一堆愛國電影給國民看,比如「戰阿」、「戰阿2」,讓阿富汗人民認為自己很強,外國人都是王八蛋。8、花錢請網紅拍一些「美國人驚呆了!」「俄羅斯坐不住了!」和「此生不悔入阿富汗」之類的影片給自己人民看,也順便轉載到外網進行大外宣……「黃明志」說,只要塔利班按照這些方法去做,一定能在三年內趕英超美。他還說,還有許多辦法,歡迎大家留言提供。結果很多人留言大讚,並添加「辦法」,如「把GDP做成三年翻一翻,使勁培養運動員得幾塊金牌」;如「馬上組織編寫塔利班最高領袖先進思想,給阿富汗各個行業指明方向」。當然,這個微博很快被封,據說「泄露國家機密」。

中共要樹立「阿塔」正面形象,當然都出自自身利益考慮。中國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與「阿塔」接觸並與之建立關係的少數國家之一。最早自1998年起中共就透過巴基斯坦和當時統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展開聯繫,並找到合作機會,當時中方的交換條件就是要塔利班確保不支持「疆獨」。另外,中共也插足阿富汗豐富的礦產資源特別銅礦的開採。2007年中共獲得一處合約價值達28.3億美元的銅礦開採權後,同時與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組織打交道,等著看誰占上風,誰掌權就支持誰。還有,要確保「一帶一路」安全性。中國與阿富汗接壤的瓦罕走廊是中國西部對外陸路關鍵通道之一,同時也是中共發展「一帶一路」政策的關鍵點。所有這些背後,還有一個重要考量,就是涉及中美關係的戰略部署。

因此,就不難理解(雖然當時很多人嚇了一跳),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於今年7月28日在天津非常高調地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首腦毛拉·巴拉達爾一行九個高官也即九名恐怖分子。這次會見,塔利班保證和「東伊運」疆獨勢力徹底決裂,「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從事對中國不利的活動」。塔利班方面,則想利用中國在安理會的否決權來擺脫自己在國際上的困境。就在這次中共公開表示支持塔利班幾週後,該武裝組織便在阿富汗重新奪取了政權,雙方皆大歡喜。

中共與視西方國家為敵的「阿塔」一直交情不淺,現在看到美國倉皇撤軍「阿塔」建立政權,自然興高采烈,完全視之為自己的勝利一樣。不過,中共與「阿塔」結盟,就讓自己作為恐怖主義終極教父的身分完全暴露在全世界面前,這絕對不是什麼好名聲吧。美國從阿富汗撤退,中共以為乘機可以操縱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可以有力牽制美國的戰略迂迴,但也應該看到,拋掉包袱的美國會有更多精力和資源在亞太地區型塑其希望看到的格局;而中國西部的麻煩和不確定性就註定要大大增加。有人還論證,阿富汗目前各路勢力的博弈中,最重要的角力,有可能轉為中俄之間。因為中共藉著「阿塔」掌權,必然擴大它的「一帶一路」戰略在阿富汗及其周邊的中亞各國的影響,這就嚴重威脅俄羅斯的後院了。俄羅斯會認識到,威脅自己的頭號敵人並非美國,而是中共。這樣一來,阿富汗局勢的所有不利因素的後繼演化,最後都會向中共的身邊匯集。中共將面臨的不只是美國一家的反擊,而是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國際聯盟的合圍——這種局面不是不可能出現的。

再說「阿塔」。即使礙於既成事實,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會被國際承認,那又會怎樣?有一個預測:如果塔利班堅持極端宗教意識形態,並沒有「改邪歸正」,它與中共的關係最終未必會比與美國的關係更好;而如果它不再是二十年前的塔利班,多少「清醒和理性」了,那麼,其最終與美國的關係也不見得就比與中共的關係差很多。中共今天為「阿塔」唱讚歌,因為它是美國的敵人,但敵人的敵人一定是朋友嗎?不一定。作為「阿塔」背後的教師爺兼主子,自己走入這塊「帝國的墳場」,亦有可能掉進極端主義擴張的陷阱,「阿塔」那時便可能翻臉不認人。中共如意算盤未必打得響,甚至也會打反了。

(2021年8月22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