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記載:瘟疫出現之前 疫鬼做標記

文/德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6日訊】在中國民間傳說中,是凡瘟疫的發生都是由高層空間的瘟神奉天意安排,在低層空間則由疫鬼具體執行瘟神的安排。在一些古籍記載中,瘟疫發生之前疫鬼或行疫使者會事先去做標記的故事。

宋《睽車志》記載:宋代官員承節郎(武官名)孫俊民家住在震澤。某年除夕夜,他夢見一個身材很高,比房屋還高的人,一手持牛角,一手拿著鐵釘錘,在大街上行走。這人走到他家大門口時斜著眼看了看,就把牛角安放在他家大門上,準備用釘錘釘牢。

孫俊民見此,便與這人辨解,這人聽了他的解釋後就離開了,把牛角釘在對門的姚氏家門上。孫俊民醒後,覺得這個夢很奇異,非常清晰,但不知何意。到了春天,對門姚氏全家感染瘟疫,死者數人。此時他才悟到,他夢中所見的是疫鬼,釘在門上的牛角就是感染瘟疫的標記。

履園叢話》卷十四記載,清朝嘉慶十年(1805年)立夏後,四川發生大瘟疫。在瘟疫發生之前,四川出現一樁怪事。四川的大街小巷出現了許多墨線彈痕。

刺史徐公鼎也親自走到街上一看究竟。從大堂暖閣到頭門百餘步的小道上,貫穿一條墨線。於是詢問當地居民,都稱本鎮的各個街巷的幽僻處也都有墨線彈痕。更怪異的是,成都、龍安、嘉定都在同一天出現墨線。立夏後,民間瘟疫大作。成都每天抬出八百多副棺木,甚至單日高達上千副。

早在三月初,簡州(今四川簡陽)刺史徐公鼎因公務來到嘉定(今上海嘉定區)。夜裡他做了一個奇夢,看見五個人從東走來,自稱「行疫使者」,此時將要趕赴成都。夢中徐公鼎問他們何時回來,他們回答:「過年看龍燈方回。」

徐公鼎處理完公務,從嘉定回來後不久,成都就爆發了大瘟疫。他忽然想起那個奇夢。推測那墨線或許就是行疫使者留下的痕跡吧!

清朝大醫家劉奎(號松峰)著作了《松峰說疫》,闡述了瘟疫產生的原因,還講解了具體療法。他論述醫理嚴謹,救治瘟疫也頗有心得。劉奎一生見多識廣,救人無數。在他的這部著作中,除了藥物之外,他也輯錄了不少例子,告訴人們在醫藥之外,瘟疫出現的原因。以勸告世人行善重德,能在關鍵時刻起到藥物起不到的功效。

《松峰說疫》記載了一個例子,在太湖地區有個村子,村民基本都以屠宰維生。唯有一個叫沈文寶的人,其全家都是信神不殺生,好善樂施之人。他們家有時還做放生的事情,卻被眾人譏笑為迂腐。

某年村中有人夢見疫鬼來了,疫鬼手中拿著旗幟,疫鬼之間相互說:除沈家修善外,其餘的人家挨個全部都插旗。不久村中暴發瘟疫,過半的村民都死了,唯有沈文寶全家安然無恙,無人染疫。

從這幾則小故事可以看出:瘟疫其實是受另外空間生命控制的,其感染乃至奪命的對象絕不是偶然的,而是在另外空間被做了某種標記的人。

資料來源:《睽車志》第一卷、《松峰說疫·述古》卷一、《履園叢話》卷十四

(轉載自正見網,有刪改。)

(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