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岳:浙江官員紛紛「自願捐款」的背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5日,浙江地方媒體報導,9月3日,浙江全省開展「慈善一日捐」活動,主要是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倡導自願捐款,捐出一天的收入。其中浙江省習家軍的領軍人物袁家軍當日帶頭捐款。

報導稱,浙江省級機關、多個地級市的黨政要員、人大、政協等領導也率先捐款。江蘇常州市四套班子、法院、檢察院,市各部委辦局、公司、直屬單位等,也紛紛解囊,共捐款約411萬元人民幣。

有民眾直接就說是中共在作秀。作秀是說對了一半。另一半,是這些官員們在共築共同富裕防火牆,防止這把大火燒到自己,捐點小錢,擺個姿勢,免災。共同富裕就像病毒一樣,到誰身邊誰害怕,自行先期捐款,等於注射了疫苗。

有人說了,共同富裕割韭菜還能割到官員的頭上?未必割不到,浙江官場剛發生大地震,餘震什麼時候發作還不好說。借著共同富裕的東風來一把清廉計劃也不是沒有可能。

共產黨做事有它自己的一套邏輯,這個邏輯外界看來是非理性的,實質用共產黨它自己的規則來看,它可不這麼認為,它認為那是非常手段和必要的。歷次政治運動,大躍進、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等等,就是建立在一套反智、反人類、反社會的政治邏輯鏈條上的,中共把它稱之為「黨的需要」,維護中央權威,通往共產主義大同世界的必經之路,在這條路上,沒有什麼自己人和不自己人之分,只有5%和95%的按比例劃分敵我。政法委倒查20年第二波即將開始,誰是自己人?

黨的需要是以黨的意志為轉移的,不是以民願為訴求的,也不是一陳不變的。可以是暴力血腥的左轉也可以是溫和逆襲的右轉,還可以是打右燈向左轉。但基本不會是打左燈向右轉,如果是打左燈向右轉的話,很可能是狂飆突進中的短暫快閃,箇中原因一定是出現了兩個中央,或是不同勢力的角斗外化表現。

就比如說,李光滿的二次文革檄文與胡錫進的反批門,原因目前撲朔迷離。現在這兩個人互懟的貼文都被下架了。高層在演什麼戲呢?

這個年代畢竟不能幼稚地被看作是等同於六十年代文革時代,這個年代的人們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居多,民智開化得過頭了。五六十年代,毛主義橫掃天下的中國民智半開未開,中共利用起來很順手,一張大字報文革就煽動起來了。今天的中國不一樣了,是拜金主義,毛左分子也注重生活品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攫取權力是為了把槍口對準資本,讓資本投降,向權力投懷送抱。

資本是硬道理。這個李光滿們是懂得,習近平就更懂了。要實現百年夢,引領世界,沒錢能行嗎?為什麼要搞一帶一路,拿什麼去大撒幣?山東號出海一天得燒多少錢?政府不創造財富,市場和企業家、勞動者創造財富,這個習近平也是懂得,如果官員能夠創造財富,那他還反腐不就成了干擾市場秩序了嘛,不就反而是非法的了嗎。他知道官員不創造財富,那巨額財富就是來歷不明,周江勇5個億入股怎來的?所以要反貪腐。

反貪,是治理官場生態,但也間接承認了市場的功效。

那中共為什麼要跟資本市場過不去呢?原因是它目前打擊的這些個資本市場,時刻都有不姓黨的風險,都是內鬥的最大風險點,意思就是資本絕不能成為政敵的軍火庫,更不能生長出一個在野黨錢倉來。中共成事不行,但不要低估它毀事的能力。什麼是悲劇?文藝復興時期文藝巨匠們認為,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你看。你不屬於我,越美好,我越要毀。但中共絕不會說,你長得太好了,我要毀你,它當然要說,你這是野蠻生長,我要規範市場。

共同富裕大旗祭出來後,全中國有一個人發自內心歡呼的嗎?很難找到。胡錫進都哀嚎了。這種哀嚎對市場的打擊力度太大,市場經濟說白了是信任經濟,也是情緒經濟。而中共的市場經濟,從高層來說,那就是威權經濟,從官員政治看齊上來說,一定是馬屁經濟,李光滿檄文是文宣系統一記響亮的馬屁,但是殺傷力超預期,胡錫進受不了了,也揣摩了一下聖意,他知道中共本意不是想回到一窮二白、寸草不生的境地。所以,胡編指責李光滿方向搞錯了,但他沒有說李光滿是在開歷史倒車。

