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记载:瘟疫出现之前 疫鬼做标记

文/德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6日讯】在中国民间传说中,是凡瘟疫的发生都是由高层空间的瘟神奉天意安排,在低层空间则由疫鬼具体执行瘟神的安排。在一些古籍记载中,瘟疫发生之前疫鬼或行疫使者会事先去做标记的故事。

宋《睽车志》记载:宋代官员承节郎(武官名)孙俊民家住在震泽。某年除夕夜,他梦见一个身材很高,比房屋还高的人,一手持牛角,一手拿着铁钉锤,在大街上行走。这人走到他家大门口时斜着眼看了看,就把牛角安放在他家大门上,准备用钉锤钉牢。

孙俊民见此,便与这人辨解,这人听了他的解释后就离开了,把牛角钉在对门的姚氏家门上。孙俊民醒后,觉得这个梦很奇异,非常清晰,但不知何意。到了春天,对门姚氏全家感染瘟疫,死者数人。此时他才悟到,他梦中所见的是疫鬼,钉在门上的牛角就是感染瘟疫的标记。

履园丛话》卷十四记载,清朝嘉庆十年(1805年)立夏后,四川发生大瘟疫。在瘟疫发生之前,四川出现一桩怪事。四川的大街小巷出现了许多墨线弹痕。

刺史徐公鼎也亲自走到街上一看究竟。从大堂暖阁到头门百余步的小道上,贯穿一条墨线。于是询问当地居民,都称本镇的各个街巷的幽僻处也都有墨线弹痕。更怪异的是,成都、龙安、嘉定都在同一天出现墨线。立夏后,民间瘟疫大作。成都每天抬出八百多副棺木,甚至单日高达上千副。

早在三月初,简州(今四川简阳)刺史徐公鼎因公务来到嘉定(今上海嘉定区)。夜里他做了一个奇梦,看见五个人从东走来,自称“行疫使者”,此时将要赶赴成都。梦中徐公鼎问他们何时回来,他们回答:“过年看龙灯方回。”

徐公鼎处理完公务,从嘉定回来后不久,成都就爆发了大瘟疫。他忽然想起那个奇梦。推测那墨线或许就是行疫使者留下的痕迹吧!

清朝大医家刘奎(号松峰)著作了《松峰说疫》,阐述了瘟疫产生的原因,还讲解了具体疗法。他论述医理严谨,救治瘟疫也颇有心得。刘奎一生见多识广,救人无数。在他的这部著作中,除了药物之外,他也辑录了不少例子,告诉人们在医药之外,瘟疫出现的原因。以劝告世人行善重德,能在关键时刻起到药物起不到的功效。

《松峰说疫》记载了一个例子,在太湖地区有个村子,村民基本都以屠宰维生。唯有一个叫沈文宝的人,其全家都是信神不杀生,好善乐施之人。他们家有时还做放生的事情,却被众人讥笑为迂腐。

某年村中有人梦见疫鬼来了,疫鬼手中拿着旗帜,疫鬼之间相互说:除沈家修善外,其余的人家挨个全部都插旗。不久村中暴发瘟疫,过半的村民都死了,唯有沈文宝全家安然无恙,无人染疫。

从这几则小故事可以看出:瘟疫其实是受另外空间生命控制的,其感染乃至夺命的对象绝不是偶然的,而是在另外空间被做了某种标记的人。

资料来源:《睽车志》第一卷、《松峰说疫·述古》卷一、《履园丛话》卷十四

(转载自正见网,有删改。)

(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