李光滿在中共開出的共同富裕這趟快車上,大尺度地扳了左向燈,告誡市場:「打劫了,嚴肅點!」一時間掀起了海外和民間輿論的逆流狂潮。最主要的資本瑟瑟發抖,阿里、滴滴、美團紛紛主動獻金,快遞行業竟傳出從一次分配著手,每單提高快遞小哥1毛錢收入。各種正確的富裕姿勢,極大地打擊了市場的信心。此時,胡編出來扮演了一次裸面佐羅,抽了李光滿一下,將方向盤稍稍右轉了一下。

其實,李胡的二人轉,將中共舉起共同富裕這把鐮刀,客觀上做了一下技術性動作校準,讓刀落下去,既砍得快,又姿勢不太難看。

但今天的中共實在是爛得不行了,反貪紅利沒有惠及百姓,沒聽說收繳的贓款轉移支付給了窮人。共同富裕能惠及百姓嗎?百姓們大概率是不相信的。

9月3日,彭博社傳出消息,國企首汽要收購滴滴。9月4日,滴滴官方微博稱消息不實。這之前,中共將工會組織開進滴滴。中共的工會是什麼概念?中共搞的紅色革命是無產階級鬧革命,工會是勞方權益組織,黨領導的無產階級與萬惡的資本家作鬥爭的一線組織。早在1949年前,上海南京路的永安、大新等百貨公司,中共就暗自利用起工會組織發展地下黨,為竊政後的公私合營組準備。滴滴否認國企收購,是在自我安慰,也是在安撫市場吧。

中共本身就是一隻與人類普世價值格格不入的怪物。它就是高風險的製造者,又是最會轉移風險的投機者。它對市場經濟天生的敵視,但又需要藉助市場來為其聚斂財富,優化資源配置,為政權保駕。

比如,剛掛牌成立的北京證券交易所就是它一邊拆解,一邊布局的一個舉措。一邊打擊一些資本巨頭,一邊布局中小企業證卷交易實體市場。它真的為中小企業考慮嗎?很可能不是,中共要打造國有企業,重組併購巨無霸複合國家戰略需要,中小企業是國企擴張車道上的逆行車,全部碾碎,會衝擊就業和民生。放任不管,中小型金融機構會承擔相當大的風險,中小銀行及融資機構本身的金融資產質量就不高,對接中小型企業容易形成金融風險,進而影響股債匯市的平穩運行。

中國證監會稱北京證券交易所改革思路,是在新三板精選層的基礎上設立,現有精選層公司將整體成為北京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將形成一個服務中小企業的更加專業化的平台,助力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專精特新」企業得到多層次資本市場的支持、迎來更高質量發展。

所謂的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支持,就是將國有金融機構的金融風險合法轉移到投資者身上。另有外媒稱,北交所還有一個企圖就是將吸引海外上市公司資金回流,提高中國股市的全球地位。

隨著中美對峙越來越嚴重,美國證券監管機構對在美上市中企的審查越來越嚴,很多中企本來就是中共官員權力資本運作延伸到海外的吸金觸角,其股權結構複雜,操作不透明,不遵守規範市場標準,對海外投資者來說都是巨大的風險,回流到國內,其資本就全部改良優化了?這不是再坑害國內投資者嗎?

證券經濟本身就是與實體經濟相對的虛擬經濟,在經濟下滑,面向衰退預期的蕭條時期,所產生的泡沫將吸走國民的多少財富?所謂的共同富裕,是靠民企獻金、官員作秀、資本風險轉嫁就能實現的嗎?

國進民退,用極權重組市場,殺富濟貧,只能製造新的貧窮和更加的不穩定。中共若真的心繫百姓,首先是放權於民,政府民選;二是開放市場,生產要素自由配置;三是,政府減稅減支,提振經濟;四是,尊重勞動者人力資本,合理化一次分配;五是,實施官員財產公開制度,將權力關進籠子,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中共做得到嗎?顯然不可能。等待它的也只能是歷史的淘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